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女入殮師:我真的不害怕

「我真的不害怕,人從出生那一刻起,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死亡。」殯葬人朱雨露果斷回答。

  

  朱雨露在寢室內整理妝容,準備去上班。

  圖文丨新京報記者 王飛

  編輯 | 王子誠 殷楠 校對 | 陳荻雁

  這個清明假期,殯葬人朱雨露像眾多同行一樣,堅守在工作崗位。代客祭掃、剪輯視頻,殯葬人的工作內容隨著時代發展,在不斷變化著。

  她說:「我覺得殯葬行業是在世的人對已故親人的緬懷和尊重,也是一種情感寄託,這個不會變。」

  

  4月1日,朱雨露正在準備逝者告別儀式。

  

  每場告別儀式上都要讀四頁紙的祭文,伴隨著現場音樂,每句的停頓都不能有差錯。

  

  4月1日,在告別儀式上,朱雨露認真擦拭逝者塔位

  

  4月1日,在告別儀式上,朱雨露和家屬一起為逝者默哀。

  曾經一檔電視節目邀請殯葬人作為嘉賓,介紹了遺體告別禮儀,讓1997年出生的朱雨露對殯葬行業產生濃厚的興趣。高考結束後,她選擇了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專業。

  2019年,朱雨露畢業後來到天津感恩福座從事殯葬行業,如今已為千餘名逝者服務過。

  

  朱雨露正在整理日常所用的化妝箱。

  

  4月1日,朱雨露換上工作服,準備為逝者進行化妝。

  朱雨露工作的主要內容是為遺體化妝、主持告別儀式、代客祭掃。被問起最多的,就是做這行怕不怕。

  回憶起進入殯葬行業後第一次為逝者化妝時的場景,雙手不由自主地顫抖,讓她記憶深刻。

  朱雨露說,那是一名剛剛逝世不久的逝者,還可以感受到身體的溫度,但雙手顫抖並不是因為害怕,朱雨露表示她並不畏懼給逝者化妝。回想起來,或許是因為逝者家屬在現場,擔心化妝、整容下手重,讓逝者家屬不滿意,太緊張才會雙手顫抖。

  之後,又經過兩三次為逝者化妝、整容,朱雨露的內心開始平靜下來,不再緊張。

  

  朱雨露正在擦拭牌位。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殯葬工作三人一組,主持、拍攝、祭拜,分工明確。

  

  朱雨露按照修改意見調整代客祭掃視頻後發給逝者家屬。

  

  4月3日,朱雨露正在主持線上「雲祭掃」。

  

  休息時,朱雨露(左)在與同事聊天。

  朱雨露說,在學校上《生死哲學》這門課的時候,老師曾告訴她,人生來就是會死的,當人們明白生死是不可逆轉的,大家更能正確看待這個事情。

  對於那個被問得最多的問題,朱雨露回答得很果斷:「我真的不害怕,人從出生那一刻起,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死亡。」

  

  朱雨露望著林中散養的雞說,很嚮往老家的田園生活。

來源:新京報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