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煤礦工人寫的詩,不忍讀完……

煤礦工人

文:吳煥唐  

煤礦工人的一天(組詩)

作者:榆木

下 井

我們排起長長的隊伍,像一條長長的巷道
有時候,我們擁擠在一起就像一堆煤

不管怎樣比喻,我們都是背光而行的人

煤礦工人

名 字

在地下,我從不敢大聲喊你們的名字
我害怕這黑乎乎的巷道悄悄地記住你們

因為我的親人,就是被這黑暗給扯住的
至今,還沒有回家

我坐在回風口

西二回通往變電所的回風口。風很小
我靠著煤幫坐下,什麼也不想

我就想看著遠處,一束燈光打進黑暗裡
兩千多米長的巷道,這光顯得太小了

理 想

他說:還清房貸,我就不干煤礦了
他說:存上十萬塊錢,我就不干煤礦了
他說:給孩子攢上結婚錢,我就不干煤礦了
……
他們都這樣說,一心想著離開煤礦
十多年過去了。在六百米深的地下,他們
依然被黑乎乎的巷道緊緊地咬住

故 鄉

在泵站,跟皮帶司機聊天
我們都在想,現在井下巷道的位置
在地面走到哪裡了

東翼走到臥虎莊了。那會我才二十歲
西翼現在到了端氏鎮。我三十歲了
再過幾年,我覺得,我們就能從井下
走到故鄉。我們突然大笑著,眼裡都擠出了淚珠

爸爸,別下井

「 爸爸,別抽煙
爸爸,別喝酒 」

兩歲的兒子在視頻裡對我說
好吧。這些我都能答應你

「 爸爸,別下井 」

而我卻半天不能回答你
因為,我戒不掉生存

一個煤礦工人的感想

我們的身體裡是不是藏了太多的黑暗。所以
才把人間僅剩給我們的一點光芒帶入地下,交換
我們的生命裡是不是放不下太多的光明。所以
一盞礦燈在地下便給了我們足夠多的亮光,生存
有時候,我們也在想:什麼時候離開煤礦啊
可我們清楚的知道,脫下這身工作服
我們就養活不了這個家

我們的這輩子是不是向每一塊炭借來的。所以
今生的時光我們都在身不由己的償還,直到身骨顫抖
我們的親人是不是也欠給光明一次黑暗。所以
她們的生前就已經把掛念託付到地下,沒日沒夜
有時候,我也很高興:孩子能叫爸爸了
可離開家的時間久了,再回去
他又得重新學習「 爸爸 」這個詞語

我們的日子究竟是不是一塊塊炭堆積來的。所以
當我們把一座大山挖空的時候,為何我們所剩時日不多
我們的暮年是不是真的不需要煤的留戀。所以
當我們風燭殘年,為何還要把一顆像煤一樣黑的藥
磕進身體裡…….

鏡頭里的透水事故

不得不說。這是一次成功的井下透水救援事故
被困七十二小時的三名礦工,成功返回人間
在此次救援中,該礦井動用五台高壓水泵
臨時接排水管三千多米。救援人員一百多人
領導親臨現場,奮戰三個晝夜。這些冷血的數據
完美的轉移了人們,對事故發生原因的深究
因為人命關天,因為生命大於一切。而在這個
僅僅用時一分三十秒的鏡頭里,我們看不到的是
三名礦工,在凌晨一點就已被救援隊找到
臨時安置在距離地面一百米的副井底,等待
等到領導們開會完成佈置,等到記者們全部到位
等到鏡頭拉到黑乎乎的井口上。最後等到的
才是他們。上午八點一刻,他們被救援隊
急急忙忙抬出井口,抬進鏡頭里的救護車上
然後,我們會看到現場的人們在鼓掌、歡呼
一個激動的聲音傳來,歷時七十二小時的
全力救援。目前,第一名礦工已成功救出來
從現場指揮人員那裡了解到。十五分鐘後
第二名,和第三名礦工也將順利升井

