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的 0 元游,全是套路

老年人

文:於夫

2020 年 11 月初,我和老婆還有她的廣場舞夥伴們乘坐旅行社的大巴,去南方某大城市 「三日游」(不算路上的時間)。

這是一個 「零費用」 旅游團,此前我們絕大多數也都沒參與過,按照旅行社金總的解釋 —— 這是搞優惠,由當地政府和企業贊助,交通住宿門票全免,早飯中飯全免費,晚飯自費;購物也是自願,需要就買,不需要不買,只當是給企業打廣告。

因為疫情在家憋了太久,我們一共有 16 人(包括 3 對夫妻)報了名。大巴坐滿 50 多人,年齡都在 60 歲上下,2 個司機輪流開,9 個小時的路程走完,正好在天黑到達目的地酒店。

1

第一天一大早,我就被敲門聲驚醒。我以為是負責照顧我們的司機小嚴,開門一看,原來是車上坐我前排的白發老伯。

老伯是位 「旅游達人」,跟著這個旅行社,幾年來游遍了國內外,他在車上講的旅游見聞引得大家一陣陣大笑。大家都誇他有錢、身體棒。

「快去吃飯,人都去了。」 老伯說。

我和老婆急忙吃了酒店提供的稀飯、饅頭、豆漿、鹹菜,然後按時上了車。車上來了一個當地的女導游,自我介紹姓武,給我們來帶隊。武導 30 來歲,黑發紮了個羊尾巴,穿著長袖 T 恤。她先講了組織紀律和安全等事項,重點強調 「大家要互相尊重」,比如她在講話時我們不能講話、不能玩行動電話、要認真聽講 —— 特別是不能給她拍照,要尊重她的肖像權。

不苟言笑的她不緊不慢,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地在車上講著本地的風土人情和趣聞軼事,也講了這裡還有很多沒脫困的鄉邨。偶爾也向我們提提問,大家都心不在焉地回應著。每到一處景點,我們自由行動,她就坐一邊刷行動電話。我們上車後,她又繼續講,像個機器人。

中午,我們在景區飯店圍桌而坐,不停有人圍著我們兜售土特產。服務生上的菜全是炒白菜、炒土豆絲、紫菜湯這樣的素菜,大家想著反正不花錢,倒也釋然。吃完,就立刻趕往下一個景點。大家都興致高漲,要麼舞著跳著,要麼擺姿勢做造型,司機小嚴還拍了照片,發到旅行社的群裡。

天黑回了酒店,我們相熟的幾個鄰居約著 AA 制去吃當地美食。但同車上的很多團友都是自己帶泡面在酒店吃,老肖夫妻也是如此。我喊了老肖兩次,他都說在外面吃不衞生,我也就不勉強了。

我們在微信上叫武導給推薦了一個當地的特色小吃,然後按圖索驥找了過去,看見小嚴、另一個司機和武導也正在那兒吃。我們招呼他們仨過來一起喝點酒,只有小嚴走過來,背著武導游悄悄給我說:「我在給武導說,明天購物時別強迫大家。還有,別拖晚了回去的時間。」

我們來之前,金總曾保證說,社裡找的本地導游不是 「黑導游」,購物他們不抽成,只收點 「組織費」。我心想,既然兩邊都是正規旅行社,那還怕啥?

2

第二天早上 6 點半我們就從酒店出發了。

車上,武導講:「今天主要是購物,因為大家的旅游費用是這些企業提供的,現在全國都在搞經濟內循環,疫情導致產品銷路不暢,希望大家鼎力支持。」 她喋喋不休地說著,又強調了一遍在購物點不能拍照、攝像、錄音。

7 點剛過,我們就到了一個 「民族風情邨」,給每人發了相同顏色的吊牌後,武導就把我們交給了一個穿著民族服裝的女導游。我們身後,還有各地的旅游大巴陸續駛來 —— 昨天我們去的旅游景點都是人山人海的,當時我還覺得這個地方旅游業開展得好,現在,我們突然明白了,這大批的游客、旅游團,應該和我們一樣,也是 「零費用」 團。

女導游帶著我們走進一扇開著的小門,大家魚貫而入,然後就和等在那裡、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女孩們合影。昨天去的那些景點也這樣,開始大家以為合影免費,結果景點溜達完了,出口就有人堵著,喊我們拿每人已經裝了小鏡框的照片,收費 20 元。很多老人大呼上了當,之後拍了照也不要照片了。

