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0 萬獨居人口帶火的生意

9200 萬獨居人口帶火的生意

文 :《財經天下》周刊作者 張繼康

中國有 9200 萬的人在獨居。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更何況其中多數還是獨居的年輕人。當前在住、吃、玩等方面,都衍生出不少滿足一個人生活需求的生意。

「當代年輕人的生活方式就是,下了班,然後回去面對四堵空牆。」 視頻節目《十三邀》裡,90 年出生的保險經理偉福說的一句話,道出了許多年輕人的獨居現狀。

年輕人的身體裡大都住著兩個靈魂:一個化身 「社牛」,在聚餐、劇本殺、蹦迪的群體性活動中呼朋引伴、來回穿梭;一個又變成 「社恐」,不管多晚都要回家,只有縮在自己的小房裡,才能感到寧靜與安心。

你,一個人住嗎?你,知道有多少人獨居嗎?

數據說出來很驚人,青山資本 2021 年度消費報告顯示,中國獨居人口高達 9200 萬,已到適婚年齡的單身人口有 2.4 億。這一數據發布後,很快觸動無數獨居人,被沖上熱搜榜。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享受獨處時光的年輕人,掏出錢包為自己的孤獨買單,最終催生出 「單身經濟」 的盛行。一人住、一人食、一人游等產業應運而生,抖音上分享獨居生活和一個人吃飯的視頻播放量有近百億,小紅書上一人用的種草筆記高達 290 萬篇,比口紅、美妝還要高。

一人住的生意經

「一屋兩人三餐四季」 的生活狀態曾是很多人的夢想,但當年輕人重新審視愛情與婚姻時,久久遇不到另一半的他們選擇先購置一套小房子,給自己安個家。數據顯示,2021 年,中國 66.7% 的單身群體會為了追求穩定的住所而購買房產。

對於在重慶生活的毛毛來說,房子大固然好,但有一套屬於自己房子的需求更迫切,她再也不想租房漂泊了。工作快三年的她在父母的支持下成功拿下一套 50 平方米的獨居小窩,雖然這是個房齡已有 14 年的二手房,但她心滿意足。

毛毛鐘愛簡約舒適的裝修風格,房間以灰白色為主,還購買了投影儀,這樣就能方便她看《開端》。臨近春節,她在自己的門外貼了一幅帶有老虎元素的對聯,上聯是 「吉祥如意」,下聯是 「福旺財旺」。

在豆瓣 「請來參觀我的房間」 小組,毛毛發布了自己的房間帖子後,得到了很多贊美,也收獲了很多羨慕的聲音。在這個小組裡,目前有 41011 位 「生活家」,他們偏愛購買面積在 40-60 平方米的小戶型房子,並發揮奇思妙想,把房間裝修成個人風格明顯的根據地。

對於小戶型的房子,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需求。有的人選擇老小區的二手房,看重的是水電氣便宜,容易轉手;有的人選擇購買商品房,看重的是購買總價實惠,裝修不用花大力氣。不管選擇購買甚麼樣的小戶型,他們談及最多的居住體驗都是 「幸福」。

「因為很想有一個自己的家,現在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住所,真的太幸福了。」 在成都購買了一套小戶型的徐昶對《財經天下》周刊說道。

今年 1 月 2 日,徐昶發了一條朋友圈。裡面寫道:「終於趕在這一年的最後一天,在這個城市擁有了永遠屬於自己的一盞燈,一盞由一筆一畫設計完成的燈。」

image

(徐昶的房間)

作為剛拿到小戶型房子的新人,徐昶經歷了很多個艱難的時刻,每天下班都要像螞蟻搬家一樣一點點收拾新房,在收拾新房的時候手還被清潔劑刺激到開裂,歷經了一個多月白天上班晚上搬磚的生活,徐昶終於住進了自己的房子。「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徐昶在朋友圈寫道。

在北京,小戶型的房源顯得格外緊缺。據了解,在朝陽區某新開發的樓盤中,小戶型的房源剛開盤就已經售罄,其他類型的房源都還有餘量。貝殼找房顯示,目前北京有小戶型的新樓盤共有 30 處,每個樓盤的小戶型房源在 20-50 套不等,大多分布在豐臺、通州、大興等地。

