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後的今天,才意識到這片子有多「神」

传染病

文:魚叔

有一部10年前的電影,最近又火了。

而且火得令人毛骨悚然、細思極恐。

我們如今在中國大地上看到的魔幻事件,

在這部片裡都能一一找到對應。

簡直是一則災難預言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了此次疫情,我根本無法體會到。

原來所謂的「現在」,不過是又一次歷史的重蹈覆轍而已——

《傳染病》

Contagion

這部 2011 年的老電影,豆瓣和 IMDb 上都只有 6.6 分。

一度被認為很平庸。

但新冠病毒全球爆發後,

它在英國 iTunes 上的銷量火速上升至第 8 名

《新科學家》雜誌(New Scientist)曾如此評價:

少有好萊塢的商業片能像本片一樣,在科學事實上投入這麼多功夫。

片方為此請來專門的醫學顧問:

哥倫比亞大學感染和免疫中心的 Ian Lipkin 教授

以保證內容的科學與嚴謹。

這讓這部影片,更像是一場提前演習,預言各個擊中靶心。

故事聚焦的是一場蔓延全球的傳染病。

源頭是一種新型病毒 MEV-1

一切都來得太快。

去香港出差的女高管,回到美國後發熱並咳嗽。

僅僅 4 天后,突然倒地。全身抽搐,口吐白沫,迅速死亡。

就在同一天,女高管的兒子也停止了呼吸。

吐出的白沫會腐蝕皮膚,死狀很慘。

前方高能預警

香港和東京也出現類似死亡病例。並隨著便捷的現代交通迅速擴散。

在短短 100 多天時間裡,奪取了全球 2600 萬人的生命

本片採用群像敘事方式。

描述了感染者、病患家人、醫護人員、政府官員、媒體和普通民眾在疫情中的心態和行動。

最神奇的地方在於。每一處蛛絲馬跡,在如今的現實裡都能找到映照。

1、病毒傳染速度極快

同樣是呼吸道疾病,不僅通過飛沫,還能通過表面接觸傳播。

該病毒可以在物體表面存活。比如門把手、公交車扶手、水龍頭、電梯按鈕等。

通過各種接觸活動,病毒沾染到了手上。

而一個人平均每天用手觸碰自己的臉頰,多達2000-3000

於是,病毒就通過口、鼻子、眼睛等黏膜部位進入身體。

更可怕的,也存在超級傳染源:

