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人的9重境界

水滸

文:令狐不敗

打架這事兒,誰都會,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打得漂亮。武俠小說裡那麼多俠客,實質就是一幫人打架而已,拳頭硬是哥。

論打架,《水滸》堪稱經典。騎兵步兵、陸地水上、帝都鄉村,都有打架的經典場面。

打架和打架不一樣,有時候該打,有時候不該打。拋開大型集體戰鬥不談,《水滸》裡的打架也分不同的境界。

最高境界,毫無私利,打人就是為了做好人好事兒,其典型莫過於魯智深。

你看魯智深,打架從來都是為了別人。為了唱曲兒的翠蓮,一頓老拳打死鎮關西;野豬林救林沖,都不用動手,揮起大鏟打折了一棵樹。

這就是傳說中的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雖說梁山有108名好漢,但像魯智深這樣惹禍上身純粹是由於幫助別人的情況,少之又少。因此,他是獨一檔的存在,也是打架的最高境界。

這種境界,甚至一度入選了語文課本。一些不喜歡語文的男孩子,看了這段打架的描述,也難掩興奮之情:

撲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鮮血迸流,鼻子歪在半邊,卻便似開了個油

醬鋪,鹹的、酸的、辣的,一發都滾出來。鄭屠掙不起來,那把尖刀,也丟在

一邊,口裡只叫:「打得好!」魯達罵道:「直娘賊,還敢應口!」提起拳頭

來,就眼眶際眉梢只一拳,打得眼稜縫裂,烏珠迸出,也似開了個彩帛鋪的,

紅的、黑的、絳的,都綻將出來。

後來,有人覺得這頓拳頭太血腥,把這段文字從課本裡拿掉了。其實,男人麼,還是得有陽剛之氣。要不然,街頭看到混混欺負小姑娘,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對付混混,沒有倒拔垂楊柳的氣力,也得一拳出去呼呼颳風,像芒果TV的小鮮肉們那樣,可不行。

第二重境界是武松,其特點是誰打我,我打誰;誰打我兄弟,我打誰。

武松一出場,便是被宋江踩了炭火,驚了美夢,第一反應是揮拳要打。這一細節展示了武松不吃虧、有仇必報的特點。

之後,打虎是為了自保,打西門慶是為了報仇,罪打蔣門神是受了恩惠後,給兄弟施恩出口氣,爭地盤。大鬧飛雲浦,是解差先動手,武松自保而已。

自保成功後,武松思量了一番:

當時武松立於橋上,尋思了半晌,躊躇起來,怨恨沖天:「不殺得張都監,如

何出得這口恨氣!」便去死屍身邊,解下腰刀,選好的取把,將來跨了,揀條

好朴刀提著,再徑回孟州城裡來。

尋思,躊躇,說明武松在大開殺戒之前,是認真思考過的,不是激情殺人。果然,動起手來也是雞犬不留。張都監、蔣門神等人固然該殺,可夫人何罪?小丫鬟不過是工具,罪也不至死;更不該的是,馬夫後槽這樣無辜的下人,也慘死於武松的刀下。

報仇有其合法性和合理性,然而殺氣太重,濫殺無辜,這就是武松境界不如魯智深的原因。

第三重境界就是一忍再忍,最後忍不住了出手,將敵人擊殺之。

林沖就是如此。

看過《水滸》的人,絕大多數會認為林沖這個人很窩囊。自己老婆被調戲,一看是高衙內,自己手先軟了,不敢動手;好朋友陸虞侯出賣自己,把自己騙走,然後給衙內機會調戲林夫人。於是,林沖拿把刀想去拚命,可沒找到,也就把這事兒放下了。

即便是面對董超、薛霸這種壞事做盡的解差,也是低聲下氣,被對方殺害時連老子幾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的話都不敢說,而是淚如雨下。

這種瞻前顧後的境界,是中產階級的特點,艱苦奮鬥得來的那點家業,真的不想為了一時爽快而葬送,因此能忍則忍。

等到火燒草料場,林沖已然是退無可退,這才暴露了真我:

林沖舉手,咔嚓一槍,先撥倒差撥。陸虞候叫聲:「饒命!」嚇的慌了手腳,走不動。那富安走不到十來步,被林沖趕上,後心只一槍,又搠倒了。翻

身回來,陸虞候卻才行得三四步,林沖喝聲道:「好賊,你待那裡去!」批胸

只一提,丟翻在雪地上,把槍搠在地裡,用腳踏住胸脯,身邊取出那口刀來,

便去陸謙臉上擱著,

(聊了幾句後——)

把陸謙上身衣服扯開,把尖刀向心窩裡只一剜,七竅迸出血來,

將心肝提在手裡。回頭看時,差撥正爬將起來要走。林沖按住喝道:「你這廝

原來也恁的歹!且吃我一刀。」又早把頭割下來,挑在槍上。回來,把富安、陸

謙頭都割下來。

林沖連殺三人,是隱忍之後的爆發,是老實人急眼後的作為,很多人看到這裡,禁不住大呼痛快。

第四重境界是打不過,跑。

跑,也不丟人,古人就說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水滸》開篇,就講了一個逃跑的故事。

八十萬禁軍教頭,除了林沖,還有一個王進。王進是個聰明人,他父親痛打過高俅,高俅睚眥必報,一上任就要拿王進開刀。

王進一看不好,帶著老娘溜之大吉。我惹不起你,我還躲不起嗎?

