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年前,中國頂級生活史

文:艾公子

宋哲宗想送給蘇東坡一件神秘「 禮物 」。

他派出的使者從開封抵達杭州,等到眾人都退去後,使者這才神神秘秘地掏出「 寶貝 」對蘇東坡說,這是官家(宋代近臣對皇帝的稱呼)密囑我賜予你的一斤龍團鳳餅茶,數量稀少,封條都是官家御筆所題,官家還囑咐「 賜與蘇軾,不得令人知。 」

宋哲宗下令千里賜送的茶葉龍鳳團餅,來自於宋太宗時期興起的皇家茶園建安北苑(今福建省建甌市東峰鎮),建安北苑當時出產一種皇家御用的茶餅,因為茶餅上面印製有龍鳳圖形的紋飾,因此也稱為「 龍鳳團餅 」或「 龍鳳團茶 」,當時,這種皇家貢茶每斤共有二十餅,其在黑市的交易價格,每餅「 值金二兩 」,也就是說,宋哲宗送給蘇東坡的這件神秘禮物,在黑市的交易價格可以達到40兩黃金。

北宋龍鳳團餅茶圖紋樣式。

多年後,蘇東坡將這件事私下告訴了好友王鞏,王鞏又將其寫入了《隨手雜錄》。但少年聰明登科進士的蘇東坡,其實在此之前也曾經品嚐過龍鳳團餅茶,就在宋哲宗的父親宋神宗時期的熙寧六年(1073年),蘇東坡還曾經帶著龍鳳團餅茶登頂無錫的惠山遠眺太湖,與一名姓錢的道士好友共同品茗龍鳳團茶。

惠山上有一口惠山泉,號稱「 天下第二泉 」(天下第一泉是濟南趵突泉),就在這裡,蘇東坡和錢道士一起品茗皇家貢茶,寫下了那句千古名詩:

獨攜天上小團月,來試人間第二泉。

作為聞名千古的超級吃貨,蘇東坡對於品茗好茶情有獨鍾,多年後,他在《望江南(超然台作)》中寫道: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
試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
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咨嗟。
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
詩酒趁年華。

明代·文徵明:惠山茶會圖。

與吃貨蘇東坡一樣,宋徽宗對於品茶也是情有獨鍾。

蘇東坡去世六年後(1107年),愛茶如痴的宋徽宗親筆寫下了《茶論》一書,這也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部由皇帝專著的茶葉研究著作,因為成書於宋徽宗大觀元年(1107年),因此該書也被稱為《大觀茶論》。

治國昏聵的宋徽宗,對於藝術和生活享受卻頗具天賦,他的書法、繪畫在中國藝術史上自成一格,是千古聞名的藝術家皇帝,不僅如此,宋徽宗還是頂級品茗高手,權臣蔡京就曾經回憶說,宣和二年(1120年),宋徽宗與大臣們宴飲,會上宋徽宗還親自表演瞭如今已經失傳的點茶技藝,然後,宋徽宗親自將茶湯分給各位近臣,還說,「 這可是朕親手施予的茶。 」

宋徽宗趙佶《文會圖》,前方的幾個人正在製茶。

中國人喝茶由來已久,國內最早的地方志《華陽國志》就曾經記載說,早在周武王時期,巴蜀古國地區就曾經向周武王進獻過茶葉,這也是國內有關茶葉的最早記載。到了漢代,茶葉開始作為商品廣泛流通,早在西漢時期的公元前59年,四川人王褒就在他買賣家奴的文書《僮約》中留下了「 烹茶盡​​具 」以及「 武陽買茶 」的記載。

到了魏晉時期,文人與茶開始相互結合,鑑於長期縱酒的危害,當時許多玄學家、清談家從好酒轉向好茶。唐代時,喫茶已經成了老百姓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成書於唐代大中十年(856年)的《膳夫經手錄》就記載說,當時唐帝國境內「 關西、山東、閭閻村落皆吃之……不得一日無茶 」。

儘管早在先秦時期就已出現,但茶葉真正的流行卻是從唐代開始,中唐時期,被後世稱為「 茶聖 」的陸羽(約733—約804)更是寫下了世界上第一部茶葉專著《茶經》。

到了宋代,飲茶開始更廣泛地深入平民百姓家庭,當時人記載說:「 茶非古也,源於江左,流於天下,浸淫於近代。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貴貧賤靡不用也。 」