這個 「民族風情邨」 顯然是批量拷貝的,建築很粗糙。女導游沿著一排吊腳樓,邊走邊給我們講解著屋裡擺件的历史淵源,我們屁股後面還跟著一長串隊伍。轉了幾個地方,我們被帶進一個木屋裡小憩。女導游說,我們民族特別崇尚銀子,穿著打扮、屋子裡的裝飾品和用的東西都離不開銀器,「利用銀子打造的器具,祛病除邪,解除勞乏,舒經活血」。說著,她就從頭髮上取下別著的銀梳子,說她可以幫著刮痧,「誰來?」

馬上有幾個大媽要試試。女導游就開始用梳背給她們幾個刮脖子後面,邊刮邊說,如果配上我們民族特制的精油,效果更好,「後面商店有賣的」。

接著,女導游又帶我們參觀了銀制品加工廠 —— 又進了一個大門,屋子很大,燈火通明,玻璃櫃臺裡都是銀制品,男人用的鍍銀保溫杯,女人用的飾品,孩子用的碗勺,一應俱全。幾個櫃臺圍成一個大 「方陣」,這樣的方陣,屋裡有十幾個,每個方陣裡面的營業員都穿著民族服裝,還有不少保安。我們先來的,就被領到 1 號方陣。大家圍著櫃臺,邊看邊問價格,櫃臺裡的幾個營業員分工不同,有的給游客講解,有的拿出產品叫大家近距離觀看,「含銀量都是 99.9%」。

又進來幾個旅游團,依次去了別的方陣。先前空曠的屋子裡,開始變得人聲嘈雜。我們這團對買銀子沒興趣,多數人就遠離櫃臺站著,閑談看熱鬧。我拿出行動電話,拍照想發個朋友圈,保安立刻走了過來,很威風地制止了我。

1

「我」 偷拍的照片(作者供圖)

這時,老婆拿著一個鐲子來問我 「好看不」,說和同來的阿秀都想買一個,500 多塊,「回去給老媽戴,老媽說她玉戴煩了」。我知道在旅游景點購物,要不就是高價,要不就是假貨,不想買,跟來的營業員立刻看出了我的心思,忙說:「我們是正品商家,有發票、有品質保證書,現在搞展銷優惠呢。」

難得老婆一片孝心,服務生又墊了話,我沒再反對。見武導在一側,我對她說:「你出面幫打點折哈?」 武導立刻說,這真的是最低價了,但她還是和營業員交談了幾句,聊完也沒少價。

保安不斷把遠離櫃臺的人朝櫃臺前 「請」,我們只要瞄一眼飾品,營業員就立刻過來 「熱情」 講解。櫃臺裡的小瓶精油 10 多元,不貴,很多人買了就立刻叫女導游過來給刮痧。一個又一個,導游手刮酸了,就喊服務生過來幫著刮。

進來的旅游團越來越多,我們得給新來的人騰地方了。9 點半,武導到櫃臺這裡,看了看我們的購物存根 —— 除了便宜的精油,就我老婆和阿秀買了兩個鐲子。武導把每人的吊牌收了交還保安後,帶著我們從另外一個門出去了。

出來要穿過兩邊擺著各種商品、設成回環路線的商場,進門時每人都給發了優惠券,不買東西,出門時優惠券就收回了。

3

大家上了車,有人問武導下面要去甚麼地方,她也不答,只是黑著臉,批評我們 「行動散漫」,「不買無所謂,但大家要聽指揮、聽招呼,給自己、給旅行社樹立好的形象,讓花了錢的企業沒意見可說」。

大巴駛了一陣,停在一個 ×× 國際購物中心的停車場,遠遠望去,商場門口已排了兩個旅游團。我們領了與那兩個團顏色不同的吊牌後,又被武導交給了一個女導購。女導購腰上挎著一個小播放器,嘴上套著麥克風,一身深色小西裝,顯得幹練利索。武導在車上的訓話還是起了作用,我們自覺排隊,緊跟著女導購進了大門。

大廳中央擺著一口碩大的樣品鍋,前面櫃子上,從低到高,放著各種鐵鍋、鋁鍋、不鏽鋼鍋、不粘鍋,牆上幾個大字,「高科技產品,讓利國內群眾」。還有圖片,對各種鍋的優缺點進行對比,另一面牆上掛著一個大電視。

