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偶像劇20年,楊丞琳張韶涵王心凌們還好嗎?

楊丞琳 張韶涵 王心凌

中年危機放在女明星身上,無疑是更加殘酷的,除了「美」,我們總希望在姐姐們身上看到更多。

在最新一期的《乘風破浪的姐姐2》中,楊丞琳踢館順利晉級。

她唱了一首《年輪說》,開口獨特的嗓音,歌聲耳語般溫柔細膩,有種演唱會現場的質感。

看到彈幕都在討論昔日的可愛教主變成了霸氣全開的「楊姐 」,青春回憶撲面而來。

有人說,台灣樂壇是從最初的張惠妹實力派年代,過渡到蔡依林的偶像派年代,再轉變到楊丞琳、張韶涵、王心凌三小天后的可愛派時代。

這些身影,只要一出現,就可以帶我們穿過幽暗的時間長河,回到那段歲月之中。

千禧年之後的台灣娛樂圈,和上世紀末的香港一樣,群星璀璨、盛產天神。各類教主、教父、天王、天后橫空出世,恍如諸神之戰。

更有許多野心磅礴者,不滿足於在單個領域稱霸,於是便誕生了最早的一批兩棲巨星、三棲明星。

2000年,《流星花園》正準備開拍。

那一年,16歲的楊丞琳加入組合「4 In Love」而出道,一曲《一千零一個願望》紅極一時,後來她在《流星花園》試鏡了3個角色,最終被選為「李真」。

在劇組上工的第一天,楊丞琳就看見不少工作人員圍在一起不知道嘀咕些什麼,過了好一會兒,終於有一個人向她走了過來說:「如果要演別的角色,你可以嗎?」

就這樣,青澀害羞的小優上線了。雖然作為配角,妝發服裝都需要自己打理,但楊丞琳依然感謝《流星花園》帶給自己的機會。

當時的楊丞琳無論去到哪,都被大家「小優」、「小優」地叫。叫了好幾年,「根本沒人知道我的本名是什麼」。

《流星花園》播出後紅遍了亞洲,台灣偶像劇的黃金時代也就此正式開啟。

同樣是2000年,正值高中三年級的王心凌,被前來學校選角的導演張作驥相中,獲得了初次演出的機會。在電視劇《車正在追》中,她出演了「牛奶」一角,也與另一位主演范植偉相識相戀。

當時的王心凌還不知道的是,在接下來的5年中,范植偉將數次劈腿,腳踏N條船,兩人的親密照片也被范植偉公布到網絡上。

一年後,一個名叫張韶涵的19歲女孩從加拿大回到台灣,在偶像劇《永不言棄》中飾演了女主角田羽希。

比起從配角開始演起的楊丞琳和王心凌,第一部戲就擔當女主角的張韶涵,似乎幸運得多。

這三個出身於普通家庭的台灣女孩,將會在未來的十年裡,乘著台灣偶像劇這艘大船,成為最閃耀的存在。

楊丞琳出身於台北一個單親家庭。14歲那年,父親因經營生意失敗,欠下巨額債務,婚姻也走向了終點,楊丞琳父母瞞著她辦了離婚,直到16歲,媽媽才帶著楊丞琳和姐姐離開了父親。

雖然父母離婚了,但母親作為父親當年的擔保人,依然要償還父親留下的900萬債務。幫家裡還債最快的辦法,就是放棄學業進入演藝圈。為了還債,楊丞琳四處奔波,尋找各種出名的方法。

有個關於楊丞琳的段子,說她和同樣要幫家裡還債的林依晨,每次見面的第一句話都是問對方,「你還剩多少錢要還?」

2000年楊丞琳參加了健康美少女的選秀,在超級新人王奪得了月度冠軍,也因此有了機會以「4 in love」組合出道,一首《一千零一個願望》讓少女們的演藝事業正式開啟。

但「4 in love」出道不到三年,就因為遇到台灣921大地震而解散。

王心凌也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中,媽媽一個人帶著王心凌姐弟一起生活,家中經濟窘迫。

