一個預言揭示 彭斯在奉命毀滅美國

彭斯

文:蘇撬阱

除了華盛頓黑暗沼澤裡的主要罪惡生物之外,幾乎沒有人知道川普的副總統彭斯是個毀滅美國的重要人物,他是黑暗沼澤在美國2020年大選的最後一張底牌,直到現在他還在繼續完成毀滅美國的任務,繼續阻撓川普帶領美國回歸傳統。

著名的預言家諾查丹瑪斯400年前在他的預言詩集《諸世紀》中曾準確預言了人類歷史上的很多大事件,比如世界大戰的爆發,原子彈的誕生,希特勒的上臺甚至是9·11的恐怖襲擊。他還準確預測川普、彭斯和美國大選的結果,彭斯的名字還出現在400年前的預言詩中。

有人說這怎麼可能?歷史告訴我們這是可能的。從古到今、各朝各代都有貨真價實的預言家、算命高手,連皇親國戚都要去求教。武則天(武媚娘)還是個小嬰兒時,就有算命先生說,如果他是個女嬰,那將來就是女皇。後來的歷史證明,不擇手段的武媚娘真的當了皇帝,而且為了當上皇帝,連本該繼位的親生兒子都不讓活下去。

這個預測能力被稱作宿命通,這種功能越大,看到的年代就越遠,可以看到以前發生過的事情,也能看到未來將會發生的事情,《推背圖》是中國古代大預言家留下的經典,而法國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留下的預言詩《諸世紀》,其中就包括1999年中共迫害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

● 創世主下世救人

這些預言家只是提前看到了事情的發生。那麼,是誰安排的這些事情呢?就沒有人去探索了。我們得知,是舊宇宙的一定層次的高級生命安排的,聽起來像是神話。為什麼他們非要按照他們的計劃行事呢?因為當人類的道德徹底墮落時,地球上的一切也全都不行時,舊宇宙中的一定層次的這部份高級生命就認為這個業力地球到了該銷毀的時刻了。然後,再重新造出一茬新的人類,新的一茬到了道德再不行時,就再銷毀、就再造。

考古學家發現在大洋底下有幾十萬年前、幾百萬年前、幾千萬年前的高大精美建築物,這和我們的歷史完全吻合不上啊。按照達爾文的進化論,那個時候我們人類連猴子還不是,怎麼可能修建出比現代人類還智慧的建築呢。而且這些高大精美的建築物怎麼會在大洋底下深睡了那麼久?鑒定發現,那些建築物竟然不是同一個時代的產物!這說明人類曾經是一茬一茬的。《聖經》記載,我們上一茬人類是被大洪水消滅的,諾亞方舟講述的就是這段歷史。我們這一茬人類由於道德大面積的敗壞,也到了被銷毀的地步。

我們得知,宇宙中很多層的王和主看到了這種危險,為了阻止毀滅發生,紛紛下世。但是,一披上肉身,就迷在世間,就被名利情所困擾,失去了神性,與地球人沒有什麼兩樣,有的甚至變的更壞,也將被銷毀。可他們是神界的王和主啊,如果他們被銷毀,那麼他們世界裡的無數眾生也將隨之而銷毀。所以,這一茬絕大多數的地球生命與任何以往的地球生命都不一樣,更可貴,更需要被拯救。

創世主珍惜這一茬地球生命的來源,就帶領部份敢冒著天膽下世的臣民,穿上肉身,苦心告訴世人只有提高道德水準,才能在末法末世時逃過死劫。有一個生動的比喻,就是把一個腐爛的蘋果變成一個完好的新鮮蘋果。怎麼可能呢?事實證明,只要人自己願意,人的心靈發生本質的變化,奇蹟真的就會發生,並已經發生。

但安排銷毀這茬地球生命的舊宇宙勢力執意要按照自己的計劃走下去,要消滅這一茬人類,於是我們就看到了發生在世間的驚心動魄的奪人大戰。

● 諾查丹瑪斯預言彭斯背叛美國人民

400年前,諾查丹瑪斯在預言詩《諸世紀》中預言,有個叫彭斯的人,不是個好東西。歷史也確實向人類證明這一點。

2021年1月6日,在正邪交戰最關鍵的時刻,彭斯撕下虔誠基督徒的面紗,做出了將世界燈塔美國推入深淵的決定。在此之前,任內4年中,副總統彭斯每次講話都首先把總統川普掛在嘴頭上,說是他最好的朋友,每次講話都非常正面、非常勵志。但是,當美國大選到了歷史關頭時,神借川普之嘴幾次呼籲他改邪歸正,不要讓靠投票機舞弊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上臺,但是彭斯表現的非常冷血,擺出一副烈婦誓死做婊子的嘴臉。