第五重境界,打不過,投降。

有時候,投降也不丟人。關羽無奈之下還投降了曹操呢,張遼也是投降曹操後才大放異彩,威震逍遙津。

朱武等人占山為王,惹了九紋龍史進,陳達被抓,朱武知道打不過,於是投降了,倒也光明磊落。

朱武哭道:「小人等三個,累被官司逼迫,不得已上山落草,當初發願道『不

求同日生,只願同日死。』雖不及關、張、劉備的義氣,其心則同。今日小弟

陳達不聽好言,誤犯虎威,已被英雄擒捉在貴莊,無計懇求,今來一徑就死,

望英雄將我三人,一發解官請賞,誓不皺眉。我等就英雄手內請死,並無怨

心。」史進聽了,尋思道:「他們直恁義氣!我若拿他去解官請賞時,反教天下

好漢們恥笑我不英雄。

這倒好,抓賊的和賊成了兄弟,握手言和!這種示弱的本領和智慧,有時候比拳頭好使多了。

第六重境界是石秀那種人,偷偷摸摸把人給消滅了。

金聖歎不看好石秀這個人,這一點非常有道理。石秀雖然名叫拚命三郎,貌似剛猛的樣子,但為人陰狠,下手狠毒。楊雄的夫人和裴如海大和尚通姦,無論如何罪不至死吧?

石秀先是自己出手殺了和尚,然後設計讓楊夫人招供,還一個勁兒攛掇楊雄把夫人和丫鬟給殺掉。

這種人,不僅稱不上英雄好漢,而且做的是遺臭萬年的事兒。晁蓋判斷力不怎麼好,但看到楊雄、石秀、時遷不肯收,還是有道理的。

第七重境界,就是打不過,下蒙汗藥。

江湖上,打架是有規矩的,但凡有點江湖地位的,都不是以多欺少,而是選擇單挑。贏了是好漢,敗了也心服口服。

可吳用不講究這些,他的妙計,就是最下三濫的下蒙汗藥,用這招搞定了楊志,截取生辰綱。

第八重境界,是李逵那種人,為了打架而打架,為了殺人而人。

李逵的存在,好像就是為了殺人,難怪他在天罡裡叫天殺星。他殺人沒有原則,沒有底線,不管敵人還是隊友,也不管好人 還是壞人。為了騙朱仝上山,小衙內這樣的孩子都一斧子劈為兩半。

當然,出這個主意的人,是吳用。這個所謂的軍師,打仗不在行,就會出這種斷子絕孫的主意。

看到這裡,您可能覺得奇怪了,論打架、殺人,還有比李逵更惡毒的嗎?

有,當然有。

宋江殺人,就是第九重境界。

打架,要和男人打,不能打女人。像最近發生的打女記者這樣的事情,非常之惡劣。比這更惡劣的,便是宋江殺閻婆惜。

宋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畢竟還是練家子,也有孔明、孔亮這樣的弟子。可是,你看看他和晁蓋有聯繫的祕密被他的小三閻婆惜發現後,發生了什麼:

宋江便來扯那婆惜蓋的被。婦人身邊卻有這件物,倒不顧被,兩手只緊緊地抱

住胸前。宋江扯開被來,卻見這鸞帶頭正在那婦人胸前拖下來。宋江道:「原

來卻在這裡!」一不做,二不休,兩手便來奪。那婆娘那裡肯放,宋江在床邊

捨命的奪,婆惜死也不放。宋江恨命只一拽,倒拽出那把壓衣刀子在席上,宋

江便搶在手裡。那婆娘見宋江搶刀在手,叫:「黑三郎殺人也!」只這一聲,

提起宋江這個念頭來。那一肚皮氣,正沒出處。婆惜卻叫第二聲時,宋江左手

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卻早刀落,去那婆惜顙子上只一勒,鮮血飛出,那婦人兀

自吼哩。宋江怕他不死。再復一刀,那顆頭,伶伶仃仃,落在枕頭上。

整部《水滸》,還有比這更狠的嗎?果然是及時雨,及時把枕邊之人滅口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