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66元一支的鍾薛高讓我想起5毛錢的小布丁時代

過完端午就是正正經經的夏天了,不僅太陽在7點多把我曬醒,蟬也在窗外滋兒哇地撩撥我的心弦,夏天它真真切切的來臨,我不禁想嗦上幾根雪糕以”抵抗”夏天。

好巧不巧,這時鍾薛高以66元一支的價格衝上熱搜,走進我的視野。

且不談這「66元一支」是智商稅還是物超(有)所值,畢竟院辦還沒有這個閒錢去測評它,但這個事件卻瞬間勾起那些組成我童年的各大雪糕

那些跟在爸媽屁股後面去批發店抱回一大袋雪糕放進單門冰箱裡凍著,然後躺在床上看著還珠格格,不知不覺就吃掉五根的舒服日子已經被狗吃了,不知不覺我也二十幾歲了。

1990年以後出生的院辦,一生中嗜雪糕如命的這個階段,恰好是中國雪糕的大爆炸時期。 從叼着兩毛錢一根的糖水冰棒四處遊蕩,到小學時以小布丁為貨幣單位吹牛打賭,再到咬著牙請喜歡的姑娘吃三十塊一個球的義大利霜淇淋,人民幣在膨脹,雪糕變得花枝招展,院辦卻越來越窮。

光明奶磚的照片還印在全家的冰櫃上,可是院辦找遍整個城市的全家也沒有發現一塊光明奶磚。 那些陌生而遙遠的夏天,追逐打鬧的院子,白花花的太陽,沒完沒了的蟬鳴,究竟存在過嗎?

要是沒有那些雪糕,這一切都不算數。

老粉的你可能看到這裡會嗅到一絲味道:「這文章咋像是4年前看過的《中國雪糕簡史》? ”

沒錯,我可以明目張膽的回答:”是的。 ”

雖然沒啥改動,但這份情誼永不變,畢竟4年後的我仍未實現雪糕自由。

正如小野洋子說過的:「有輕微調整,儘管調整並不重要。 ”

好了,正文開始。

一、雪糕的中古時代

年幼的院辦第一次吃到的雪糕,是一種又長又直、只有甜味的冰棍,現在已經沒有圖片傳世了。 自行車後座綁著保溫箱的阿姨停車下來,掀開保溫箱上的厚棉被,站在樹蔭底下一陣叫賣,就能吸引來一群流著鼻涕、眼神裡充滿慾望的小孩。

可能那時候還沒有太多拐賣兒童的壞人,雖然我幼稚園還沒畢業,但是只要我的青梅竹馬吳大毛來接我,我媽就允許我走路去上學。 我們每人出一毛錢,找賣雪糕的漂亮阿姨買一根冰棍,你一口我一口地邊走邊吃,毫無顧忌地咽下對方的口水。

後來,更衛生的冰棒分享裝出現了,那就是七個小矮人。 撕開薄薄的塑膠包裝紙,七個五顏六色的矮冰棒依偎在一起,只要在座的不是剛好七位小夥伴,冰棒的分法就永遠是一個考驗友誼的問題。

小孩子們往往不會客氣到冰棒都化了還沒人吃,但我每次謙讓完都還想再吃一個。 所以零花錢豐裕之後的我最喜歡做的,就是自己買一包躲在家裡,悄咪咪地獨吞所有的小矮人。

雪糕製造商大概知道這種奇數的孤獨,所以創造了雙棒雪糕。 這種奶油味的分享往往發生在更親密的人之間,比如我媽打完我,買一個雙棒分我一半。 比如我打完吳大毛,買一個雙棒分他一半。 雙棒雪糕寓意不在好基友共分享,而是斯德哥爾摩症的養成。

當時還有一種雪糕大家也喜歡分而食之,那就是天冰大果。 外面是一圈厚厚的果味冰棒,中間空出來裝奶油霜淇淋,由於體型過於粗壯,被我們稱為”墩兒”。 很多人冒著凍掉大牙的危險整隻地啃,但我會用小勺把裡面的奶油掏空,然後慷慨地將外面柳丁味的冰殼贈予吳大毛。

還有一個大個子叫大頭火炬,上面是火炬形狀的奶油帶一層巧克力脆皮,下面是蛋筒。 由於頭實在是太大了,開吃之後,總是容易掉下來。

而同時期的大城市上海,光明牌鹽水棒冰正如日中天,這種甜中帶鹹的味道應該非常解渴,然而我並沒有吃過。 據說這種冰棒在50年代光明還叫”益民食品廠”的時候就已經火了。

