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怪事10件,妓女碰到鬼?

民國怪事

作者:唐俑

01

總統府從東廠胡同遷到南海後,怪事不斷發生。怪事之一,就是經常發現守衞的士兵無緣無故昏倒在地,誰也弄不清是怎麼回事。

正當人們又怕又疑之際,怪事再次發生:府中某夜某處燈火輝煌,亮如白晝,派人到那裡一看,卻啥也沒有。

「顯然是鬧鬼了!」府中人說:並推測此鬼是袁世凱厲氣未散,故意作祟,陽夏保衞戰(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系列戰事之一)犧牲的將士,在天之靈見政治黑暗、國家危機日益加重,在向總統訴說他們死得太冤。總統府自由東廠胡同遷至南海後,常發現守衞兵士無故昏僕於地之情事。

日前忽聞府中傳說,某夜某處燈火輝煌,照燿儼如白晝。及遣人往視,則一無所有。於是府中人相傳鬧鬼,推測此鬼,非袁世凱厲氣未散,有意作祟,即陽夏死義諸將士,在天之靈,見政治毫無進步,國家日現危機,將向總統訴其一死之冤也。

 

02

北京雍和宮有個慣例,就是陰历正月的最後一天,都要舉辦跳步札布活動。

跳步紮布系蒙古語,又譯「跳步紮」,是蒙古喇嘛教寺廟舉行法會時的一種宗教儀式,意思是「驅魔散祟」,也就是俗話所說的「打鬼」、「跳鬼」、「攆鬼」。

跳布紮自西藏傳入,流行於內蒙古、青海等地。民國成立後,雍和宮負責雜務的得木奇,以為上面不準搞了,就給蒙藏院(掌管蒙古、西藏等少數民族地區事務,直屬國務院)打報告,請求該活動照舊,蒙藏院照準。北京雍和宮,向例於陰历正月晦日,有跳步札布之典(俗呼打鬼)。

民國而後,該廟庶務得木奇,呈請蒙藏院屆期依例舉行,業經該院照準矣。

03

江西上饒信江中學,有一個姓徐的,一天晚上十一點鐘左右,一個人獃在一間屋子裡。當時夜已深,學校其他人都進入了夢鄉,忽然有個人用手指彈門,徐某問他有啥事,回答說借個火。

對方的聲音,像徐某熟悉的一個學生,他就把門開了。

開了門才發現,對方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那個學生,而是一個素不相識的白發老頭。

徐某感覺不妙,嚴詞詰問他是誰,想幹甚麼,老頭卻不回答,只管手舞足蹈,長達數分鐘。

忽然,徐某感覺自己被迷住了,眼看就要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識,趕緊大聲呼救。老頭仿佛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然後就不見了,徐某也嚇倒在地。

後來他被學校的人發現,灌了一碗薑湯才醒過來。

那以後,徐某便像被施了魔法,整天懵懵懂懂,還時不時吐一口鮮血,回家三天就去了。

同月二十三日,一位姓鄭的教員,坐在屋裡看書。二更快完時,忽然來了一只像烏鴉,但是尾巴很長的鳥,從窗欞飛入,站在燈前。

鄭某定睛一看,看到該鳥一只眼睛在流淚,脖子像被砍了一刀,鮮血淋灕。鄭某用木尺去撥它,它也不動一下,以為它死了,天亮後便叫校工煮來吃了。

一直煮了半小時,以為煮熟了,便揭開蓋子來看,誰知那只鳥,忽然從鼎中一飛而去。

然後,該教員也像徐某一樣,從此鬱鬱成病。

乃同月二十三日,教員鄭某,亦於二漏將殘時,兀坐觀書。忽有一似鴉而尾長之鳥,自窗欞入,兀立燈前。視之一目流露,頸部如被刀剌,鮮血淋灕。以木尺撥之,不動,至天曙,命校役將鳥付烹,历半小時之久。啓鼎視之,鳥忽自鼎中一飛而去。該教員因此邑邑成病,與徐某相同。

04

北京王廣福斜街鳳樓茶室有個妓女,一天晚上接到一個長相怪異的客人。

該妓很是害怕,不敢靠近他,客人對她說,你怕啥子,咱們前世是夫妻,我特來看你。一直到十一二點,該妓才不再害怕,並與客人有說有笑。

可是突然之間,只見客人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眨眼工夫就不見了,仿佛空氣般消失了。