回過頭來看,1月6日彭斯一錘定音,讓美國歷史上得選票最多、帶領美國回歸傳統,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川普總統失去連任的機會,是有先兆的,彭斯在兩黨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時,被主要下流媒體捕捉到一個異象,一隻蒼蠅突然出現在彭斯的白頭髮上,非常醒目。「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最終人們才發現美國黑暗沼澤裡隱藏最深的、道貌岸然的彭斯肚子裡都是蛆。

神並不是沒有給彭斯機會讓他的靈魂(主元神、主意識)變成一個新鮮的好蘋果,但是他拋棄了這個機會,還是選擇了去完成毀滅人類的歷史使命。

作者子定在「揭密時分」節目中,把他和法國朋友研讀的諾查丹瑪斯預言彭斯的法文版再翻譯成英文和中文版分享給大家。

在第九卷,第四十七首詩9:47中,第一句就提到議會簽署了一項不光彩的(臭名昭著的)議案。Les soubz本來的意思是指國王身邊的顧問團,諾查丹瑪斯生活的時代是沒有現在的政治制度的,沒有眾議院,也沒有民選總統。所以諾查丹瑪斯就用當時最接近的詞語來描繪他預見到的事情,這裏用來指代現代的議會。

那麼議會到底簽署了一項什麼不光彩的議案呢?我們知道1月6日,美國議會投票確認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彭斯不顧大選作弊的事實,確認拜登獲得了足夠的選舉人票。

再看第二句話,他們違背了多數人(很多人)的觀點。我們看到1月6日,在整個華盛頓DC有數十萬的民眾聚集,呼籲制止舞弊,這些民眾反對國會不經過調查,就對選舉人團結果進行認證。甚至很多民眾在國會山外面高呼USA和停止作假的口號。而從11月3日到現在,我們在全美國,甚至全世界都看到了支持川普,呼籲停止盜取選票的遊行。

第三句話「Monarch changes, put in danger, Pence,」最有意思,也是最難解釋的。因為這句話裡有一個詞「Pence」。在法語裡Pence意思是錢,那麼這句話的字面意思就成了,國王更替,處於危險之中,錢。

乍一聽,這是啥意思?解釋不通。但是如果Pence在這裏並不是指錢,而是真的指一個人名「美國副總統彭斯」,那麼一切就豁然開朗。彭斯的英文和法文都是叫Pence,一字不差。

那麼這句話的意思就成了:國王被取代了,而彭斯把一切置於危險之中。當然這句話也有另外一種解釋,國王被取代了,而彭斯處於危險之中。這兩種說法都可以接受。在諾查丹瑪斯的時代,沒有總統只有國王,所以國王在這首詩中指的就是美國總統,這說的正是1月6日發生的事情。

這首預言詩的第四句話「他們會被關在籠子裡,臉對著臉」,應該是這個歷史故事的結局。

我們再連貫起來讀一遍諾查丹瑪斯的這首預言:

議會簽署了一項不光彩的議案,

他們違背了多數人(很多人)的觀點。

國王被取代了,而彭斯把一切置於危險之中。(或者是彭斯處於危險之中。)

他們會被臉對著臉關在籠子裡。

整個預言在事情發生前,沒有人能解讀出來,只有事情發生了才恍然大悟:哦,原來說的是彭斯。

子定說根據這首預言詩,一種解讀是,正是彭斯的做法把一切置於危險之中,另一種解讀則是,彭斯自己身處危險之中。其實,彭斯把一切置於危險之中,他必然也身處危險之中。惡有惡報嘛。

● 彭斯在1月6日的現場表演是他生命的選擇

我們來看看1月6日前後發生了什麼。

2020年的大選空前複雜,12月14日,在各州選舉人團投票時,7個爭議州出現了兩套選舉人票,州政府認證的選舉人把票給了拜登,而由共和黨議員推出的選舉人把票投給了川普,以保持川普的法律挑戰繼續。