女導購開始了誘導問話:「大家廚房為甚麼要安裝抽油煙機?」

「將油煙排到放外面。」

「為什把油煙排到外面?」

「有利於廚房清潔和人的身體健康。」

「答得太對了!」 女導購高聲叫好,打開了牆上的電視,開始播放中央臺的科教節目,講的是廚房油煙損害人的皮膚,長期吸入會得癌癥,特別是肺癌發病高…… 女導購繪聲繪色地重複了一遍電視裡的話,大聲道:「今天我就叫大家認識一下,甚麼是無油煙的高品質科技鍋!」

說罷,她帶著我們進了另一個大廳,這間大廳的兩邊被分隔成一間間可容納五六十人的房間。一些房間裡已站滿了人,幾個麥克風裡傳出的講解聲此起彼伏。寬闊的走道中間有櫃臺,上面放著液化氣灶。女導購從櫃臺拿起一口鍋說,「這是近年來我們公司和外國公司共同研制的不粘鍋,不冒煙,不粘鍋,五層複合鋼,立體受熱,節能,用油少……」

「鍋的材質使用的是航空不鏽鋼 —— 大家知道航空不鏽鋼不?就是用在飛機大梁等重要部位上的,比我們平常的 304 鋼好多了,所以我們這個鍋叫『航空鍋』。在疫情發生前,我們都是只出口發達國家的。受疫情影嚮,不能出口了,公司決定降價銷售,讓利國內群眾,普及高品質產品。現在我用少量的油給大家烤個蛋糕,大家吃不?」

「吃!」

「我們人多,一鍋不夠,要三鍋。」

有人尖叫,引起大家哄笑,女導購也笑了:「買回去,天天做,天天吃!」

她把鍋裡加了少許油,把攪好的雞蛋、面粉倒進鍋裡,蓋上蓋子,「讓它慢慢烤,我們到這裡來 ——」

她順勢帶著我們進了間空房,裡面也有灶臺和鍋。

「長城不是吹起來的,高品質產品不是忽悠來的,還是讓我們用事實來說話 ——」 她拿起一口 「航空鍋」,和一口普通不鏽鋼鍋進行比較,「當當當」 地敲了敲兩口鍋的聲音,問大家哪口鍋好?聽我們說法不一,她就叫我們記住,「不管甚麼鍋,聲音沉悶的比聲音有回聲的好,重的鍋比輕的鍋好。」

她將兩口鍋分別放在點著的煤氣灶上,倒入油,加熱,然後叫我們圍近看 —— 不鏽鋼鍋油冒起了煙,航空鍋沒有煙。

「是女人就應該珍惜自己身體,是男人就應該愛護女人健康,遠離有害氣體,遠離癌癥侵入,過健康環保有品質的生活。我們這口鍋出口賣 4000 多,在網上賣 3000!」 她說著,把不鏽鋼鍋裡的油倒掉了,鍋底有清晰的油漬,接著又把 「航空鍋」 的油倒掉,沒有油漬。

「大家都看清楚了,現在我要用航空鍋給大家做爆米花。」 她把準備好的玉米倒入鍋裡,蓋上蓋子,又從紙箱裡抽出一把菜刀,「這刀賣 500 元,鋒不鋒利?」

大家稀稀拉拉地回應後,她把衣袖朝上捋了捋,拿著菜刀用力朝櫃臺上的一塊鐵砍去,砍了幾下,「哎喲」,她顫聲說,「手震疼了,大家看刀卷了沒有?」

「沒有。」

她又拿出一塊切菜板,「啪啪」 用菜刀在上面剁,沒有刀印。「普通的菜板用久了,中間就低窪了,我們這個菜板永遠不會。」 放下菜板,又拿起了一把剪刀,「這剪刀主要用於剪雞鴨」。放下剪刀,她又拿出一把小刀,「這刀既能切菜又能剖魚」。接著她又拿起保溫杯、鍋蓋、湯鍋、鍋鏟,一一介紹。

爆米花和蛋糕都熟了,女導購端上來給大家品嘗,「味道怎樣?好不好吃?」 早飯吃得太早,我們早都餓了,食物被一掃而光。見我們風卷殘雲差不多了,女導購拍了拍手,示意我們安靜,朗聲道:「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誰好誰差你們一目了然了。現在大家想不想買鍋?我們的鍋優惠價 1680 元。」

大家都說貴了,要她少價。

「有品質、有科技含量的東西肯定貴。但健康的身體是無價的,請大家註意,我們鍋質保 30 年,30 年除 1680,一年用多少錢?你們算算值不值?」

有人問,出了問題咋辦?

