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經典的香艷「仙人跳」騙局

3個經典的香艷「仙人跳」騙局

01

浙江紹興有一舉子,進京參加會試不第,心情鬱悶,暫寄居在一族兄家裡。

話說這天,舉子說要出去溜達一圈,散散心,可他一出門竟失聯了。

其族兄不免有些擔心。

還好,十餘天後舉子呼哧帶喘地跑了回來…

只是,衣衫不整,只穿一條底褲,小臉蠟白,面無人色。

族兄驚問:「老弟,這十來天你跑哪兒去了,天這麼涼,咋還玩起了裸奔?」

(明清時,科舉考試多在秋季舉行,名秋闈。故,事發時間應為秋天。)

待舉子細述其遭遇後,其族兄捧腹大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

原來,那日舉子在京城四處溜達看風景,當他行至西四牌樓一曲裡拐彎小巷時,看到一家人門上有「荷包出售」之廣告。

欲買一個荷包。

咣咣咣,一陣敲門…

門扇隨之微啓一窄縫兒,一個人面桃花、巧笑倩兮的小娘子遞過一枚荷包。

可是,舉子一端詳,這荷包咋是舊的:「有新的不?」

小娘子打量了一下這舉子衣著不俗,便笑著說:「客官,欲買新荷包,裡面請!」

於是,她引導舉子登堂入室,端茶倒水,然後大談特談詩與遠方,絕口不提荷包之事。

舉子重提荷包,她仍將那枚荷包遞過來:「我家只有這一枚荷包。」

「為何門上還作出售荷包廣告?」舉子不解其意。

小娘子莞爾一笑:「所售非此荷包也!」

「啥意思?」舉子有點懵圈,不過一見她那媚眼如絲、銷魂蝕骨的笑臉,立時會意,遂言語調之,動手撩之。

不想,小娘子忙避其鹹豬手,正色道:「我這荷包可貴呀!」

舉子已上腦,忙把銀票一股腦全掏出來。

小娘子見厚厚一遝這些銀票,嫣然一笑,兩人遂入內室,一場馬賽克…

沒過幾天,小娘子便提醒他,銀子已花光了。

「錢都不是事兒,我自有辦法!」舉子拍著胸脯打包票。

如是再三敷衍,終於出事了。

(《清刑律·人命》:「凡妻妾與人姦通而於姦所親獲姦夫姦婦,登時殺死者勿論…」)

是日,舉子與小娘子剛睡下,就聽前院有男子吵吵巴火,聲勢如虎。

「壞了,我男人回來了!」小娘子一骨碌爬起來,「快,快跑,否則要出人命了!」

小娘子忙引舉子出北門、翻後牆而走。

倉促之間,他來不及穿衣,套上大褲衩子便撒丫子開溜。

街坊四鄰聽聞舉子此番遭遇,皆嗮笑曰:「他這是讓人坑了!」

紹興某生,應京兆試入都,不售,寓其族子家。一日忽失之,十餘日乃返,則止一褲,面無人色。問旬餘何往,何狼狽至此,某縷述所遭,乃可捧腹,蓋其日某閑行入內城,至西四牌樓一曲巷中,見有一家門署「荷包出售」四字,乃叩門欲買荷包…一日方共臥,忽有男子至其庭,聲如虎。婦曰:「殆矣!吾夫歸矣,不去必血其刃。」乃導某出北牖,使逾後垣去。某倉卒不得衣,故止一褲也…

02

在蘇州閶門外李家巷,有一裁縫師傅手藝不錯,家境已然奔小康。

為敘述方便,姑且叫李裁縫。

按說,李裁縫平素多與女人打交道,可他年過三十還沒搞到一媳婦兒。

至於個中緣由,書中未表。

大概齊,不差錢的李裁縫也是一顏值控,想找一膚白貌美、嫵媚動人的漂亮小媳婦兒。

這不,機會終於來了。

是日,李裁縫在江邊遛彎時,便相中了一位。

顏值如何?

偶見江北篷船一女子,頗有姿首,悅之。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雖有大江阻隔,李裁縫仍一見傾心,足見其姿容不俗。

那個時候,結婚沒那麼容易,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不過,李裁縫正打瞌睡,便有人遞枕頭。

媒婆來了。

註意,人家是主動登門來為他保媒牽線,且撮合的正是那位大美女。

李裁縫心想,得踩了多大一坨狗屎,才會有如此好運氣。

雖說彩禮有點小貴,需一百大洋,看她貌美如花,也值了。

而且這媒婆很能幹,納彩、問名、納吉、納徵、請期,挺磨嘰的「六禮」程序,現在只剩最後一道程序,親迎。

擇一良辰吉日,李裁縫屁顛屁顛地親往迎娶新娘子過門。

在岳丈家門前,但見新娘子身著吉服頭著紅蓋頭,在家人攙扶下坐進花轎,隨後一大包陪嫁品也放進了花轎裡。

一路吹吹打打,鼓樂齊鳴,花轎很快便到了家門口。

接下來,本該拜天地,入洞房,皆大歡喜的戲碼。

不想,在扶新娘子下轎子時,劇情陡轉。

咋啦?

