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女生被推上手術臺,黑社會都幹不出這事

文: 黑貓斯基  

陝西安康市巴山中路,有一家安康興安醫院,有一名神醫。

神醫姓操,10月4日,操神醫收治了一名17歲女生。

要不是行動電話彈窗,女生之前並不知道安康市內有這麼一位神醫,她在線上自述身體不適,神醫就把她邀請到了醫院。

操神醫診斷女生有宮頸贅生物,準備讓女生進行手術。

在手術臺上,女生以為這只是例行檢查,直到操神醫遞給她三張單子,包括了手術同意書和費用單子。

這時候即便面對神醫,17歲女生也是慌的,她說要聯繫家長。

操神醫不僅醫術高明,醫德也是高到了一定程度。

大概是出於不能讓家長著急的心態,操神醫制止了女生要聯繫家長的想法。

在得知女生的錢不夠之後,操神醫不停地給女生出主意:跟同學借、跟花唄借,最後實在沒借到,還讓女生簽了欠款單,允許她術後補齊。

看到這裡,斯基都被感動到了。

操神醫,不愧姓操,為患者操碎了心。

問題出在了女生一個同學身上,同學覺得打電話借錢的女生不對勁,就通知了女生家長。

女生家長趕到醫院時,操神醫才覺得自己操心過了頭,草草結束了手術。

一般人到了「神」的境界,是很難被理解的。更何況,操神醫神歸神,但所在醫院並不傳奇。

這家醫院在2018年6月,因為診療過失,讓胡某敏入院做了個人流,出院就成了十級傷殘。

很多資訊不能憑一面之詞,但胡某敏的事經過了法院判決。

不讓通知家長就推人家女兒上手術臺,家長自然不能理解操神醫的一番苦心。

再看之前的檢查單,也沒顯示哪裡有贅生物,但手術卻是實實在在地要摘除一個贅生物。

下了手術臺,家長又把女生帶去一家公立醫院做檢查,壓根也沒查出贅生物。

看了新聞和回應,斯基更加迷惑了。

操神醫草草結束了手術,那麼贅生物到底有沒有被摘除?

如果摘除了,公立醫院沒查出贅生物是不是說明不了甚麼。

不過由安康市漢濱區組成的調查工作組,通報裡回應的是,在其他醫院檢查的部位與在安康興安醫院做手術的部位不是一個部位。

從頭到尾,斯基不覺得這事能陷入「羅生門」,但從目前來看,就是成了「羅生門」。

這能怪誰?

現在網民也很能體諒人了。

看到10月6日此事在網上發酵,10月7日調查工作組就作出回應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漢濱區做得不錯了。

但斯基好奇的是,在互聯網與監控能留下大量痕跡的今天,調查工作組竟然沒有用一條明確的時間軸來回溯事情的經過。

憑斯基單純的大腦糢擬一下,覺得醫院應該會有將患者推入手術室的監控,監控會顯示時間;女生支付手術費也會留下時間。

這樣一來,是先告知再動手術,還是動了手術再告知,至少有了一個相對明確的時間軸。

至於贅生物有沒摘除,之前有無贅生物,這個只需要第三方醫院來診斷就行。

像斯基這種單細胞大腦都能想到法子,為啥一個簡單的問題,現在變得稀裡糊塗。

當然,現在看來,調查工作組從發現問題到通報經過,只有一天的時間。

一天之內,求證不了這麼多事實,也是正常的。

可能之後,當地有關部門還會站出來給大家更多的交代。

要不是操神醫,斯基也不知道安康這個地級市。

在陝西,安康市的GDP排倒數第四。

當然斯基這麼定義,安康市可能不答應。畢竟他們的說法是,安康的GDP穩定在陝西前八。

數字還是那個數字,排名還是那個排名,但倒數第四和陝西前八,聽起來卻是兩個檔次。

不過GDP雖低,安康市衞健委的覺悟不低,他們是一心一意想著「我為群眾辦實事」。

他們為群眾辦實事的一個案例,還入選了省衞健委「我為群眾辦實事」 典型案例。

所以神醫是不是神醫,是不是屬於「治未病」或者其他情況,斯基堅定不移地選擇相信,當地有關部門最終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有人說,這套路,黑社會都自愧不如啊。

咱別動不動就黑社會,哪來那麼多黑社會。

當然,作為女生家長,看到檢查單跳腳也很正常。

檢查都沒顯示贅生物,你就給手術? !

畢竟女生家長,跟斯基一樣,都不懂神醫的套路(呸,是技術)以及神醫的思想境界。

加上媒體時不時爆出的一些類似問題,確實也讓人擔心。

4年前,在陝西另一端的榆林,也是一名17歲女生,在沒有監護人和親屬陪同下在一家民營醫院做了人流。

比胡某敏更慘的是,這位女生沒出手術室就成了植物人。

這事,醫院否認了,還出具了一個義正言辭的聲明。

翻譯翻譯就是:

敢亂說話,法庭見。

看了這個,斯基也是不敢亂說了。

但比斯基膽肥的大有人在,就這家醫院,它的前院長就曾經跑出來實名舉報,說它違規、違法行醫。

不過這事也是不了了之。

這種事,也不只是陝西特產。

2018年10月25日,本來到甘肅旅游的姚先生,因為在客車上看到的廣告,心思一動,就跑到了蘭州現代男科醫院檢查。

醫生說要他切包皮,他交了538元。

手術過程中,醫生說姚先生的手術部位有炎癥(淋巴管炎)要清理等問題,如果不趕緊做手術,以後會遺留很多問題。

然後,醫生就停了手術,說是必須再繳納15300元手術費才能繼續。

姚先生這時候就懵逼了,還是清醒的醫生提醒他,沒錢就趕緊打電話找家人或朋友借錢。

之後,醫生簡單地包紮傷口後,姚先生自己下樓繳費去了。

就這事,涉事醫院被罰了5萬元,手術醫生醫師被吊銷了執業證書。

5萬元對於財大氣粗的醫院來說,相當於撓癢癢,但也不得不說有關部門盡心了。

跟安康市一樣,蘭州有關部門還很有誠意地表態,說之後要搞民營醫院集中整治行動。最後成果如何,斯基就不知道了。

不過當年甘肅曾一口氣端掉了6家民營醫院,名義就是涉惡勢力。

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已病。

看看當時公訴機構的指控,也是讓斯基大開眼界。

該犯罪集團利用「百度」「搜狗」「360」「神馬」等網路平臺等渠道,由專人冒充醫護人員在網路上與患者進行聊天,誘騙被害人就診,實施泌尿外科、婦科及臨牀技術操作中並不存在的「有創檢查」項目,通過醫生對患者身體進行虛假檢查、在患者身體上制造創傷,將患者留在醫院或手術臺上,新增手術項目和治療項目,環環相扣地對就診患者實施詐騙、敲詐、傷害,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嚮。

原來,有些民營醫院還真是「黑社會」。

持刀拿槍的黑社會不是最可怕的,惹不起還躲不起嘛。

比如莆田系要麼喜歡「博愛」、「博雅」這類有美好寓意的名字,要麼喜歡「XX男科醫院」,「XX婦科醫院」這些直白的名字,所以斯基建議,看到這類醫院繞道走就是了。

怕就怕,你明明進了一家公立醫院,看的科室卻TM是「莆田系」的……

 

來源   老斯基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