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個蠢貨,長得好看又怎樣

短視頻

文: 安娜 

前天(4月23日),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芒果TV等國內超70家影視傳媒單位攜524位藝人發布了一分聯署倡議書,再次呼籲國家對短視頻平台推進版權內容的「 合規 」管理。

短視頻

為什麼說再次?

因為不久前的4月9日,這些影視傳媒公司就聯合行業協會發表聯合聲明,將對網絡上針對影視作品內容未經授權進行的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行為,發起法律維權行動。

很多影視業的知名公司參與了這次倡議,比如華策影視(浙江)、天意影視(浙江)、尚世影業(上海)、新麗傳媒(上海)和華視娛樂(南京)等。

具名倡議的524位明星,一排排閃閃發光的名字:迪麗熱巴、趙麗穎、楊冪、李冰冰、楊超越、楊穎、肖戰、楊紫、李一桐、劉濤、陳數等等。

你沒看錯,在相對自由的創作環境中茁壯生長起來的影視公司,吃飽喝足積蓄了能量,開始要收拾和打擊圍繞著影視行業進行再創造的中小微從業者了。

以視頻侵權(版權)的名義。

再優秀的影視作品,拍攝也是為了出售盈利,一旦公映,以目前還算豐富的播放渠道和不斷升級的數字技術,短視頻行業的從業者並不難取得相關影視素材的複製件。所以我們才能在大大小小的視頻網站上,看到很多圍繞著影視作品進行再創作的小視頻。

短視頻

B站針對影視作品二次創作有詳細分類,下設短片、預告和資訊、影視雜談,以及影視剪輯四個分區,影視區UP主已達百萬量級。

抖音和快手平台上也類似,一些名稱中帶有「 影視剪輯 」的賬號,據說粉絲量可達500萬量級。

可以說,這是一個鬱鬱蔥蔥花繁葉茂的行業,吸引了大量有一定剪輯、審美能力和市場洞察力的年輕人參與其中,靠輸出有趣好玩的短視頻滿足大眾的娛樂需求。

本來挺好的,不料半路殺出了版權問題。

版權作為知識產權的一種,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權利,而是從錯誤觀念上想像出來的偽權利。即使全世界都認為應該保護知識產權,也不能說明它就是對的。

知識產權,是所有經濟學愛好者前行路上繞不過去的一個坑,想明白了知識產權的偽權利本質,差不多也真正理解了權利的含義。

對此,張是之老師的瀟灑長文《知識產權的僭妄》裡有嚴謹細緻的說明,我將它貼在文章底部,歡迎閱讀。我在本話題標籤裡也有一些文章可供分享,這裡不再詳述。

簡單來說,這世上沒有脫離財產權的權利。一部電影,一本書,一件商品,未在公開渠道上發布、未流入公眾視野之前,其所有者自然擁有對它們的產權。

但一旦作品公映或產品上市,由於數字信息易於COPY轉發,商品易於被模仿拆解,原件所有者其實無法控制它們在公開透明的市場上被複製和仿造。

原件所有者只擁有對手頭原件的產權,而市場上由其他產權人生產出來的複製件和模仿品已經是另外的東西,原件者並不擁有對它們的產權。

看看電影《我的姐姐》的二次創造作品。

視頻二次創作者不偷不搶,利用公開渠道上取得的素材,進行剪輯排列,借助藝術化手段,添加內容,重組畫面,優化音效,體現豐富的藝術效果。甚至為了增加吸引力,有些作品還要額外拍攝補增新的劇情,以達到創造者想要的視聽效果。

可以說,再次創作後的作品跟原件已經沒有關係,它們的存在也沒有影響原創者對其原作品的支配。

所以,影視作品的版權跟信息和知識的「 產權 」一樣,完全沒有道理,它已脫離財產,不應當成為法律保護的對象。

當然有人會說,剪輯視頻的存在,確實可能會分流一部分原作品的消費者,這難道不是對原作品的傷害嗎?

當然不是。

傷害,必然要以影響支配權為前提。小偷搶走我的一百元,影響我對這一百元的支配權,這是傷害。後媽將我反鎖在房內禁止我外出,影響了我對自己人身的支配權,這是傷害。

一部電影COPY件被剪輯壓縮成短視頻在網絡流傳,卻根本找不到被害者。

可能的消費者分流只是一種腦補和想像。即便我看了十分鐘的壓縮片後真的不想進影院觀看原版了,其實也沒有傷害原版,因為原版的擁有者不可能對沒有發生過的交易收益聲明權利。

不但不是侵權,二次創作的加入,反而可以為原作引流廣告,讓更多人注意到。

正如佈滿支流的河水才能湧向四面八方,再創作作品的存在也像我們身體裡的毛細血管一樣能讓血液流遍全身,這對作品和演員本身,是一個擴大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過程。

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版權這種非財產的東西納入被保護的產權體系,產生立法,既不可欲也不正義,只會對市場上的模仿者、跟隨者和二次創造者造成真正的侵犯和傷害。

而春蘭秋菊各擅勝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本事,彼此模仿、你追我趕、競爭合作的這種原本非常自然的人類共存模式,在各種反產權的偽權利法規下面,漸漸變成了所有人對所有人的戰爭。

專利,商標,版權,壟斷……都是這種東西。

在沒有這些概念的時候,人與人之間哪有這麼多紛爭和官司,踏踏實實各憑本事吃飯。現在倒好,文明世界裡,各種不該有的法律滿天飛舞,今天我告你抄襲,明天你告我侵權,後天他被告二選一。

也因此,人們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用於相互提防和相互傾軋,再無更多精力用來提升競爭能力。

在我看來,這正是一個現代版的人類霍布斯叢林。

 

來源      安娜的三千亂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