鼓吹迎歸,將扶女出,則弱不勝衣,玉山傾倒矣,審視之,一草人也。啓視衣包,則磚石也,蓋恐輿輕致疑,故以此壓之。

說這新娘子剛攙出花轎,一步還沒邁出,便翩然跌倒,那紅蓋頭也隨之飄出老遠。

見此情景,眾人嘴巴無不張得老大!

哪有傾國傾城之美人,裡邊坐的是個稻草人。

再從轎中拎出那包沉甸甸的陪嫁,打開一看,一堆磚頭。

至此,李家人方才回過味兒來:「臥槽,這是被人騙了,快去找那媒婆,快…」

少頃,家人回報那媒婆早溜了。

留下李裁縫,立時懵逼,悵然癡立,獃若木雞。

 

蘇州閶門外李繼宗巷有某甲者,以裁縫為業,年逾三十,家亦小康。偶見江北篷船一女子,頗有姿首,悅之。旋有人為之平章,以洋錢一百為聘。議既定,乃擇日迓以彩輿,果見女子以紅巾幕首,數人扶而就輿,並有一衣包,亦置輿中。鼓吹迎歸,將扶女出,則弱不勝衣,玉山傾倒矣,審視之,一草人也。啓視衣包,則磚石也,蓋恐輿輕致疑,故以此壓之。舉家大嘩,亟尋原媒,去如黃鶴矣。某悵然癡立,亦如木偶。

03

上海北鄉有一黃姓男子,妻子李氏姿色不俗,且頗有心機。

俗話說,嫁漢嫁漢,穿衣吃飯。

然鵝,她丈夫就是一窩囊廢,黃家的日子也是老太太過年,一年不如一年。

眼瞅就要揭不開鍋了。

「你一個大男人連老婆都養活不了,尿泡尿兒淹死算了!」李氏沒好語。

話鋒一轉,「要不,把我賣了吧,賣給人家做妾,你可得到百金;賣做妓女,你可得到千金!」

丈夫忙嬉笑討好:「老婆,說啥氣話呀,我這不正想法子嗎?」

李氏突然哈哈一笑:「你個獃木頭,沒聽人說過放白鴿,我們何不也玩一把?」

(滬俗偽鬻妻妾於人,伺間亡歸,謂之放鵓鴿。)

丈夫瞅瞅李氏,心裡一樂,嘿嘿,還別說,還真是個發家致富的好路子。

李氏見丈夫同意,遂商議對策:「…到時你就等著數錢吧。不過你一定要打好配合,千萬不要掉鏈子,千萬。」

於是,夫妻二人遂以兄妹相稱,一番騷操作後,很快便將李氏賣給浦東一曹姓男子為妾,賺了一筆。

黃某拿著錢樂顛顛回家了。

可三天過去了,李氏還沒回來。

按事前約定,她早該回了。

丈夫心裡不免有些著急,便登門拜訪。

李氏開門見是黃某,竟沒啥好臉色。

黃某倒也沒懷疑。

「你這娘們入戲也太深了,錢都到手了,還不抓緊脫身,想啥呢?」

這時,曹姓男子過來一見大舅子來了,忙熱情家裡小住。

唉,接著演吧。

翌日,黃某再三催促李氏快點脫身,不想她竟突然變臉:

「汝鬻我於此,乃謀與我偕遁乎!我至此無返理,汝不速去,我言於主人,縛送官矣。」

說,我在這兒挺好的,你再不走,我立馬告訴我老公去,你就等著吃牢飯吧。

黃某立時明白自己上了老婆的當了,已然雞飛蛋打,只好落荒而逃。

上海北鄉有黃某者,妻李氏頗有姿。而黃貧不能自存,謀於李。李曰:「君為男子,而謀及婦人;無已,請鬻我乎?妾我可百金,妓我可千金也。」黃不可,李曰:「然則放鵓鴿乎?」滬俗偽鬻妻妾於人,伺間亡歸,謂之放鵓鴿。黃從之,偽為兄妹,鬻於浦東曹氏為妾…黃大窘,踉蹌而歸。鵓鴿化為黃鶴,一去而不複返矣。
時至今日,此類香豔騙局,同樣的套路,同樣的配方,結局仍同樣的「酸爽」。

只有潔身自好X3,再深的坑兒也埋不了你。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