煤礦工人的一天

七點剛過,我們在一根煙上做了禱告
走向井口。而此刻,我想起家中熟睡的孩子
他的夢依舊還是那麼長。八點半的時候
採煤機發出轟鳴聲,黑暗將會在此多出兩米
而這時在西村,母親哮喘病正在發作
舒利迭的藥效一再推遲。十點鐘的時候
工作面頂板下沉,液壓支架將我們替換出來
而賣菜的父親,此時正蹬著三輪車回家
車子顛簸的響聲比風聲還大。剛到十二點時
我們重新被帶回到工作面,懷中的燒餅還沒捂熱
而這時喜林坐在村子的槐樹下,褲腿挽了老高
一鍋打翻的開水也沒燙疼她。兩點的時候
瓦斯報警儀咳嗽了幾聲,我們依舊把煤送到皮帶上
而在地面的監測系統,瞬間就把數據屏蔽了
似乎瓦斯高並不存在。四點多的時候,我們
把溜槽抬到巷道裡,煤也需要一條通向人間的路
而此時谷地裡,一群麻雀飛來。金黃的穀穗
彎腰接受洗禮。下午六點的時候,我們坐在
更衣房的長凳上,沉默來自六百米的地下
換衣服洗澡的時候,從懷裡掉出來的
是西村升起的月亮

寫給我的礦工兄弟們

01
白天,我們在礦洞裡。晚上,我們在礦洞外
所以,我們的黑夜比白天多

02
我們選擇了煤礦。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
我們也選擇了死亡

03
有人說:我們吃的是陽間飯。幹的是陰間活

04
我們從不知道,疼是什麼。因為
我們從大山的身體裡摳下的每塊煤
大山從未喊過疼

05
我們的每一天,都在跟這個世界告別
所以,我們才會小心翼翼地活著

06
如果某天,我們也留在了礦洞裡
大可不必悲傷。因為,我們
欠這片土地的。總要還

07
要么活著。要么死去
而我們恰恰是在活著中死去

08
當別人問我多大的時候。我就想到百米深的地下
再過幾年,就能從井下走到我的故鄉了

09
下班了,就先給家人打個電話吧
因為,等待比死亡更可怕

10
如果,我們有來世是不會選擇煤礦的
可是我們沒有。我們只有今生
所以我們選擇了生存

11
給妻子,和孩子寫一句話吧
妻子:好好帶孩子
孩子:好好學習。一定不要下煤礦

12
天氣好的時候,我們就到外面走走,曬曬太陽
可是,天氣好的時候,我們不是在井下
就是在睡覺

13
我們的身體裡沒有多餘的部分。可是
老王,你為什麼把一條腿留在了礦洞裡

14
佛說:我們在井上是人。在井下是鬼

15
我們的一生,在黑暗里活著。
在黑暗裡死去。所以,我們沒有明天

16
善待一切吧。人間。天堂,和地獄
我們生前已經去了兩個地方。人間,和地獄
死後,我們必會去天堂

17
煤礦給了我們一種生活方式
我們給了煤礦一生

18
那些選擇煤礦工的女人們,你們也選擇了孤獨
我們能忍受煤礦的孤獨。而你們未必能忍受人世的孤獨

19
有錢能使鬼拉磨。所以,我們一直在拉磨

20
我們從井口看到的天空,就是我們的世界

選讀完榆木這組詩歌,久久不能平復。

一個人,生存在這個世上,多麼不容易,一個人,背負著家庭和責任前行,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堅持著。榆木,一個煤礦工人,一個在礦井裡「 寫詩 」的青年詩人。

讀榆木的詩句,是震撼的,裡面透露著太多的驚險——礦井下有黑暗,有未知的險境,死亡之手似乎隨時都會把人拖走。

讀榆木的詩句,又是辛酸的,這是一個來自民間最底層的詩人的故事。一口礦井佔據了他大半部分生活,為了生存,他不得不進入角色,他不得不一次次在下井前祈禱,祈禱上天仁慈,因為井下,有絕望又有希望,希望是望著井上的天空,那裡有割捨不下的親人。

讀榆木的詩句,其實你是讀他的人生,你甚至不忍心讀完。

詩歌似乎給了這個礦工一點亮色,給了他勇氣和精神寄託。

所以當榆木發他的詩歌給我選讀,我毫不猶豫給了頭條。

如今的大刊名報,頭條基本都是給著名詩人,主編編輯,主席會長……其實,這些人真的需要這些頭條版面嗎,他們真的有那麼急迫,比像榆木這樣在基層掙扎的青年詩人還需要嗎。

像榆木這樣的紮根在民間無人問津的詩人,還有很多很多,我們能做的,就是目送他們去更高的地方,給他們掌聲,給他們擁抱,去給他們詩歌的希望,給他們生活以外的一點小光芒、一點小溫暖……(吳煥唐推薦語)

來源      讀一首好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