彭斯是美國的副總統,也是美國參議院的主席。彭斯被認為有權力去選擇哪套選舉人票讓參議院去投票。川普總統曾經發聲明說,「根據《美國憲法》,我們的副總統有幾種選擇。他可以取消對(選舉)結果的認證,或將其發回所在州進行更改和認證。他還可以取消對非法和腐敗(選舉)結果的認證,然後將其發送給眾議院,以一州一票進行表決。」

川普總統多次公開向彭斯喊話,在1月4日(週一)的喬州集會上,川普懇請彭斯「挺身而出」。在1月6日接近中午的演講中,川普面對人山人海的支持者,再次強調希望彭斯能為了美國人民,做出正確抉擇,但是川普也說,「我聽到的不是好消息。」

1月6日之前,共和黨籍的副總統彭斯成為了大家關注的焦點。而在週三早上,作為美國副總統的彭斯發出聲明,認為自己沒有權力對選舉人票做出決定,並說自己的角色只不過是「儀式性」的。

但實際上,他沒有扮演儀式性角色,彭斯主持聯席會議不但不許提問題,甚至把質疑的共和黨籍議員趕到國會走廊裡,然後關起門一錘定音,宣布拜登獲得306張選舉人票,把總統寶座拱手送給毀滅美國的賣國賊拜登。

當時,布蘭科議員問:「為了遵循議長(彭斯)的指示,即只有少數人可以在大廳裡,我想問一下,那些不讓在大廳裡而只能站在走廊裡的議員如何提出異議,或者提出議會詢問?」彭斯面無表情的沉默了一會兒,便眼睛看著桌子,所問非所答的說:「根據美國法典第3章第18條的規定,聯席會議不允許進行辯論。」

布蘭科議員並沒有被嚇回去,他再次強調:「我不是要辯論,我只是想知道,按照議長你的要求,我們大多數人都不能在大廳裡,如何能夠進行議會查詢或議會程序?如果走廊裡的人知道會發生什麼時,您怎麼樣維持秩序?」在他還沒有說完時,彭斯砰的敲了一下法錘,然後眼睛依然看著桌子,強硬的重覆道:「各位,這位議員的議會問詢構成了辯論。布蘭科先生,根據《美國法典》第3章第18條的規定,聯席會議不允許進行辯論。」

彭斯在美國生死攸關的時刻,選擇了讓自己的靈魂依然保持爛蘋果的狀態。

● 彭斯還在繼續行惡


彭斯是被安排毀滅美國的惡徒。

2016年地產大亨川普決定競選美國總統,他選擇了印第安納州州長彭斯作為副手。看似是川普選擇的,但400年前諾查丹瑪斯就已經看到了,這是安排好的。

從人的層面來看,彭斯一直口碑很好,貌似非常虔誠的基督徒,絕對不與女性單獨相處,連偶爾與女性外出吃飯,也必須有太太作陪。簡直是完美。一發言不忘提總統川普,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美國總統林肯曾說:你可以欺騙全體人民於一時,也可以欺騙部份人民於永遠,但你無法欺騙全體人民於永遠。

大律師林伍德在大選舞弊期間揭發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還有副總統彭斯等人,他說彭斯去過愛潑斯坦的孌童小島,而且還有殺童罪行,說彭斯應該第一個被判死刑。林伍德律師不是隨便說說的,他有視頻為依據。正因為此,他受到死亡威脅。而那位擁有視頻的第一人卡皮已經被滅口。

林伍德律師在系列推文中表示,「我相信,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和世界各地眾多的有權勢的人,都在一個可怕的計劃中被勒索了,其中涉及強姦和謀殺兒童,這些都在錄影帶上被捕獲了。我有這些視頻文件的密鑰,密鑰的信息我也分享出去了。」

「這類勒索計劃是由世界上最著名的10家情報機構的成員實施的。其中的一個小組被蜥蜴小分隊(Lizard Squad)黑入了,小分隊獲得了強姦和謀殺的勒索文件,並將副本提供給了(演員)艾薩克-卡皮(Isaac Kappy)。」卡皮已經被自殺。