該妓嚇得尖叫一聲,驚呼有鬼,茶室中人競相沖進屋來。

凡是沖進來的人,看起來都有不寒而栗的樣子。

再看該妓,已是神經錯亂,又哭又笑,如瘋如癲了。

談笑間,忽見該客顏色慘變,轉瞬形影皆沒。該妓大駭,驚呼有鬼。茶室中人奔入屋內者,皆有不寒而栗之像。該妓遂亦神經昏亂,或哭或語,如瘋癲然。

 

05

上海浦東有個地方叫老白渡,那個地方有個人叫張金和,張金和開了個豆腐店。

豆腐店生意不錯,幾年下來,張老板有了不少積蓄。

一天上午,忽然從江北來了兩千多難民,男女老少都有,那些人一窩蜂地擁到豆腐店門前求乞。

首先進到店裡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嫗,店主給了她一碗豆腐腦。

老嫗邊吃邊打聽店主叫啥名字,今年多大了,不停地糾纏店主說這說那,店主煩都煩死了,卻無可奈何。

直到巡警到來,把那些人趕走,店主才得以解脫。

那些人被趕走後,店主清點箱篋,才知道很多東西已不翼而飛,共計丟失綢皮衣服三十多件,現大洋兩百塊,鈔票二十五元,銅元十一千,還有值五百多兩銀子的金壓發金戒指等等。店主大吃一驚,趕緊到轄區警察局報案,一位姓孟的警佐,接到報案大為詫異,親自前往現場勘查。

孟警佐從附近居民口中得知,那些人根本不是甚麼難民,而是江湖上所謂的「鐵算盤」喬裝的。

遠近居民聞訊而來看稀奇,豆腐店門前又是人山人海,都說這是從來沒遇到過的奇事。

事後檢點箱篋,始知內儲衣飾不翼而飛。計共失去綢皮衣服三十餘件,現洋二百元,鈔票二十五元,銅元十一千,金壓發金戒等,約值五百餘金之譜。當由店主投該管三區一分駐所報請飭緝,孟警佐據報,大為詫異。特親自前往踏勘,以便設法踩緝。而該處附近居民,僉謂該難民等實為江湖上一種鐵算盤者所僑裝。以故遠近往觀者,人山人海,鹹稱奇事雲。

06

濟南南新街有一個女子蠶業講習所。

一天晚上,學生就寢後,講習所院子裡忽然嚮起淅淅瀝瀝的聲音,像是下起了小雨,接著瓦礫紛飛,窗上玻璃,多處被瓦礫擊碎。

全校學生都聽到了這種聲音,嚇得把頭埋進被窩裡,不敢出聲。

後來,一位膽大的女僕打開窗子,朝黑暗中大喊,只見院子裡有兩個人從東跑到西,又從西跑到東,邊跑邊投擲瓦石。

女僕大聲問他們是甚麼人,回答說他們是鬼。

女僕這才有點害怕,急忙關了窗戶,也不敢出聲了。

那兩個鬼鬧了一個通宵,直到天亮才消停。

人們早上起來一看,院子裡的瓦石,起碼有幾百斤。

不過據推測,那兩個所謂的鬼,多半是兩個無賴,想來打女生的主意,又無法得逞,便搞起了這種惡作劇。

可是他們所投的瓦石,濟南附近並沒有,這就有點奇怪了。

濟南南新街女子蠶業講習所。一日晚間學生就寢後,院內忽淅瀝有聲,已複瓦礫紛飛,窗上玻璃,為其擊碎數處。全校學生埋首屏息,不敢出聲,後有女僕開戶大呼。於黑暗中見有二人在院內東西奔馳,爭擲瓦石,大聲詰之,自應為鬼。女僕惶恐退縮,喧擾竟夜,至曙始息。晨起視之,院內瓦石,有數百斤之多,殊咄咄怪事。據一班揣測,多謂系省內無賴,凱覦女生,故深夜入校,為此惡作劇。然聞其所擲者,濟上附近並無此項瓦石,亦可怪也。

 

07

武昌有個吳戴氏,丈夫死得早,守了半輩子的節,一心撫養兩個兒子。

長子叫家亮,次子叫家萬,均已成家立業。

鄉親們覺得吳戴氏的節操還可以,呈請黎元洪大總統表其門閭,彰顯她的功德。

忽然,吳戴氏得了病,醫治無效,眼睜睜地等死。

一個姓劉的河南人說,他是陰間無常,能在陰間設法,可免她一死,家人便把他請來,為吳戴氏治病。

那時的吳戴氏,已經沒氣了,劉某裝糢作樣地看了看說,吳戴氏已成為東門外東岳大帝之妻(武昌東門外有東岳廟一所,每年三月香火極盛),是他給她們兩個做的媒。

劉某這番鬼話,吳戴氏兩個兒子居然深信不疑,馬上帶領家人,到東岳廟去認親,一時傳為奇談。

有河南人劉某,自稱為陰無常,能於陰司設法,免其一死。家人為氏延至,劉雲:「氏已為東門外東岳大帝之妻(武昌東門外向有東岳廟一所,每年三月香火極盛),系己為之執柯。氏子亮、萬信之不疑,乃率同眷屬赴岳廟認親。一時傳為奇談。