由於茶在宋代開始廣泛流行,因此宋人自己也說「 夫茶之為民用,等於米鹽,不可一日以無 」,而「 柴米油鹽醬醋茶 」的說法,也正是從宋代才開始出現。

從趙匡胤開始,宋朝歷代皇帝都是愛茶之人,上有所好、下必效焉,當時,在北宋首都開封,甚至在冬天的雪夜裡,都有專門的賣茶人「 提茶瓶人 」在賣茶,以方便那些上夜班的官吏或是市民食用。

因此,宋徽宗甚至說:「 (本朝)縉紳之士,韋布之流,沐浴膏澤,薰套德化,盛以雅尚相推,從事茗飲。 」

南宋·劉松年《茗園賭市圖》局部,描繪了南宋時期市民在街頭鬥茶的情景。

宋代的茶葉分為散茶、片茶兩種,其中片茶以作為皇家貢品的龍團鳳餅茶最為出名,儘管有皇家茶園建安北苑,但龍團鳳餅的產量仍然非常稀少,為了迎合宋徽宗的喜好,就在宋徽宗親自表演分茶的宣和二年(1120年),漕臣鄭可簡創制了一種以「 銀絲水芽 」製成的「 方寸新 」茶,這種團茶色如白雪,故名為「 龍園勝雪 」,創制新品種的鄭可簡因此得到宋徽宗寵幸,被升官至福建路轉運使。

後來,鄭可簡又讓手下四處尋訪名茶珍品,並讓兒子鄭待問向宋徽宗進貢了一種名為「 朱草 」的名茶,鄭待問也因貢茶有功得了官職,以致當時有人諷刺說「 父貴因茶白,兒榮為草朱。 」

但北宋的品茶盛世即將戛然而止,1127年,隨著金兵的鐵蹄南下,開封城破,宋徽宗、宋欽宗父子以及3000多名皇室宗親、后宮妃嬪和朝臣一起被金兵俘虜北上,北宋滅亡,是為靖康之變。

藝術才華橫溢和一生愛茶的宋徽宗被俘北上,為此成書於明代的《華夷花木鳥獸珍玩考》記載了一個野史傳說,說宋徽宗、宋欽宗父子在北上途中,有一日路過一個寺廟,一位胡僧特地讓童子給他們點茶,然後胡僧和童子就退往後堂,宋徽宗父子喝完覺得非常美味還想再喝,卻發現胡僧和童子都已不見踪影,於是宋徽宗步入後堂尋覓,才發現裡面竟然有一尊胡僧的塑像,旁邊立著一位塑像童子,仔細分辨,竟然就是剛才獻茶的二人。

這則故事顯然屬於神話傳說,但卻彰顯了後世人對於宋徽宗一生愛茶的同情、嘆息和諷刺,北宋的品茶盛世突然隕落,自然與宋徽宗的愛好風雅和昏庸治國脫不了乾系。

宋徽宗父子被俘虜北上之時,聞知天下巨變的李清照,在接到丈夫趙明誠的書信後,立刻從山東青州南下江寧(南京),不久,與李清照夫妻恩愛的趙明誠病逝,李清照為了躲避金兵南下,此後輾轉於杭州、越州(紹興)和金華等地,而趙明誠與李清照所共同收藏的金石書畫等歷代文物,也在動盪流離中或遺失、或被盜,損耗殆盡。

家國動盪、至親逝世、一生所藏盡失、個人無奈飄零,這使得李清照陷入了無盡的惆悵,她時常回憶起婚後和丈夫定居山東青州時,一起飯後賭茶的場景:

「 餘性偶強記,每飯罷,坐歸來堂,烹茶,指堆積書史,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以中否,角勝負,為飲茶先後。中,既舉杯大笑,至茶傾覆懷中,反不得飲而起。甘心老是鄉矣! 」

但靖康之變的烽火,使得無數北方士民逃難南下,在倉皇的流離生涯中,李清照時常回憶起和丈夫趙明誠在青州的美好日子,她寫下《莫分茶》,來回憶那些靖康之變前飲茶讀書的美好時光:

病起蕭蕭兩鬢華,臥看殘月上窗紗。
荳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詩書閑處好,門前風景雨來佳,
終日向人多醞藉,木犀花。

流落江南的日子,故國光復無望,李清照只能在《鷓鴣天.寒日蕭蕭上鎖窗》哀嘆:

寒日蕭蕭上鎖窗,梧桐應很夜來霜。酒闌更喜團茶苦,夢斷偏宜瑞腦香。
秋已盡、日優長,仲宣懷遠更淒涼。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

面對東籬秋菊,她只有在品茗一杯團茶的時光裡,才能淡忘漂泊之苦。李清照流落江南的日子,宋高宗與秦檜合謀殺死岳飛後,偏安江南不思進取,到了南宋高宗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72歲的李清照最終在江南淒涼離世。

宋·佚名:飲茶圖。

李清照死後七年,厭倦了戰爭動蕩的宋高宗最終決定禪位給養子趙眘[shèn],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趙眘即位,是為宋孝宗。

作為南宋最有作為的皇帝,宋孝宗在即位後不久就發起了隆興北伐,但由於倉皇出兵和前線將帥不和,宋軍很快就被金兵擊敗,北伐所光復州縣不久又相繼淪陷。

北伐遇挫,宋孝宗無奈只能在秣兵歷馬之時,加緊治理內政,而經過靖康之變後長期的動盪,此時的南宋帝國儘管不能光復北方國土,但在南方,社會生產開始穩步恢復,這使得日本僧人開始再次渡海東來。

早在隋唐和北宋時期,日本僧人就和遣唐使一起,經常前往中華帝國境內學習佛法,儘管靖康之變使得這種文化交流中斷多年,但隨著南宋社會日趨穩定,南宋孝宗乾道四年(1168年),28歲的日本僧人榮西為了深入學習佛法渡海入宋,榮西回國時,將中國茶籽帶回日本,這也成了日本種植茶樹的發源,因為早在隋唐和北宋時期,儘管日本的遣唐使和僧人也會帶回一些茶葉回到日本,但真正開始帶回茶籽和推廣茶葉種植,卻是從榮西開始。

到了1187年,榮西再次渡海入宋,四年後(1191年)榮西返回日本,並在次年寫成了《喫茶養生記》,這也是日本第一部茶書。由於首次將中國佛教禪宗系統性的傳回日本,榮西因此也被稱為日本「 禪祖 」,而在「 禪祖 」之外,他也被稱為日本的「 茶祖 」。

在唐代時,中國的喝茶方法主要是煎煮,到了宋代時則流行點茶法。所謂點茶,是指將茶葉碾碎成為茶末放入茶碗,然後再衝入沸水調和飲用,前面所述的宋徽宗點茶,基本手法就是如此。但宋代以後,隨著明代開始流行沖泡散茶,中國傳統的點茶技藝也逐漸消失,而在日本,由於榮西禪師的學習和傳入,宋式的點茶技藝卻在日本得到了流傳,而今天的日本茶道,正是源自於宋代的點茶等茶藝演變。

由於宋代的點茶涉及到磨茶等複雜工藝,因此宋人的茶器用具相對1000年後的今天顯得更為精緻和復雜,南宋人董真卿就曾經將當時的茶具用品繪製成《茶具圖贊》一書,從而為後世保存了珍貴的史料,在《茶具圖贊》中,宋人的茶具至少有十二件,也稱「 十二先生 」。

「 十二先生 」中,
專門用來儲存茶餅的焙籠稱為「 韋鴻臚 」,
用於搗茶的茶臼稱為「 木待制 」,
碾茶的茶碾稱為「 金法曹 」,
磨茶用的茶磨稱為「 石轉運 」,
用來入茶的是「 胡員外 」,
篩茶用的茶羅稱為「 羅樞密 」,
清茶用的茶帚稱為「 宗從事,
盛茶用的盞托稱為「 漆雕密閣 」,
茶盞稱為「 陶寶文 」,
注湯用的湯瓶叫做「 湯提點 」,
調沸茶湯用的茶筅叫做「 竺副帥 」,
清潔茶具用的茶巾叫做「 司職方 」。

宋人的茶藝生活,精緻如是。

南宋《茶具圖贊》裡所繪的宋代茶具用品。

由於品茶有助於僧人道士坐禪修行、消除睏意入定研修,因此從唐宋時期開始,品茶也開始與宗教結合,由此產生了許多禪詩,例如宋代朱敦儒就曾經寫道:

「 飄然攜去,旗亭問酒,蕭寺尋茶。恰似黃鸝無定,不知飛到誰家。 」

在南渡許久、北伐無望的日子裡,詞人朱敦儒也在翹首北望中盼白了頭,他在詞作中哀嘆「 中原亂,簪纓散,幾時收?