「出了問題直接找我,或找公司。」 見有人已經躍躍欲試,女導購開始煽動起來:「回家把你們的舊鍋扔了,開始我們的新生活吧!只要買,我們這個送、這個送、這個也送……」 她把先前介紹的刀、菜板甚麼的一件件 「砰砰」 地扔在櫃臺上。

從大家的表情看,顯然都心動了,一個穿著牛仔褲的瘦老頭率先買了,我們團裡也開始了熱購。幾個服務生迅速拿來 POS 機,有的幫著老年人掃二維碼,或者幫著連 WIFI。

真沒想到,男人購物比女人還急,連老肖也買了。老婆想買,徵詢我意見,我說,質保 30 年,企業難說到時還存在。

「不一樣,可以退貨,這是中外合資企業。」 老婆熱切地說,見我不點頭,就抱怨說,「你又不弄飯,不知我的辛苦。」

我確實很少下廚房,她這一說,我自知理虧,想想,不就千把塊錢,既然大家都在買,那就買了。同行的阿秀聽導購說 「再買個電飯煲,送個蒸鍋」,她也想買了,又怕電飯煲質量不好。見她舉棋不定,旁邊的阿芳說:「這個電飯煲我朋友家有,煮的飯特香。飯熟了,米粒一顆顆都是立起的。」

「這鍋裡肯定有偉哥。」 我不相信,打趣道。大家都笑了,阿秀就買了。

我們這邊如此熱鬧,也吸引了對門的旅游團過來圍觀,保安把他們給勸了回去。他們三五成群地站著,看上去毫無購買熱情,只是驚異地看我們。好些老太太都化著淡妝,穿著旗袍,還有的披著紗巾,戴著寬沿兒的遮陽帽和墨鏡,看著氣質很優雅。

大家買下的商品都由賣家郵寄回去。2 點鐘,這一場購物結束,我們才被拉到了一個飯店吃午飯。這頓飯桌上有道回鍋肉,有人揶揄道:「看來我們購物了,就有肉菜了。」

等大巴把我們拉到下個購物點時,都 3 點了。×× 商業廣場,字體有些陳舊了。接待我們的女導購穿著時尚,一頭亞麻色的卷發。

進門就是一座園林假山,飄著空氣加濕器噴出的水霧,牆上是幾幅東南亞風光畫。

「誰知道中國國寶是甚麼?」 女導購笑吟吟地問大家。

「熊貓。」

「那誰知道泰國的國寶呢?」

「人妖。」

「亂說,泰國的國寶,我告訴你們,是乳膠牀墊 —— 來,跟著我,今天我就給大家介紹甚麼是真正的乳膠牀墊!請到這個屋裡,坐下來,我詳細給大家講解這牀墊對人體的好處 ——」

還是跟上一個商場裡類似的排排房間,屋子裡左右都擺著有乳膠牀墊的牀,我們擁擠著坐在牀上。女導購先講了如何分辨真假 「天然乳膠牀墊」,接著大講這種牀墊對腰間盤突出、高血壓、糖尿病、失眠甚麼的 「有突出的療效」,且 「防蟎抗菌防蚊蟲」,「特別有助於中老年人身心健康」。

「咱家是國內專營的泰國皇家乳膠產品,原先 1 萬多的牀墊,現在打折到 8000 多,600 多的枕頭,打折到 200 多。我們這是配合『雙 11』促銷,比網上更實惠!」 對她念書般的講解,我們都似聽非聽,只有老肖興致勃勃。旁邊有兩家不知為何爭論起來,吸引了眾人的註意力。隨行的武導拍了拍掌,讓大家集中精神。

我趁機溜了出去,這個 「商業廣場」 很大,除了 「排排間」 外,還堆著不少貨物,有工人正在切割乳膠牀墊,裝套子,打包。但廣場的另一邊是空著的,有很多閑置的櫃臺。

我轉回來時,武導也在幫著推銷,女導購問大家是不是都在使用乳膠牀墊,沒人回答。

「看來大家都不清楚乳膠牀墊的好處 —— 來,每兩人睡一張,你們體驗一下。」 老人們爭先恐後地在牀上躺平,都單人霸著一張牀。看見旁邊那間屋子裡的人走了,我們才躺了過去。老肖說他睡眠不好,血壓高,想買枕頭,問我買不買。我知道他這人只要身體有點小毛病就如臨大敵 —— 他原是鄉裡的書記,每年都會免費體檢。