卡皮生前曾說,誰擁有這些視頻文件的密鑰,誰的生命就不保。因此,林伍德律師的孩子們已經與他斷絕了關係。

現在是一個看臉看錢的世界,彭斯就長著一張不欺詐的臉,再加上張口閉口不離開神,真把善良人都欺騙苦了。

彭斯被安排的歷史使命是千方百計不能讓川普完成歷史使命,千方百計要維持國家迅速墮落的趨勢。目前看來,他很努力去完成。

1月6日彭斯完成了讓靠舞弊上臺的拜登成為美國總統。隨後,川普總統宣布不參加1月20日的總統交接儀式,會在20日早上8點鐘乘坐空軍一號回到他在佛羅里達州的家–海湖莊園(Mar-a-Lago)。副總統彭斯則宣布,不去空軍機場送別讓他有機會當4年副總統的搭檔川普,卻去參加了拜登的就職典禮。

也許有人認為彭斯是沒臉見川普,才不去機場送他,但事態的發展卻更出乎人們的意料。

● 彭斯回到印第安納州繼續表演

1月20日,在參加完拜登的就職典禮後,彭斯回到家鄉印第安納州,並對一些支持者說:「成為副總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榮幸。」在演講中,彭斯說,「讓我也花點時間向唐納德-川普總統和梅拉尼婭(Melania)說聲謝謝,感謝他們為使美國再次偉大所做的一切。」這些話從彭斯嘴裡說出來,真讓人反胃。但是他卻說的非常坦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可見厚黑的功底不是一般的深。

彭斯一邊甜蜜蜜的對支持者說,「沒有什麼地方比得上家。我已經向凱倫(Karen)承諾,我們將在今年夏天到來時搬回印第安納州。」卻一邊到處躲藏。那些主要下流媒體非常賣力的幫襯他,說他在印第安納州沒有家,他暫時住在朋友家或親戚家。也就是居無定所。你們就別找他算帳了。

● 川普卸任後人氣更旺

1月20日,很多民眾在靠近佛州海湖莊園(Mar-a-Lago)附近街道兩旁站立,他們戴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帽子,舉著美國國旗,打著「我們愛川普」、「川普是史上最好總統」、「神祝福您」等標語牌,夾道歡迎川普回到佛州。

美國媒體「政治客」(Politico)的資深記者表示,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自離任以來實際上獲得更多人氣,而不是失去了政治影響力。


雖然陰謀使川普失去了總統的職位,但並不意味著他無法完成自己的神聖使命。

這是主流媒體記者首次罕見承認,美國民間與華盛頓特區建制派以及主流媒體中許多人的假設截然不同。

「政治客」的記者塔拉-帕爾梅裡(Tara Palmeri)1月29日(週五)告訴MSNBC節目說:「人們不想聽到任何反對川普的聲音。實際上,他越是遠離媒體,他就越像殉道者,成為共和黨之上的隱身人物。」

帕爾梅裡說,在華盛頓DC(沼澤)被認為是「真相」的事,但在夏延(Cheyenne,懷俄明州的首府)卻不被認同。帕爾梅裡說,當地人認為,2020年的總統選舉不合法,1月6日國會的騷亂是「安提法」(Antifa)「搞出來的」。


前總統川普1月28日卸任後首次正式露面,在佛州
會晤眾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讓黑暗沼澤驚恐。

1月28日,川普在佛州海湖莊園會晤了眾議院少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卡錫,雙方互動的很親切,他們之間談了很多事情,麥卡錫認為首要的是請川普幫忙共和黨2022年的中期選舉,奪回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川普慷慨答應。

在此前,有傳聞,川普要另組黨,名字是「愛國黨」。有民調機構經過調查發現,如果川普組黨,會有60%的共和黨支持者轉去支持川普,如此一來,共和黨就會降為第三大的黨了,共和黨領袖再想當總統就絕對沒門兒。川普答應麥卡錫,也就暗示自己不會另組黨。這讓麥卡錫的心就有著落了。

川普的「拯救美國政治行動委員會」(Save America PAC )發佈了他與麥卡錫的會面照片,同時說明,「川普總統的人氣從未有像今天這樣強大,他的背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

左右搖擺的南卡羅來納州聯邦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也明確表示不贊成彈劾川普。他說:「如果沒有川普幫忙,我們無法把眾院與參院贏回來,事實就是這樣。」