08

廈門禾山下某鄉黃某建了新屋,一前一後兩進,護房兩行。

黃某家裡共有六七人,包括他和妻子、兩個子女,以及女婢傭媼。

新屋建成後,一家人便移居後進,前進暫做廚房和婢媼的住處,牲畜也養在前進。

自從搬到這裡,新家就怪事頻出,夜裡經常聽到廳堂有多人行走的聲音,夾雜著哭聲和笑聲。

那些聲音嚮起的時候,婢媼在房裡從門縫裡偷窺,看到十多個男女,全都穿著古代的衣服,個個兩尺來高,在地上或站或坐,或哭或歌,千奇百怪。聽到人聲,那些人就一下子安靜了,甚麼聲音也沒有了。

婢媼又在白天看到一條兩丈多長的大蛇,尾巴懸在梁上,頭下垂,張口吐著信子,兇惡可怖。

屋主黃某請來術士鎮壓,卻沒有效果,後來竟發展到在晚上大烹大享,殺了他家的牲畜,弄來好酒,圍坐在一起暢飲。

天亮後一檢視,發現少了七只雞鴨,毛和骨頭,丟在庭院裡滿地都是。

第二天晚上,家裡一頭百多斤的豬,也被那些矮人殺來吃了,吃得僅剩一把骨頭。

這樣的房子,怎麼繼續住得下去呢?黃某只好帶著家人,搬到其他地方去了。

雖然允許他人借住,而且不收租金,可是聽說那裡發生的種種怪事後,哪裡還有人敢去住!

近更於夜間大烹大享,將牲畜宰殺,圍坐暢飲。天明檢視,失去雞鴨七頭,其毛骨置諸庭院中,散布滿地。次夜又失去毛豬一只,約重百餘斤。豬肉吃盡,僅遺豬骨一把。不知為何怪。現屋主不堪其擾,挈眷移避他所,將該屋暫行鎖閉。雖許借人居住,不收租金。然聞其種種怪異,無有敢過問者。

 

09

江蘇武進有個騙子,自稱劉仙師,設壇扶乩,生病之人爭先恐後來找他看病。

可是他的藥卻不對癥,經常聽到吃死人的消息,盡管如此,來找他看病的,仍趨之若鶩。

後來在青龍橋,更荒誕的事情發生了——有人說經仙人指點,橋下的水可以治百病。

人們聽說後,無論遠的近的,都來橋下取水,摩肩接踵,排成了一條長龍。

有的人,甚至僱了舟船,成群結隊而來。

幾天後,忽然又有人說,仙人已經遷到北門外某大樹鄉一口井裡去了,於是那些迷信之輩,又到那裡去取仙水。

如此荒誕之事,地方官卻採取放任主義的態度,不加阻攔,更不禁止,既可笑又可憐!

武進向有所謂劉仙師者,設壇扶乩,病者爭向乞方。其因藥不對癥,誤服致命者,時有所聞。而無知者,仍趨之若鶩。不謂日來在青龍橋,更有荒誕之事發生。謂有仙人指點,橋下之水,可以治百病。於是遠近爭取仙水者,踵趾相接。遠道之人,多僱舟聚隊而來,儼如天竺之香市矣。不數日,忽又傳仙人已遷至北門外某大樹鄉之井中。於是一般迷信之輩,又群往彼地取仙水。地方官取放任主義,不加禁阻,可笑亦可憐也。

 

10

江西萍鄉文景卿,原配去世幾年後才續弦。

續弦沒多久,原配就開始出現在他們的臥室,隱隱約約,不即不離,搞得繼室無時無刻不處在惶恐當中。

往往兩口子一醒來,就看到原配和他們睡在一起。

說來也怪,繼室起初還有點害怕,時間一長就司空見慣了,不再害怕。

有人說,這是男女之間感情太好所致,也不知是不是這樣。

往往夫婦兩人熟睡醒來,則見元配亦在同寢。

久之司空見慣,畏懼之心,因之稍弛。其神形體態,雖儼然如在,然可望而不可即。至今日猶屬如此,不能絕跡。說者謂此系夫婦男女之間,感情團結太甚之所致。然乎?否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