無望。浮生若夢。只有茶酒相隨、殘度餘生。

南宋《春宴圖卷》局部,製茶情景。

如果說北宋與茶相關的詩詞,透露的是一種盛世的愜意的話,那麼進入南宋後,中國的茶詩、茶詞則在表露風月之際,時常透露出一種時代的哀傷。

隆興北伐失敗七年後,南宋孝宗乾道七年(1171年),主戰派王炎主政川陝,47歲的陸游成為王炎的幕僚,在駐軍南鄭前線時,王炎委託陸游草擬驅逐金人、收復中原的戰略計劃,陸游遂寫下了《平戎策》。

作為南渡官員的後代,陸游從小就在父輩們激烈討論如何收復中原的家庭氛圍中成長,也因此,陸游也一直期待著能夠參與北伐、光復先人故土。在這一時期,陸游經常跟隨軍隊到駱谷口、仙人原、定軍山等宋金對峙的前線探視考察,並到大散關巡邏,然而他不會想到的是,王炎很快就被調離前線,幕府解散,陸游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親臨前線、參與北伐的機會由此煙消雲散。

第二年(1172年),陸游被調任為成都府路安撫司參議官,這是一個閑職,陸游無奈騎著驢,進入了四川。也就是這一年,在回復堂兄陸升之(字仲高)的《漁家傲(寄仲高)》中,陸游寫道:

東望山陰何處是。往來一萬三千里。
寫得家書空滿紙。流清淚。書回已是明年事。

寄語紅橋橋下水。扁舟何日尋兄弟。
行遍天涯真老矣。愁無寐。鬢絲幾縷茶煙裡。

在遠離南渡後的家鄉山陰(今浙江紹興)的日子裡,陸游參與北伐的壯志難酬,又一個人閒居四川,與家鄉和親人相去萬里,在「 愁無寐 」的日子裡,他已生白髮,時常伴著雲煙和清茶度日。

作為詩詞界的「 茶神 」,陸游一生共留下9000多首詩詞,其中有300多首與茶有關,是傳世茶詩茶詞最多的詩人。

但陸游並不能見證北伐的成功,就在陸游去世前三年(1207年),由韓侂冑主持的開禧北伐也宣告失敗,為了與金人議和,南宋朝內的主和派、禮部侍郎史彌遠甚至與楊皇后合作,割下了力主北伐的韓侂冑的人頭,與金人進行議和。

後世人常說,南宋一代從始至終,從來不缺忠肝義膽、傾心為國的仁人誌士,可惜的是,南宋的主政者卻從來愧對英雄、辜負英雄,置身一個軍事孱弱、主政者或懦弱、或無能、或昏庸黑暗的時代,這是英雄和仁人誌士的悲劇,也是中國歷史的悲劇。

南宋 劉松年《攆茶圖》局部。

但時代並非不曾賦予機會。南宋理宗端平元年(1234年),日益崛起的蒙古人相約南宋一起攻滅金國,儘管有著唇亡齒寒的危險,但渴望光復故土的南宋政府還是出師北伐,並收復了位於河南的原北宋東京開封府(今河南開封)、西京河南府(今河南洛陽)和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等三京故地,實現了岳飛一生都沒實現的夢想,但由於糧草不濟和兵力孱弱等原因,南宋大軍卻被繼金兵之後的蒙古兵所敗,以致取得的失地再次淪陷,史稱端平入洛。

不僅如此,蒙古騎兵隨後蜂擁南侵,揭開了此後長達46年(1234-1279年)的宋元戰爭序幕。

作為宋寧宗嘉定十年(1217年)的狀元,詞人吳潛早在端平入洛之前,就曾經憂心忡忡地上書宋理宗說,在軍隊缺乏充分訓練、和後勤供應難以及時保障的情況下,以南宋的步兵貿然北伐與蒙古騎兵作戰,在北方平原缺乏優勢,但立功心切的宋理宗不顧眾多大臣和前線將帥的反對力主出兵,最終功虧一簣。

端平入洛失敗後,蒙古騎兵多次南下,試圖滅亡南宋,宋理宗開慶元年(1259年),蒙古大軍進攻華中重鎮武漢,以致京都臨安(杭州)震動,危難之際,宋理宗起用吳潛作為左丞相兼樞密使,吳潛則對言說:

「 臣年將七十,捐軀致命,所不敢辭。 」

面對洶湧南下的蒙古大軍,吳潛對屬下說:

「 我年近七十,鬢髮如霜,讓我上前線捐軀致命,也在所不辭,感到痛心的是元兵壓境,大宋危在旦夕! 」

儘管形勢危如累卵,南宋的內鬥卻永不終止,由於在立太子的問題上得罪了宋理宗,加上權臣賈似道鼓動諫臣集體攻擊,因此拜相僅半年的吳潛旋即被罷免,被貶謫到循州(今廣東惠州)。

賈似道則必欲殺死吳潛,以獨攬大權,於是賈似道指使手下劉宗申為循州知州,劉宗申於是以宴請的名義,將吳潛用毒酒毒死。

吳潛之死,是在宋理宗景定三年(1262年),此時,距離南宋滅亡(1279年),僅有17年時間。

此前,在端平入洛失敗後,吳潛曾經在《踏莎行》中寫道:

紅藥將殘,綠荷初展。森森竹里閑庭院。
一爐香燼一甌茶,隔牆聽得黃鸝囀。

陌上春歸,水邊人遠。盡將前事思量遍。
流光冉冉為誰忙,小橋佇立斜陽晚。

南宋一代,曾經出過三位狀元詞人,分別是張孝祥、吳潛和文天祥,其中吳潛和文天祥更是成為狀元宰相。這三位狀元詞人壯懷激烈,但卻壯志難酬,其中吳潛是死於南宋奸臣之手,文天祥則是力戰不屈最終被俘後殉國。

或許,在「 一爐香燼一甌茶 」,「 盡將前事思量遍 」的時候,明白朝堂凶險,卻在元兵入侵時仍然義無反顧、勇擔大任的吳潛,就已明白自己的宿命所在,從岳飛到韓侂冑到吳潛,南宋朝政的黑暗,遠超英雄所能想像。

南宋佚名:鬥漿圖。

吳潛遇害後13年(1275年),在南宋朝堂弄權二十多年的賈似道最終被殺,但此時南宋已危在旦夕,1276年,蒙古大軍最終兵臨南宋首都臨安城下,時任南宋太皇太后的謝道清帶著5歲的宋恭帝出降,臨安淪陷。

臨安陷落後,陸秀夫、張世傑、文天祥等人又繼續擁戴宋端宗趙昰力抗元兵,宋端宗死後,陸秀夫等人又擁戴宋帝昺進行抗戰,最終在1279年,南宋殘餘十萬軍民在崖山海戰中兵敗,十萬軍民或戰死、或不甘投降元兵跳海自殺,最終集體殉國,南宋自此滅亡。

南宋已死,但不少遺臣仍在,作為宋理宗寶祐四年(1256年)進士,詞人陳著(1214-1297年)則在南宋滅亡後隱匿不仕,清貧度過餘生。

在人生的最後時光裡,他在元人的統治淫威下,寫詞表述心懷,在《鵲橋仙(次韻元春兄)》中他寫道:

兄年八十,弟今年幾,亦是七旬有九。
人生取數已為多,更休問、前程無有。

家貧是苦,算來又好,見得平生操守。
杯茶盞水也風流,莫負了、桂時菊候。

在改朝換代的歷史風雲中,他在「 杯茶盞水也風流 」的清貧生活中,默默懷念著南宋往事,以示余生仍然效忠南宋的「 平生操守 」。

而在1279年南宋徹底滅亡以後,那些曾經發展至巔峰極致的宋代茶藝文化,也逐漸走向消亡,因為入主中原的蒙古人是游牧民族,他們不喜歡宋人這種精細的茶藝。

於是,在宋亡以後,曾經精緻的龍鳳團餅茶逐漸消失,中國的品茶方式,逐漸走向簡單化的散茶品茗,曾經發展到巔峰極致的宋茶工藝逐漸趨於消亡。到了1391年,建立明朝的朱元璋下令徹底廢除龍鳳團餅茶的製作,散茶最終定型成為中華帝國朝野上下的品茗主流。

宋人精緻生活的風流已逝,那時,時代風雲激蕩之後,只剩下陳著的「 桂時菊候 」和一杯清茶,來追思前朝往事了。

來源    最愛歷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