無症狀感染者。攜帶病毒,不知不覺中向更廣範圍散播。

新型冠狀病毒早期,專家們只讓大家戴口罩。後來發現,近距離接觸患者的醫護人員還需要配備護目鏡。

如今在患者糞便裡、門把手上均檢測到了活病毒。

所以勤洗手和不出門,真的是保命祕籍。

2、疫情爆發正值全國性節日

片中疫情初期,正值西方的感恩節。購物中心和交通樞紐人流密集,大量家庭團聚熱鬧舉行。

這意味,會產生大量的人與人親密接觸。傳染概率暴增

此次新冠病毒的蔓延初期,也是恰逢中國人的春節。

繁忙的春運,將病毒的擴散推向了極致。

各省已經多次發生了「聚集性」病例,大多是因為走親訪友、紅白喜事造成的。

3、有人趁機發「國難財」

裘·德洛飾演一個野心勃勃的記者。它以博客為平台,專門追蹤第一手的疫情信息。

因為政府最初實行「維穩」策略,對外隱瞞了真實情況。

這導致民眾對政府喪失信任,轉而相信「敢於說真話」裘·德洛的每一個詞。

之後他開始勾結製藥商賺錢。謊稱自己感染了病毒,直播自己喝一種名為「連翹」的中草藥製品。幾天後,奇蹟般地「痊癒」了。

此後,大量民眾湧入藥店,排隊買連翹。並發生了暴力搶藥案件。

這導致,本來健康的人,因為暴露在人群裡,反而被感染了

對比我們國內。前一陣,某報發表了「雙黃連可抑制新冠狀病毒」的消息。民眾被誤導,連夜排隊搶購。甚至雙黃蓮蓉月餅都脫銷。

直到上海藥物所因拿不出臨床數據,只得回應稱「科學的事情我們也不想說得太過」,這一波搶購熱潮才有所停息。

但根據各大藥店平台悉數售空的情形看,相關藥廠應該大賺了一筆。

影片裡的記者,經此一役賺下了 450 萬美元。最後全身而退。

就像他說的「一個人死去,另外一個人從他的死亡中牟利」。

這種事情,還在源源不斷上演。

4、醫護人員擋在前面

凱特·溫斯萊特飾演一名防疫醫生。

不僅負責調查女高管(第一例發病者)的死因;還指揮部署相關防疫措施。

很久都沒睡過一個整覺,沒吃過一頓熱飯。可終究,她還是感染了。

當天晚上她打電話給領導,一邊忍住顫抖的聲音,一邊還在抱歉無法完成工作

在生命的最後關頭,虛弱不已。隔壁床的病人因為沒有新的毯子,全身發抖。

她使勁力氣,想把自己身上的羽絨服扔給他。

最後,她死了。連個裹屍袋都沒有,就這麼被匆忙裝進一個塑料袋裡。排入坑中,被深土掩埋。

此次疫情裡,最令人心疼的,也是我們的醫護人員。

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身患漸凍症。拖著一瘸一拐的身體,始終戰鬥在第一線。

疑似感染的醫生,擔心傳染給別人,不敢上車,一路小跑為物資運輸車引路。

這麼多護士人員,為了節省防護服和口罩,不吃不喝連續工作。

由於長時間佩戴防護用品,他們的臉上被勒出了道道痕跡。

大部分人是利己的,這是人性。而小部分人,則因為擁有超高的道德感,令人景仰。

魚叔不提倡空口讚美高尚。除了言語之外,更應該給予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實質性的物質獎勵

這是他們應得的。

5、「特權階層」侵占、浪費資源

影片還描繪了一種更為極端的情形:

因為病毒傳染性極強,醫療資源不足,無法對所有醫護人員做到充分的防護。護士們因此相繼罷工

此處應當說明的是。

身為旁邊者,我們不應當指責此時罷工的護士們「怕死」「窩囊」。

而是在缺乏基本醫療防護的處境下,他們不想去做無謂的犧牲,並且進一步擴大感染群體。

你不能逼著人去做英雄。但直接後果是,被感染的凱特·溫斯萊特無法得到充分的照料。

國土安全局的領導,想要安排飛機把她接回華盛頓。相關負責人說,不可能花費這麼大資源去救某一個人。

即便是這麼一個前期已經為防疫工作做出過巨大貢獻的人,也被一視同仁。

可轉頭呢?卻安排了專機,飛往芝加哥把某個國會議員接回來

更諷刺的是。醫護人員,是因為拯救病人被感染的,卻得不到救治。

而那個國會議員,不過是因為感恩節與家人團聚感染,立馬得到最高等級的防護。

這件事的現實對照,不需要魚叔多講。某會攔截捐贈物資,某車牌大搖大擺搬走一箱口罩。

疫情之前,「特權」的囂張顯得尤為刺眼。

6、解藥如果出現,誰先得救?

國內研製病毒疫苗的工作仍在緊鑼密集地開展中。國外相關機構研也傳出可能有表現突出的特效藥。

影片裡,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員,為了儘快測試疫苗效果,不惜直接在自己身上測試。相當於拿自己當小白鼠。

所幸,疫苗有效。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

全國上下高度恐慌,人人都渴求疫苗,但疫苗的產出卻是相當有限的。

企業至少需要 90 天才能生產出第一批。誰最先接種呢?

政府採取的方式是——搖號。

在號碼球寫上生日,抽到哪一天,相應那天出生的人享有優先接種權。

第一波,是 3 月 10 號出生的人

第二波,是 11 月 11 日出生的人

第三波…

或生或死,全憑運氣了。有的人不願意遵守這個規則。

暴力搶奪和綁架案層出不窮。

他們頭戴面罩,手持武器,闖入政府官員的死人住所,企圖找到疫苗。有人綁架了 WHO 的工作人員,以此要挾。

混亂,是這場病毒帶來的最大後遺症。

7、蝙蝠,大自然的死亡教訓

疫苗批量生產後,人類仿佛走向了充滿希望的未來。

但影片鏡頭一轉,瞄準了病毒起源

人類砍伐森林,破壞了蝙蝠的棲居地。

蝙蝠只好寄居在附近養豬場的橫梁上。

它們食用過的水果殘骸,掉落在豬圈裡,又被豬食用。

這些豬,進入活禽肉類市場,被人觸摸,被人食用。

其中一塊肉,流入到了高檔餐館的廚房。

 

而那位跨國公司的女高管,與大廚親切握手後,成功感染上了病毒。

繼而疫情蔓延到全球。

影片中 MEV-1 病毒的原型,是 1998-1999 年肆虐馬拉西亞的 Nipah 病毒

當時感染了 256 人,死亡 105 人。

人,自詡站在食物鏈頂端,

其實是一種傲慢。

對大自然懷有謙卑和敬意,或許才是人類得以存在的根基。

影片裡的疫情,持續了 135 天。嚴重到整個美國經濟陷入停擺。

民眾打砸搶藥店,糧食短缺,街上燃燒的房屋沒有消防員解決。

儼然世界末日。

來源:獨立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