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39年前偷拍的中國孩子,才明白為甚麼如今每5個孩子就有1個抑鬱傾向

還記得以前推送的

日本攝影師 秋山亮二 嗎

他來到中國,給80年代的中國兒童

拍了一本攝影集《你好小朋友》

當時秋山亮二先生

拍攝的這些有關中國兒童的攝影作品

勾起很多人童年的回憶

即使看過很多次,也依然百看不厭

2020年,秋山先生重新整理餘下

近8000張底片,選編未曾公開面世的

122張照片,再由青艸堂出版為

「Dear Old Days」續篇《光景宛如昨》

《光景宛如昨》

與此同時,還出了

第三部攝影集《往事成追憶》

《往事成追憶》沒有著意表現孩子們的

歡樂天真之姿,而是對圍繞在孩子身邊的

人事物進行日常狀態補白

影像風格趨於平淡

《往事成追憶》

今天和各位一起

感受獨屬於當年的時代美感

秋山亮二生於東京,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曾經在AP通信社、朝日新聞攝影部工作,後辭職成為自由攝影師。

拍攝這一組攝影作品的時候,是他第一次來到中國。語言不通的他,用自己的雙眼發現著異國他鄉的美。或許正是因為這樣語言的隔閡,使他能夠更客觀、純粹地發現場景中的美好。

為了拍出更真實的小朋友,在兩年間秋山亮二前前後後來中國五次,每次停留兩至三周,足跡遍布北京、上海、成都、昆明、哈爾濱等12個城市。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著槍的小朋友

在昆明,吃瓜子的小女孩

在海南島,喝椰子汁的小朋友

在上海,商業街的小朋友

在成都 ,一起吃冰棍的小朋友

在烏魯木齊 ,戴著軍官帽的小朋友

在蘇州,穿著一個肚兜的小朋友

秋山說拍攝小朋友是他的一個重要主題。拍攝小朋友非常開心,自己也會立刻進入到那個世界裡,仿佛變回到兒童時代。

一個穿著裙子的小女孩

正坐在裁縫店門前認真看書

那時候的冰棍經常放在泡沫箱裡

用厚棉被蓋起來,沿街叫賣

斑駁的弄堂裡,男孩們擰開水龍頭

恣意飲得酣暢淋灕

周末,三五個小夥伴

約在一起歡快的捕魚

試問哪個坐在前槓的孩子

沒有硌過屁股呢?

集會中,一起做鬼臉

在單槓上玩耍的小朋友

學校組織郊游時真是快活似神仙

放學一起回家的小姐妹們

北京的孩子大多穿得筆挺講究

那時候時興的刺繡夾克與格紋貝雷帽

毫不費力地將他們裝點

成一位位氣宇軒昂的小大人

上海也摩登得很,游樂場紅藍白相間的飛船

是當時妥妥的嫉妒收割機

在沒來中國之前,秋山也拍過一些日本小朋友的照片。

當有人問他,兩個國家小朋友有甚麼不同時,他說「中國的小朋友更加活潑,他們可以在大街上做作業,可以和夥伴們在巷子裡瘋玩」。

愛學習,是秋山對中國小朋友最深刻的印象。在很多城市的借書攤前,總有小學生聚在那,一動不動的捧著書看,很是癡迷。

馬路邊的借書攤

不止是大人,

許多小朋友也會去借書

在教室靜靜看書的女同學

直到傍晚還在弄堂裡學習的少年

走路都沉迷在書的世界裡

除去學習,「會玩」的小朋友深深刻在了秋山的記憶中。80年代初的學業不像現在這般繁重,也沒有那麼多五花八門的補習班,那時的孩子們有多種可玩的項目。

拿著石頭在地上畫畫

兩個人一起跳跳繩

還可以打打排球

在教室裡掰手腕

在學校外面爬竹竿

編各種各樣的玻璃絲

學才藝的孩子也很拼!在教室裡學舞蹈的,學畫畫的,學樂器的、學雜技的……

學習舞蹈

學習各種樂器

學習雜技

汗流浹背的苦練畫技

賣力的壓腿

秋山亮二的作品讓不少中國朋友回憶起了他們逝去的童年,那些溫暖而快樂的畫面閃現而過,嘈雜的內心有了片刻的寧靜。

作為一位頗具人文情懷的攝影師,他的作品多次被紐約、東京等地的知名博物館收藏。但當他把這些中國孩子的照片帶回日本。日本媒體和民眾紛紛被打動。

「在這些中國孩子身上,我們看到了久違的樸素笑容、率直眼眸,那種融入風景的安詳,讓人舒展而快樂 」。

這樣一個天藍藍,水悠悠,我們可以無憂無慮放聲大笑的年代,誰又能夠不懷念呢?

更多作品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