一位房地產中介告訴《財經天下》周刊,「以前北京小戶型房源較少,以老住宅居多,這幾年開發商又開始慢慢開發小戶型了。」

對於生活在一線城市的年輕人來說,購買一套小戶型房產並不容易,首付壓力太大,退而求其次的他們,選擇租賃檔次較高的長租公寓,以實現自己一人住的生活追求。

以泊寓、自如為代表的長租公寓應運而生,每間面積都不大,一間十幾或者幾十平方米,正好適合一個人生活,但出租率卻很高。2021 年,泊寓、冠寓、樂乎等頭部長租公寓品牌的出租率均能達到 95% 以上,房源規糢也在不斷擴張。萬科 2021 年半年報顯示,去年上半年,泊寓營業收入為 13.19 億元,雖然占比不高,但其 25.6% 的增速要比集團總增速高出 11.4%。

此心安處是吾鄉,不管是咬牙攢錢購買小戶型還是住進比平均價格稍微貴一點的長租公寓,獨居青年們對於住房的高質量需求,催生出了房地產的新生意。

一人食出大經濟

對於路雨來說,食物是最好的慰藉,一個月在食物上的花銷能占總開支的三分之一。雖然與別人合租,但廚房電器布置得很全面,獨居不到一年,他已經購置了電熱鍋、電炒鍋、豆漿機、電餅鐺、空氣炸鍋等必備的家用電器。雖然每天上班很累,但對於路雨來說,好好吃一頓飯比甚麼都重要。

做飯是年輕人在漫長的獨居歲月中逐漸學會的一件事。但獨居環境空間小,擺放大型電器很困難,迷你的小家電成為了新寵。正在合租的路雨就對《財經天下》周刊表示,「由於是四人合租,共用廚房,有時候做飯還要排號,所以我就買了一個單人的小鍋放在房間裡,偶爾煮個飯或者吃次小火鍋。」

image

(受訪者供圖)

像路雨這樣的人不在少數。根據天貓榜單統計顯示,在近 30 天內,迷你電飯煲總銷量達 23 萬件,小型電熱鍋的總銷量為 3 萬件。這僅是前 20 個品牌的銷量,整個迷你家電的總體銷量更大。

不過對於很多忙碌的獨居青年來說,自己動手做一頓飯只會出現在周末。在工作日的時候,他們更想吃一頓方便快捷、又不需要自己刷碗的簡餐。於是線上商家開辟出了如自熱火鍋、紅油面皮、預制菜以及其他半成品類食品。這些食品份量都以一人起步,操作起來又方便又能 「吃口熱乎」 的。

一人食的半成品市場也在不斷擴大。2020 年 3 月,京東數據顯示,「一人食」 自熱火鍋和自熱盒飯成交額環比增長 77%。2021 年雙十一期間,自熱火鍋品牌自嗨鍋的銷售額高達 1 億元。

麥子不會做飯,比起訂外賣、吃速食,他更傾向於外出吃飯。「經常訂外賣不利於社交。」 他對《財經天下》周刊表示。在外出獨自吃飯的時候,他經常會和店家聊天,把他當作排遣孤獨的一種方式。

一人食對於線下商家來說也是一個新風口。這幾年不少線下商家開起了 「一人食餐廳」,這些餐廳大多放置橫排的長桌,通過三面隔板為食客創造出隱私空間。一人食餐廳種類也很多樣,有日料簡餐,也有火鍋烤肉,充分照顧到了食客們的需求。

在此背景下,一人食餐廳增長迅速,2020 年,國內 「一人食」 相關企業新增註冊企業出現增長拐點,增加 112 家,同比增長 43.6%。

一個人也要好好吃飯。這本是日本某部漫畫書的書名,現在卻成為許多獨居青年的朋友圈標語。在快節奏生活的當下,在結束一天繁重的工作後放松下來吃一頓心念已久的美食,成為打工人們的心靈慰藉,也帶來了一人食產業鏈的紅火。

孤獨催生的生意

「孤獨的人更多地會去尋找一些有意義感的東西。」 麥子說。剛剛進入獨居生活的他,曾經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花 120 元在網上進行了兩次一周的 cp 活動。

 

先交錢錄入個人資訊,再由大數據充當月老為自己送來一個 「命中註定」,最後兩個人一起做系統每天分配的破冰小任務。起初麥子對這樣的形式很感興趣,但嘗試了兩次後有點失望,「安排的任務都太形式化,曾經我匹配到一個女研究生,結果她天天出去吃喝玩樂,對這個活動不是很在意。」

為了追求精神上的陪伴,麥子還曾在社交平臺 Space 上開通過會員。雖然抱著社交的目的,但他更多像是一個旁觀者,是一個孤獨的人在觀察另一個孤獨的人。不過他覺得這樣的狀態也很好,當自己發現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多陪他一起孤獨的人,就淡定了很多。

