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譚:被20秒記憶毀掉的男人

一個男子在新婚燕爾之際遭遇歹徒襲擊,他的妻子被姦殺,他的腦部受到嚴重損傷。

從此,他換上了「短期記憶喪失症」,只能記住十幾分鐘的事情。

他發誓要找到凶手,而他的生活受限於支離破碎的記憶,於是他便憑藉紋身、寶麗來和小紙條等東西來幫助自己。因為如果未來得及將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十幾分鐘後,他就會忘記自己身在何處,正在做什麼。

這就是著名電影《記憶碎片》的故事背景。

故事中的主角雖然患有失憶症,但萬幸他還擁有足夠的時間將一切都寫下來。十幾分鐘的記憶,也足夠他將自己的來路與目的重新搞清,以便再次踏入同一條記憶河流。

而如果一個失憶症患者,他所擁有的短促記憶,根本來不及他做任何事情,他會是什麼樣子呢?
他將如何看待生活?靠什麼謀生?

H·M一生中,最重要的職業是「病人」。他的記憶只能維持20

1926年2月26日,H·M,或者亨利·莫萊森,出生於美國康乃狄克州的哈特福市。

他是個很健康的男孩,喜歡在戶外玩耍,和其他的孩子沒什麼兩樣。

然而7歲那年,亨利在一起自行車車禍中,不幸撞到了頭。

事故並不嚴重,亨利雖當場昏迷,嚇壞了大家,但幾分鐘後他就醒過來了。

結果沒有人能夠想到,亨利至此患上了癲癇。

每次癲癇發作,他都口吐白沫,四肢不停地抽搐,他不得不中斷學業接受治療。

21歲那年,他才完成高中學業。亨利選擇了工廠裝配工這樣一份簡單的體力工作。

結果,即便這類工作,亨利也很快被證明無法勝任。

他抗癲癇藥物的用量越來越大,並經常性地暈厥、發病、口吐白沫、咬到舌頭。

27歲那年,癲癇已經嚴重到讓他什麼都做不了,因為隨時都有可能發作。亨利只好辭職在家,而且不能出門。

如果故事到這就結束,那亨利·莫萊森不過是一個令人同情的普通癲癇病人。一個叫威廉·斯科維爾的神經外科醫生改變了他的一生。

斯科維爾經手亨利·莫萊森後認為,只要切除他的一部分腦組織,準確來說是做「腦前額葉切除手術」,就能治療他的癲癇。

於是1953年9月1日,亨利神志清醒地躺在了手術台上。

斯科維爾在他額頭兩側鑽了兩個小洞,用一根金屬吸管,吸出了他大部分的海馬組織,及部分內側顳葉。

亨利醒來後,人們發現他癲癇的發病確實減少了。但是,從此他只有20秒的記憶。

 

亨利·莫萊森從此成為了神經科學史上最重要的病人

通過「研究」他,人們逐漸認識了記憶在人腦中的位置,還了解了短時記憶、長時記憶,以及陳述性記憶、非陳述性記憶等,在今天看來是很基礎的記憶方面的知識。

亨利·莫萊森之前,人們普遍認為記憶這項功能,並非專屬大腦的某個區域,而是彌散於全腦。

直到1957年,加拿大心理學家米爾納在對亨利·莫萊森進行一系列測試後,發表了一篇論文,將亨利的失憶與被切除的腦組織聯繫了起來,也就是海馬體。

這篇論文直到今天,仍是神經科學領域被引用次數最多的論文之一。

1962年,米爾納進一步發現,雖然亨利記不住1分鐘之前發生的任何事情,但經過長期的訓練,他卻能照著鏡子裡的圖像,在紙上描畫五角星。

這項講求精細控制的工作,對正常人來說都並不容易。

亨利也不例外。但通過日復一日的練習,他很快掌握了其中的技巧。雖然他自己並不記得,但到了後來,他卻會在描畫完五角星後,很高興地宣稱:「這個比我想的要容易嘛!」

小學三年級學會騎自行車,之後便十幾年沒騎過。結果共享單車出現後,發現自己跨上去後,很快就又重新掌握了騎車的技巧。——這就是陳述性記憶和非陳述性記憶的差別。

三年級在課堂上反覆背誦的詩早就忘了,課餘時間學會的自行車技巧,卻如烙痕般刻印心間。二者的差別在今天,已經十分清晰,在課堂上,我們想方設法把短時記憶變成長時記憶,而這都屬於陳述性記憶,它有賴於海馬體。

而非陳述性記憶,則與小腦、紋狀體等部位有關。如果說陳述性記憶是那些,有關「你知道你知道什麼」的記憶,那非陳述性記憶就屬於「不思量自難忘」。

從繫鞋帶到游泳,從彈奏音樂到某項特定的生活習慣,你以為你已經忘了,但你的身體幫助你記住了。

亨利·莫萊森即便進入晚年,仍然保有一個27歲年輕人的心智與記憶。他記得自己被切除額葉前的一切,也仍然掌握27歲之前所學會的知識。

有時候照鏡子,他會驚訝於自己的兩鬢斑白,但時日已久,他竟也習慣。這種習慣了鏡中的自己,大概混雜了情緒記憶與潛意識。不論如何,一個人是不能面對鏡子,每20秒便訝異一次的。

他形容自己的生活像大夢初醒,每一天、每一刻都和其他的日子沒有關聯。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吃過飯,也不知道自己吃了什麼。他會在十幾分鐘的談話時間裡,將一個笑話連續講上3遍,每一遍都是同樣的語氣。

亨利·莫萊森不懂什麼叫意識流動,20秒的時間,也並不夠他思考自己人生的價值。但足夠他回憶27歲以前的日夜片段。

他死的時候82歲,時間是2008年12月2日。他的大腦被人保留了下來,製作了切片。時值他並不理解的互聯網時代,整整3天內,他的大腦的解剖過程上線線上直播,全球有超過40萬人觀看。

亨利·莫萊森被認為是一個溫和友善的人。每一年,來自全世界的科學家、學生,都會趕來拜訪他,向他拋出各種各樣的問題。

他們還會給他出各種各樣的難題。有的人讓他反覆做無聊的工作,如對著鏡子描五角星,有的則反覆將他推到鏡子前,好觀察他的反應。但他都接受了。

半個世紀的時間裡,每天他醒來,都會發現房間裡有一些陌生人。有的人帶有熟悉的氣息,有的人帶有遙遠地方的塵土味兒。

他不知道他們任何人的名字,他就像被拋擲到一個陌生的世界。

如果一個人每天面對這樣的情景,會怎麼選擇呢?大概會高度警惕。

他卻選擇了另一條路。

他展顏歡笑,把世界各地趕來的陌生人,都當做他已相識半生的老友。

資料參考: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nry_Molaisonhttps://www.nytimes.com/2008/12/05/us/05hm.html

《H. M., an Unforgettable Amnesiac, Dies at 82》

來源:好奇心實驗室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