我吃過光明三色杯,白色是香草味的,粉色是草莓味的,棕色是巧克力味的。 我有不知道從哪個顏色吃起的選擇恐懼症,最後三個顏色一勺帶過。

光明牌奶磚則是上海人民的哈根達斯,奶味非常濃郁,口感細膩。 有人切塊吃,有人放在碗裡等它化成圓柱形再吃,有人澆雪碧或可樂吃,那是走在歷史車輪前面的自製麥樂酷。

八十年代,一塊115克的奶磚賣一元錢,在我小時候已經漲到了兩塊五,不知道現在去哪裡才能買到。

二、雪糕的大航海時代

我們曾經最愛的娃娃頭雪糕,它的頭其實應該是一個義大利頭,因為它是由義大利引進的幾條生產線製作的,零售賣一塊錢一個。 撕開包裝紙后,我總是要糾結一下先吃帽子還是頭。 這種雪糕是天然的表情包,打開前完全不知道有怎樣的驚喜等待著我們。

它的臉在中國被大量模仿,掌握了這種複雜工藝的伊利緊隨其後推出了自己的娃娃頭,叫小雪生,現在還能買到,大概三塊錢。

後來,大概是院辦快從小學畢業的時候,極具惡搞趣味的綠舌頭風靡了黃河上下大江南北。 綠舌頭是和路雪一款把果凍和雪糕完美結合的神奇雪糕,一塊五一根,剛從冰箱裡拿出來是硬的,在嘴裏含一會兒就會變軟。

對於頭腦和力氣都發育得差不多了的初中野猴子們來說,這是天然的整蠱利器。

旺旺碎碎冰此時也開始在超市和小賣部的冰櫃裡大量出現,掀起了長直冰棍的復興風潮。

在外國雪糕資本深入內地的同時,大廣東的民族雪糕五羊牌也在傲視群雄。 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五羊牌就開始進軍冷飲領域。 五羊牌雪糕一誕生便成為華南獨霸一方的消夏良品。 五羊牌甜筒剛面世時賣3角4分錢,我們小時候賣一塊五,到現在已經漲到了3元。

除了味道層出不窮的五羊甜筒,還有紅綠燈、飛魚脆皮、紅豆批、綠豆批和現在已經消失了的蛋奶批。 院辦 Morton 說,蛋奶批的味道比我們小時候在防疫站吃的那種糖豆(脊髓灰質炎減毒活疫苗糖丸)還要香濃。

據說大院好幾位院辦都是吃家庭裝五羊雪糕配白粥長大的。 作為唯一的北佬,本院辦對這種極具地方特色的嬰兒餵養配方躍躍欲試。 經本院辦觀察發現,這樣長大的孩子打電話催外賣和調解家庭內部矛盾的技能特別厲害。

院辦我立刻非常服氣地跑到小賣部買了五根五羊雪糕填補智商。

外國品牌紛至遝來的同時,無數種不同品牌的老冰棍披著懷舊的外皮冒了出來,堪稱雪糕界的文藝復興。

事實上這種熱潮至今仍在延續。 院辦我已經對商業街邊紅衛兵打扮的賣冰棍少男少女審美疲勞了。

三、雪糕的帝國主義階段

在境外奶油勢力的衝擊下,傳統的糖水冰棍消失了,國內許多雪糕品牌在努力複刻”老冰棍”。 而在遙遠的內蒙古呼和浩特,奶製品巨擘伊利和它的影分身蒙牛開始孜孜不倦地製作奶油雪糕,比如伊利牧場小布丁和蒙牛布丁雪糕。

小布丁是謎一樣的存在,我一開始說的連吃五根就是小布丁。 那時候還沒有人對著食物用”吸”這個字,但當時癱在床上的我對於小布丁的需求的確很像那回事。

但小布丁和布丁雪糕之爭還不算那個階段的真正開始。

當伊利推出冰工廠,蒙牛就推出冰+

當蒙牛推出綠色心情,伊利就推出伊利心情

當伊利和蒙牛連相似產品的名字都取不動了,它們分別叫香雪兒杯和香雪杯

我們才知道這兩個坐落在同一城市的雪糕霸主的壟斷競爭已經到了何種令人髮指的地步。

歷數雪糕界各路英雄,東邪有光明,西毒有天冰,南帝是五羊,這些都是割據一方的諸侯。 但是北丐一位,既不屬於伊利也不屬於蒙牛。 因為,全國哪個地方的群眾沒有吃過小布丁和綠色心情?

它們一旦發力,就廣告轟炸CCAV,給小賣部送冰櫃,使自己的產品傾銷全國。 這,就是不折不扣的雪糕帝國主義。

對此,我只能說,山楂味的冰工廠還挺好吃的,它讓我能在夏天吃到冰糖葫蘆!

至於競爭,就隨便他們吧! 我們是不會做伊利和蒙牛的相似產品測評的,因為它們吃起來全 都差 不多。

不過一週一度的下午茶有了開場白,今天的我會說:”三點幾啦,食支雪糕先啦,以表對夏天的尊重。 ”

 

來源: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辦阿呆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