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15秒被感染,我是怎麼看這件事?

武漢肺炎

文: 裴洪崗

估計很多人看過了「15秒接觸被傳染」的新聞。

說寧波江北區2月4日確診的一個病例,確診前14天內沒有任何異常接觸史,直到最後發現1月23日早上和另一個確診病人在同一個攤位前有過15秒的近距離共同駐留,同時發現兩個人均未戴口罩。

報道這件事的新聞主要在說兩件事:一是說15秒可以完成感染很嚇人,二是強調說是因為沒戴口罩。很多人來問我是怎麼看的,下面是我的看法。

一、這個病人是在這15秒內感染的嗎?

流行病調查的可靠性,很大程度依賴於患者的記憶回顧。

一個人在14天內接觸過的人可以非常多,要年輕人把過去14天內做過的事都回憶起來都很難,更別說記住所有接觸過的人。

這個患者56歲,在23、24兩天還是頻繁外出的

要他把這14天內的接觸過的人都回憶起來,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所以調查說「沒有異常接觸」,不等於真的沒有,而且病人還可能因為其它原因不說真相。
比如內蒙古的那個住樓上被感染的案例,早期也說沒有接觸,後面才說有接觸。參見:內蒙古那個住在病人樓上被感染的案例是怎麼回事?
還有深圳最近的一個案例,也說沒有異常接觸,後面才調查出說去過武漢。
15秒內是不是絕對不可能完成傳染呢?
那也肯定不是的,如果太過密切的接觸,比如接吻,比如臉對臉的喃喃細語然後冷不丁打個噴嚏,當然也是有可能,在比如一個人剛咳嗽用手捂了口鼻,然後跟另外一個人握手,另外一個人握完手揉了眼睛摳了鼻孔。但從這個兩個人的年齡來看,這種可能性顯然很小。
那有沒有可能兩個人就是一起站在攤前看了15秒,然後就被感染了呢?我不會擔心這樣問題,如果這樣都會被感染,那這個患者在上一趟街要跟多少人有過15秒?那得感染多少人?這個病要是傳染性這麼強,現在全國的病例數肯定也遠不止現在的數量了。
對每個病例做流行病調查,把感染方式調查清楚,這樣有利於感染源和被潛在被感染者都找出來,然後做相應的隔離,這是很正確的做法,也是控制疫情的關鍵。
但是,想調查清楚,不等於一定能調查清楚,尤其是武漢這樣的城市,這個工作就非常困難了,因為整個城市的發病率都那麼高了,你所排除掉的人,可能過幾天就發病了,而且可能他的接觸者中可能很多人都發病了,而且可能來自不同的傳染源,要梳理出一個清晰的感染路徑幾乎不可能。
湖北以外的地區,由於病例相對少,目前還是有資源可以去做非常細緻的調查,但依然可能遇到調查不清楚的案例,在調查不清楚的情況下,我們會很容易把發現的任何蛛絲馬跡呈現出來,這樣做也沒有錯,但我們需要對這些線索有正確的解讀:不要把發現的線索,不管可能性多大,就斷定為這個案例的感染的真相,然後給大家增加焦慮。

二、這個病人是因為沒戴口罩感染的嗎?

這個案例通報的時候特彆強調了兩個人當時沒有戴口罩,最後給大家的建議也是特彆強調:一定要戴口罩,微博上很多人也把這個案例歸因為沒有戴口罩。
這個歸因的方法,其實類似於:有人相信喝雞湯能治感冒,然後喝了雞湯,7天後感冒好了,就認為是雞湯治好了感冒一樣。
一個感染病人被調查發現沒有戴口罩,就認為是因為沒戴口罩,那是不是另外一個人戴了口罩,也發生了感染,就可以直接斷定戴口罩沒有作用呢?比如日本就有個司機,接待了來自中國的遊客,他也戴了口罩,最後還是被感染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就此說戴口罩沒用呢?
事實上,武漢早就下了全城戴口罩的命令了,現在在武漢還能找到幾個不戴口罩的人嗎,如果口罩那麼有用,就不會有那麼多新發案例了。
關於口罩我已經說得夠多了,我也不想多講了,但希望大家在任何時候都應該記住的是:不要根據例子去做簡單的因果推斷。當你相信一個東西有用的時候,你會不自主的把符合自己認知的事情當成佐證。

三、如何看待這個案例?

回到這個案例上,我們應該怎麼看待呢?
我們依然要綜合大的規律去看,不可否認的是,這個病毒的傳染性是很強的,現在確診病例已經直逼3萬了,已經遠遠超過了當年SARS的8千多例了。
但目前追蹤調查的案例,主要還是發生有密切接觸者之間,尤其是家庭內。比如深圳目前的確診病例三百多例,基本還是湖北輸入的病例,以及和輸入病例有密切接觸的人,散發的沒有找到傳染源的病例也有,但極少。
對於這些傳染源不明,或者傳播方式比較罕見的案例,我們可以保持一定的警示,比如是否有沒有調查清楚的原因,是否有發生變異等,這些應該是專業人員去分析調查的事。
對我們普通民眾來說,依然還是遵循世界衛生組織這些比較權威醫學機構的防護意見去做就好,而不需要去做過度的解讀以增加自己不必要的恐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