像麥子這樣的人並不在少數,長期面對 「四面空牆」,難免需要一些情感寄托。過去十年來,雖然微信霸占著社交市場,但主打陌生人社交的 APP 卻層出不窮,據企查查數據顯示,自 2011 年來的十年間,陌生人社交賽道融資共計 474 起,融資金額規糢達 292 億元。

被稱作是 「元宇宙社交」 第一股的 Soul,盡管在 2021 年中斷了上市之路,但根據其之前的招股書顯示,公司營收從 2019 年的 7070 萬元增至 2020 年的 4.98 億元,同比暴增 604.3%;2021 年一季度營收為 2.38 億元,同比增長 260%。Soul 日活用戶數量達 910 萬,每天有近千萬人在上面排解孤單。

陌生人社交只是陪伴經濟中的滄海一粟,近年來由於需求的多樣化,陪玩經濟還衍生出寵物、游戲、智能機器人等產業,這些都成為獨居青年們的精神依靠。

「有人點陪玩一個月能花一萬多」,楊東東告訴《財經天下》周刊,「這種人點陪玩通常是想發展一段親密關系,也有很多人當陪玩就是為了傍上富婆。」

身為資深游戲玩家,楊東東也會在獨居的時候在網上點陪玩。便宜的陪玩一個小時 15 元,貴的陪玩一個小時能到 80 元,陪玩的價格高低取決於陪玩自身的技術和性格。身為女性玩家,楊東東更願意點女性陪玩,但偶爾也會有一些奇怪的事情。「我有一次點名要女陪玩,結果對面是個男生,很明顯聽出來他使用了變聲器」,楊東東感到很無奈,在發現他是男性之後也只能硬著頭皮玩下去。

現如今,游戲陪玩的產業鏈也越來越完整,據楊東東介紹,目前的游戲陪玩大多分為兩種,一種是陪玩店,一種是陪玩工作室。陪玩店更看重情感鏈接,當 「老板」 感覺這個陪玩不錯的時候,可以往店裡預存錢,這樣就不用 「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陪玩工作室則更加正規,有女性客服專門負責和 「老板」 溝通,男性陪玩則負責用技術帶 「老板」 打游戲,分工明確。

剛接觸到陪玩的 「老板」 會傾向於去陪玩平臺。目前市面上陪玩平臺數量已超過 20 款,包括比心、撈月狗、獵游等。其中比心是目前規糢最大的陪玩平臺,據《比心 2020 年終盤點報告》數據顯示,比心註冊用戶超過 5000 萬,其中年度新增用戶達 2000 萬,增長率為 66.67%。

除了游戲之外,楊東東還養過一只貓,「它是我的祖宗」,她對此形容道。如今,一貓一人成為很多獨居青年的標配,「工作一天後回家看到自己的小貓咪,真的很解壓」,一位獨居人士在社交媒體上說道。

image

(受訪者供圖)

曾經做過線上貓舍的方方告訴《財經天下》周刊,目前沒有辦法通過後臺數據統計獨居人士的買貓情況,但買貓的獨居人不少。

天籟說,自己獨居十年,先後送走一只貓、一只狗,現在在北京養一個胖橘。靠養寵物減少孤獨感的年輕人,又捧火了一個新生意。據艾媒咨詢《2021 年中國寵物經濟產業研究報告》中顯示,預計 2023 年中國寵物經濟產業整體市場規糢將達 6000 億元。

不管是找游戲陪玩、還是養寵物,當代獨居青年們都非常舍得在精神陪伴上花錢,以此排解孤獨。

9200 萬獨居人口帶火的生意

如果給自己的獨居生活打分,楊東東會打 75 分。她認為一個人生活更需要精神獨立,當她一個人在面對負面情緒時,她會關掉行動電話,打開電腦寫歌詞做說唱,去尋找一些發洩的出口。「一個人剛開始獨居的時候多多少少都會很焦慮,但是要學會找到一個合適的方式去解決,最重要的還是要有自己的愛好。」 楊東東說道。

哲學家亞裡士多德曾說 「人是社會性動物」,意思是人必須在社會交流中相互溝通、相互合作。在獨居人群逐漸增加的年代,個體行為會隨著獨居的生活狀態進行改變,有的人會享受獨居的悠閑,變得理性自律,修煉出強大的自我。有的人則會陷入懶惰頹廢的困境,在娛樂化的環境中陷入狂歡,在真實世界中自我麻痹。

孤獨是人類亙古不變的底色,基於 9200 萬的獨居人口數量,獨居經濟的下一個風口又將飄向何處?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毛毛、路雨、麥子、天籟、方方、楊東東均為化名)

來源:AI 財經社 微信號:aicjnews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