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城中村的散裝女主播

小 C 是我朋友,第一次遇見她是在廣州華南師範大學的英語角,那天是周五晚,她一襲長裙,皮膚白皙,時髦的打扮在一眾學生中顯得十分燿眼。她英文差,我英文也不好,於是一句英文一句中文,也聊的十分開心,分別時互加了微信。

一直沒怎麼聯繫,後來碰到疫情,華師大進不去,更加想不起這人,前幾天她突然微信我,說經常看我文章,於是聊了幾句,她如今在廣州白雲區石井鎮那邊打工,職位是帶貨主播,每天就是對著行動電話直播換裝,拿底薪和提成,我對她的職業很好奇,於是約她在石井那邊碰碰,她答應了。

石井鎮位於廣州西北部,地處廣州市邊緣,如果說天河越秀是廣州的市區,石井則是廣州的農邨,最近 2 年開通了地鐵,地鐵站出來的忙碌景象讓我吃驚。

image

汽車很多,十字路口擁堵程度可以與市區媲美,貨車尤其多,車速極快,從身邊經過揚起的塵土跟人一樣高。

image

相比車輛的密集,往來的行人顯得十分少,可能因為附近倉儲基地多的緣故,車多是為運貨。

我們約在石井國際廣場見,門口二龍搶食。

image

小 C 如期而至,她一身連衣裙,相比 2 年前多了幾分濃妝豔抹,我問後來有去英語角嗎,她說好久沒去,那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去,後面聊起才知她不是華師的學生,15 年大專畢業後在外企當前臺,後直播帶貨風口來了,她也順勢當起主播。

她說她當的是 「散裝主播」,沒有自己的直播間,哪家店需要就去哪家帶貨,有些勞務合同都沒有,幹幾個月換一家,聽她這麼說我竟聯想起深圳人才市場的日結工,好在她不用進廠。

喝完奶茶小 C 帶我逛了附近,石井國際廣場隔壁就是網紅基地,很多服裝公司在招募網紅。

image

小 C 說石井是著名的服裝尾貨中心,有很多貿易公司,這些公司會在全國各地尋找服裝廠,然後低價買入他們的庫存尾貨,由於積壓許久,很多公司願意低於成本價出售,只為清庫存。

我問價格有多低,小 C 說一般低於吊牌價一折,比如一件 T 恤店面掛 70 元,積壓成了尾貨則可能被 7 元買走,當然這麼低價格多少有些瑕疵,但只要便宜都能賣出去,這個市場需要的是對愛便宜心理的尊重。

聽完我嘴巴成了 O 形,沒想到還能這麼便宜,小 C 補充說,服裝不是金子,不能保值的,服裝廠的尾貨越壓越不值錢,4、5 年前的貨還能賣,壓 10 年的貨就不是價錢問題了,再偏遠地方的人對服裝的款式、美觀等都還是有追求的。

這邊很多店面門口寫著歡迎女主播,免費提供直播間。

image

主播有流量,店有貨,流量加貨雙劍合璧就能賺錢,大家把抽成談攏就行,小 C 說。我問她有多少粉絲,回說沒多少,沒粉絲的主播議價能力差,是弱勢的一方。

正聊著,一打扮時髦的女子擦身而過,跑到門口取完外賣便一溜煙上樓,估計也是主播。

image

這邊其實很蕭條,很多鋪面沒招牌,有招牌的也沒有開門迎客,直播帶貨並沒有讓這個行業整體繁榮起來,線下蕭條,能轉型的公司畢竟是少數。

逛完這裡,我們又去了馬路對面的紡織城,這裡到處在拆遷,腳手架密集得像蜘蛛網。

imageimage

一些挖機還爬到了二樓,技術如此了得一定是藍翔出來的。

image

大名鼎鼎的慶豐服裝城是廣州規糢最大的服裝尾貨批發市場,親眼所見卻有點衰敗的感覺。

image

進去一看是賣布匹的,一捆一捆的布匹摁成一座山,雖然沒有客流,老板卻不愁生意似地,翹著二郎腿刷著抖音。

image

這邊規糢還挺大。

image

小 C 說這些布匹也是尾貨,老板們從佛山、浙江等地的紡織廠把布淘回來,轉手賣到全國各地服裝廠或者國外。

我心想服裝行業鏈條也真長,紡織廠把布做出來賣給貿易公司,貿易公司賣給服裝廠,服裝廠把衣服做出來再賣給貿易公司,貿易公司再賣給店鋪,這層層差價養活了多少人。

逛完紡織城我們又去了附近的銀馬國際服裝城。

image

進門一堆 5 元一件的衣服嚇到我,原來真有這個價格的衣服,背面商標摳出來一瞧還是名牌。

image

店員告訴我這些都是瑕疵品,我看線頭都沒問題,哦原來是染色有問題,比如藍色混進了綠色,黃色混進了灰色等,不過遠看一點不影嚮。

這邊也很蕭條,客流沒有,店員聚在桌子旁無聊地刷著抖音。

image

很多店鋪都空了,一袋袋的衣服放過道擺著。

image

小 C 說之前這裡還試過將衣服稱斤賣。

我看時間不早,小 C 晚上又有直播,於是提出送她回去,她租住在附近城中邨,一房一廳一個月 900 左右。

imageimage

一棟棟民房高聳入雲,我說怎麼房多人少,那些人都不出來活動麼,小 C 說很多主播跟她一樣住在這裡,直播都晚上搞,現在大概是在睡覺吧,大夏天的誰出來呀。

邨裡也有不少服裝貿易公司,租幾間民房就開搞,招牌上寫著歡迎上門直播,長期高薪招聘優秀女裝主播。

image

告別小 C 我就回家了,才發現這邊地鐵上全是服裝公司的廣告,也都在招主播。

imageimage

晚上沒事幹刷了刷小 C 的直播間,左上角顯示 3939 人觀看,只見她 10 秒換一套衣服,從連衣裙到睡衣,從睡衣到帽子,熟練得像工廠裡的自動化機器人,妝容還是那麼精致,樣子略顯疲憊。

上網查了下石井附近服裝公司的招聘廣告,女裝主播月薪 6-8 千。

image

或許比她當年做前臺時工資高吧,之前看過一篇寫帶貨主播的文章,說這個行業金字塔效應非常嚴重,薇婭只有一個,卻給人一種人人可以成為薇婭的錯覺,戳開光鮮的外衣,底下是千千萬萬個散裝主播,拿著不過萬的工資,在流水線上面無表情 10 秒一件地換著裝。

來源:挖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