有一次家裡窮得只剩下100元台幣,只夠買一份便當給王心凌和弟弟吃。

但好在王心凌遺傳了媽媽的音樂天賦,小時候家裡擺滿了獎盃,那些都是那位「超級會唱歌」的媽媽在各種比賽中所獲得的肯定。「在還沒有生我之前,她是民歌西餐廳的駐唱歌手」。

王心凌媽媽的嗓音條件好,唱功也強,對女兒自然比普通母親更加嚴格。王心凌自己都忘了,出了幾張專輯後,媽媽才表揚她說:你唱得不錯。「我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欣慰。因為她太會唱了,獲得她的認可真的很不容易。」

張韶涵從小就在母親開的牛排館裡打工,端菜、收盤子、洗碗等活,小小的她做得很熟練。

小學六年級時,她隨家人移居加拿大,日子卻並沒有好過起來。父親因心臟病不能正常工作,身為家中長女的張韶涵15歲就擔起了養家的重擔,洗車、送便當等工作她幾乎做了個遍。

17歲,從小熱愛音樂的她參加了「中廣流行之星」歌唱比賽,獲得加拿大賽區第一名,在前往台灣參加總決賽期間被相中簽約。

但她並沒有像楊丞琳和王心凌一樣順利進入演藝圈,比賽結束後,她因為學業未完成返回了加拿大,在那兩年裡,她一邊努力學習音樂,一邊在服裝店上班補貼生活費。

也許是演藝事業的來之不易,這三個女孩都格外珍惜和熱愛這份工作。

2002年,組合解散後,楊丞琳選擇先以主持作為支撐,去《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代班主持,結果一待就是四年多。

就在楊丞琳擔心主持會讓她失去音樂機會時,王心凌在好友的帶領下到大聲經紀公司面試,她當時演唱了陶晶瑩的《離開我》,歌聲裡透露著小女生的勇敢和堅韌,既不頹廢也不悲情,因此被大聲經紀公司相中。

但經過評估,王心凌還必須通過專業的唱跳訓練才能正式簽約出道。

在日本苦練了一年演唱和舞蹈,2003年,王心凌終於發行了首張專輯《Cyndi Begin》,這張專輯裡,一首《當你》唱出了小女生甜甜的小心思。

這首歌的作曲者,是一個叫林俊傑的年輕人,彼時的他還是個剛剛入行的音樂人,沒有發行屬於自己的專輯。

2004年3月,王心凌發行了第二張專輯《愛你》,又在偶像劇《天國的嫁衣》中飾演鄰家女孩陶艾青。

在王心凌拿下2004年台灣年度收視冠軍時,楊丞琳也擔任了偶像劇《惡魔在身邊》的女主角齊悅,並錄製她的第一首單曲《曖昧》。

於此同時,張韶涵已經完成了她的第二個女主角片約,在《海豚灣戀人》裡一夜爆紅。

緊接著,她又在一年發行了2張專輯共24首歌,《遺失的美好》、《快樂崇拜》首首紅遍大街小巷,《歐若拉》更是直接殺進了金曲獎。

僅2009年一年,楊丞琳就有三部偶像劇播出,分別是跟潘瑋柏合作的《不良笑花》、跟汪東城合作的《愛就宅一起》,以及跟羅志祥合作的《海派甜心》。

三部偶像劇的熱播,讓楊丞琳在內地爆紅。她拿到第45屆台灣電視金鐘獎女主角獎,片約也水漲船高,高達5千萬元台幣。

台灣偶像劇就像一條造星流水線,林依晨、陳喬恩、明道、羅志祥、阮經天、羅志祥……幾乎每一個當紅的藝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劇代表作。

楊丞琳和王心凌因為風格相似,總是被拿來對比,她們的歌迷之間也有一些廝殺,但她們二人關係一直很好,私下經常聚在一起。

伴隨著台劇全盛時期生長起來的明星,幾乎都經歷過全年無休的瘋狂工作,最忙的時候,幾天幾夜不能睡覺也是常有的事。但王心凌很想抓住這種忙碌,「新人的時候就是有機會就要把握啊」。