雖然陰謀使川普失去了總統的職位,但並不意味著他無法完成自己的神聖使命。

2022年中期選舉,若川普真的幫助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都贏得多數,那2024年誰當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哪?除了川普還有誰?!麥卡錫惹惱了沼澤生物們,有共和黨人提議讓麥卡錫等9位共和黨議員辭職。雖然不了了之,但這非常說明問題。這樣,問題又來了,華盛頓黑暗沼澤使出渾身的解數,與中共等國聯合起來用舞弊手段,就是要把川普搞到無法連任,而且還繼續用誣陷手段彈劾卸任總統川普,目的也很明確,就是因為川普人氣太高,要阻止他2024年再次競選總統,唯一的辦法就是玩弄彈劾遊戲。如果彈劾成功,那川普這輩子就失去了擔任公職的機會。彈劾不成功也噁心噁心他。這很象中共1957年的反右運動,幾十年後能活下來的就給摘帽平反。說是冤案給平反,但終生留個小尾巴,那就是「摘帽右派」的結論保存在檔案裡,凡是有好事,都沒有他們的份兒。

● 彭斯要與川普競爭下屆總統

害怕被憤怒人群打扁的彭斯鑽進老鼠洞裡了。連自己住在哪個州都不敢公布出來。但是,把他當臭襪子扔掉的黑暗沼澤,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那就是若彈劾卸任總統川普無法成功的話,那2024年大選時共和黨內誰能與他叫板?此時,他們想到了彭斯。彭斯必須在2022年中期選舉收割川普的成果歸為己有,才能在2024年有本錢再度對川普背後下刀。

主要下流媒體在彭斯躲藏兩週之後,散出風兒去,說遠離政治舞臺的前副總統正慎重覆出。

在參議院決定2月9日下午彈劾川普之後,被美國人民稱作叛徒的彭斯3日發出一份突如其來的聲明,宣布在華盛頓DC地區新設立一個白宮後「過渡」辦公室,並已經啟動。過渡到哪裏去?副總統再過渡就是總統了?是這個意思。

聲明說,該辦公室將為他和他的妻子凱倫·彭斯(Karen Pence)──前美國第二夫人管理通信、日程安排請求、公開聲明和官方活動。

一份新聞稿宣稱:「副總統和彭斯夫人期待著繼續提升令他們魂牽夢繞的事業,並在需要時為美國人民服務。」。

第二天,2月4日(週四),彭斯宣布加入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擔任傑出研究員,並在週五宣布與美國青年基金會(Young America’s Foundation)達成合作。一連串的動作是衝著遏制川普當選去的。

福克斯新聞還報導,預計前副總統未來幾天會有更多與其它知名保守派組織相關合作的公告發佈,並可能在未來幾周內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旨在為保守派事業籌集資金。

深得彭斯信賴的助手和顧問馬克-肖特(Marc Short)表示,他們已經在與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及其團隊就彭斯如何在未來發揮作用做初步對話,同時也在與共和黨州長協會(Republican Governors Association。縮寫為RGA)進行對話。

肖特過去兩年一直擔任時任副總統幕僚長。他告訴福克斯新聞,目前共和黨人的目標是在2022年中期選舉贏回眾議院和參議院多數席位。彭斯可能會在未來兩年的競選活動中「非常積極地」幫助共和黨同胞。

這一切的誘餌都是為了阻止川普再次當選。福克斯明確報導說,彭斯被認為有望成為2024年共和黨總統提名人之一。

有網友憤怒道:「彭斯!你還想回來?別說漂亮話了!」「可以忽略不計!一隻蒼蠅而已。」「彭斯這個人太陰險了。無語。」「這個叛徒還要幫忙敗燈過渡一下!還怕過渡不徹底咋滴…?」

彭斯不過是黑暗沼澤的一個玩偶,他堅決要堵死美國和美國人民的光明之路,誓死要毀滅人類的燈塔,就是在與神作對,他的下場已經注定了。

太準了!最新解密預言,諾查丹瑪斯400年前就準確預測關於川普、彭斯的預言,彭斯的名字還出現在400年前的預言詩中;1月6日究竟發生了什麼?到底是誰將要被關到籠子裡?| 解密時分 周子定

人民報首發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