在拍《微笑PASTA》時,拍攝周期緊張,王心凌又要每天往返於取景地和台北,一天只能睡2到5個小時。這種狀態,持續了近半年。

高壓環境下,王心凌緊繃的情緒有些無處釋放,每拍完一檔戲,都會生一場大病。

後來成了前輩,回想起來,她最不後悔的就是曾經的拚命工作,「我鼓勵年輕人不要怕去嘗試,當你真的做完時,回過頭來會發現,原來已經跑到這裡了!我就是這樣子的。」

除了先後出演《天國的嫁衣》、《微笑PASTA》、《桃花小妹》、《愛上查美樂》等電視劇,王心凌在音樂方面更是馬不停蹄。出道的前10年,她發行了12張個人專輯,獲得音樂類獎項101個。

在長期超負荷工作下,2008年,張韶涵突發心臟病。

在她前往加拿大就醫期間,充當她經紀人的母親沒有陪同。等到張韶涵痊癒回家,她才發現母親早已搬走,並且捲走她這些年攢下的幾乎所有積蓄。

2008年,湖南衛視引進《公主小妹》,以8.5%的收視率拿下湖南衛視當年的最佳收視。

這本該是張韶涵事業最高光的一年,但她卻被自己的母親親手推下巔峰。

當時的新專輯《第5季》宣傳被迫中斷,銷量還沒有上一張專輯的零頭多。此後的3年多,她都沒有發行新作品,原本蒸蒸日上的事業就此陷入低迷。

2011年1月19日,這一天是張韶涵的29歲生日。 母親卻在揮霍完積蓄後,因為找不到張韶涵索要贍養費,找上了張韶涵的弟弟,雙方在街上大打出手。

三小天后有著相似的輝煌和困境,卻在中年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

隨著年齡漸長,可愛路線的女明星們逐漸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一方面,台灣偶像劇內容單薄同質,看膩了灰姑娘愛上霸道總裁的觀眾們開始尋覓新的娛樂方式;另一方面,甜美了十幾年的少女進入30+之後,「可愛」逐漸成為了一種束縛。

楊丞琳在一次採訪中直言自己奔三的迷惘,「對人生突然之間有很多的好奇,想要摸索的更多了,有太多的感覺都跟二十幾歲不一樣」。

憑藉《命中注定我愛你》拿下台灣偶像劇收視冠軍的陳喬恩,從2009年之後,逐漸把工作重心轉移到了大陸。但除了2012年在《笑傲江湖》中飾演的東方不敗,她的角色沒能再像當年那樣家喻戶曉。

提起陳喬恩,大家最先想到的,還是只有「陳欣怡」。

陳喬恩並不是個例,曾經璀璨輝煌的台灣偶像劇過完了它的黃金十年,開始漸漸沒落,偶像劇女主角們也從甜美可愛的少女進入了中年轉型的尷尬期。

2005年,楊丞琳第一次上《康熙來了》,在節目裡手把手教小s如何撒嬌。

2006年再次上《康熙》,楊丞琳直接被奉為「可愛教主」。

然而就在2011年再次上《康熙》的時候,她卻一轉從前的態度,表達出了對扮可愛的抗拒:「其實當時真的沒有要走可愛路線,都是因為貴節目給我打了個『可愛教主』的標題,我就莫名其妙當上了可愛教主。」

儘管她為擺脫可愛做了很多努力,但可愛教主的稱號,還是伴隨了她十幾年。

在發第八張專輯《仰望》的時候,她毅然決定徹底改變自己的外在形象,剪去了標誌性的長髮。

剪了中性風的短髮,造型卻依然是之前的甜美路子,短髮配上白色公主裙,有種為了叛逆而叛逆的違和感。

在很多人的固有印象中,楊丞琳始終是那種在熒屏上一派粉嫩、天真無知的瑪麗蘇少女。

王心凌的轉型之路則更不順利,2009年到2011年,她便開始試探性地想轉型為性感路線,發的幾張專輯中,都是可愛中帶著一絲小性感。

2012年,王心凌30歲,專輯風格大轉變,帶著一絲暗黑系加上大紅唇的造型,與之前的甜美風格大相逕庭。

然而觀眾和粉絲們卻並不買單,甚至有人調侃她「用力過猛」。

王心凌自己也感到了風格的束縛,她說「甜心教主」框住了正在長大的自己。不只是音樂,甚至在演戲上也受到影響,總有固定類型的角色找她。

但2015年之後,王心凌還是回歸了甜美風格,連續三張專輯封面都是粉色。

張韶涵還沒來得及遭遇轉型危機,就墜入了近十年的事業低谷。儘管她一再澄清母親的指控都不是事實,但對演藝事業的傷害卻還是無法挽回。

2016年,楊丞琳在《蒙面唱將猜猜猜》上演唱了周杰倫最難唱的歌之一《擱淺》。在揭開面具之後,登上了熱搜第一。大家很是震驚,原來當年那個說話愛噘嘴的楊丞琳,唱功這麼好。

2017年,「閒不住的鐵娘子」出現在了《蒙面唱將》的舞台上,她一開口,大家就被這熟悉的嗓音穿透了,是張韶涵。

她在節目中用一首《是否愛過我》揭面,唱出了她的心聲:闊別歌壇幾年後,你們是否依舊愛我?

隨後的節目中,王心凌也登上了《蒙面唱將》。曾經的三小天后還是我們熟悉的嗓音,唱功也都有進步,但她們的事業巔峰,就像青春一樣,再也回不去了。

明星們進入了中年,曾經電視機前的我們也早已長大變老。

2018年,張韶涵參加《歌手》,她用一首《阿刁》吶喊出她近十年來的心聲:

「甘於平凡,卻不甘於平凡地潰敗。」

「可我還是不會,因為痛就放棄希望。」

36歲的張韶涵正在實現自己的承諾,「要讓更多的好音樂被聽到」。

去年,楊丞琳和王心凌合作了一首《女孩們》,她們用獨特而熟悉的聲線唱著少女成長後的感悟:「經營的是內在,別再迷失,不再虧待了自己」,相似的聲線交纏在一起是雙倍的溫柔,她們勸告女孩:「自由自在,身為女孩,請自愛」。

35歲之後,曾經被嘲扮性感用力過猛的王心凌,不再著急擺脫過往。如果大家期待在她身上看到的反差是要去假裝另一個自己,她寧願做回自己。

如果有朝一日自己當了奶奶,王心凌應該還是會對子孫們說,自己以前就是甜心教主。「在我的心目中,少女心應該是不分年齡的。甜美的感覺,它不是我的包袱,它應該是我與生俱來的一種特色。」

如今的王心凌已經許久沒有接拍電視劇,她說如果現在再出演「傻白甜」的話,應該會跟以前的演法不一樣了。但她更希望演一些與自己的外形風格有反差的作品。

能留在浪姐的舞台,楊丞琳很是興奮,因為又有一個舞台可以讓她做想要做的事情了。

前陣子,張韶涵在《天賜的聲音2》裡,首次回應當年那件差點將她人生毀掉的事件。

當年事情發酵,公司逼著她出來跟大眾道歉。時隔十幾年,她紅著眼眶,卻依然態度堅決,我沒做錯,為什麼要道歉?

年輕時的張韶涵,一直生活在別人期待裡,穿什麼衣服、做什麼造型、甚至推出什麼作品都不能由自己決定。現在終於從低谷中爬起,能全權掌控自己的事業和生活,她說現在的自己才是最好的時光。

我們目睹了三小天后的從偶像劇的巔峰一路走來,看著她們被濃墨重彩地鐫刻在一代人的青春裡,又繼續走向自己最熱愛的事業中。

對於現在的自己,她們三人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她們比二十年前的自己狀態更加年輕了,因為她們真正學會了如何享受自由和自己。

來源:十點人物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