我們躺在牀上,有人在刷行動電話,裡面信號差,上不了網。大概是起得太早,又一直趕路,有人竟睡著了,還打起了鼾。女導購問:「柔軟、舒服不?」 回答稀稀拉拉的。武導又喊了幾遍,大家這才精神不振地下牀聚攏。

「是不是蠻舒服?剛才我看有幾個人都睡著了,肯定還做了美夢。我跟老總做了請示,買牀墊就送枕頭!」 女導購強作歡顏。

我們都說,貴了,買不起,退休工人工資低。有幾個想買的,去和導購砍價,導購說這是最低價了,於是有人就嚷,天都黑了,回去。

最後枕頭少了幾十元錢,老肖等幾個人買了。

上車回酒店的路上,武導上午放松的臉又繃緊了,不停地說現在當地企業存在的困難,大家一片緘默。

4

第三天,依舊是天沒亮就出發,主題還是購物。武導在車上總結了昨天的購物情況,說如果大家不購物,就不能按時回程,要自認費用。我們都沒吱聲。

大巴開進了一個很寬大的經濟開發區,朦朦亮光中,孤零零矗立著幾棟樓房。我們前面已停了不少旅游大巴。我們跟著人流,朝前面一座建築走去。這時,我們團後面人群裡發出了爭吵。一個女的指著武導的鼻子大聲叫道:「購不購物你管不著,我們來時旅行社承諾是『自願』。你想強迫我們,我們馬上報警。回去我投訴旅行社,我親戚在管,全部取消你們這條線路!」 她的幾個同伴也圍著武導在吵,直到那個叫我起牀的白發老伯過去,才解了圍。

武導氣沖沖地越過我們去領吊牌,我問老婆咋回事,「武導要那個女的購物,她們就吵起來了」。

又是個年輕女導購,帶著我們進了大廳。她聲音清脆,衣著仿古,白綢長裙,膚白貌美。我們還議論著吵架的事,女孩高聲叫著:「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不要說話,聽我說。」

人群慢慢靜了下來。

「我今天主要給大家介紹絲綢產品。」 她指著牆體櫥窗裡一尊穿著金色龍袍的皇帝塑像,問,「過去皇帝衣服是甚麼做的……」

「絲綢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國寶,從古至今書寫了中國文明的燦爛華章。古有絲綢之路,今有一帶一路。絲綢冬暖夏涼,穿著舒適,有吸、放濕性好,抗紫外線強等優點……」

女孩邊走邊介紹,帶我們上了二樓,左右兩邊仍是能裝下五六十人的 「排排間」,我大概數了數,依舊有十幾間,都坐進了人。

三樓也是完全一樣的布局,右邊的房間人都滿了,我們就被領著進了左邊一個空房間坐下。女導購面前有個大平臺,上面鋪著幾牀不同的絲綢被子,牆邊的簡易櫥櫃裡也堆滿了各種絲綢產品。

「我先要送大家一些禮物,如果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喜歡,連我都可以送給大家。」 女孩說。

我們都被她的話逗笑了。

「常言道,女人要高貴,絲巾來搭配。」 她拿出一塊方形小絲巾,「我現在要用它折成一朵花,系在脖子上,比普通的絲巾系著更高貴。」

她將手中的絲巾對角折起,手法不斷變換,雙手抖動著輕輕一拉,條狀的絲巾中間便有了一朵小花。她指著老肖的老婆說,「你來戴上」,系在脖子上後,就問眾人,「漂不漂亮?」 得到大家贊同後,女導購對老肖老婆說,「這個絲巾送給你了,大家有興趣都來學學怎麼折,學會了絲巾就送你們」。

大家都站起來上前擁,女孩又說:「對不起哈,我們今天是女士優先,請男士發揚紳士風格,過後買產品回去送夫人哦!」

見我們的新鮮勁被調動起來了,女孩清了清嗓子道:「言歸正傳 —— 我們公司是專門生產真絲被子等產品的,過去以出口為主,疫情後出口停了,我們只好進行『內循環』。為盤活資金,這次虧損處理。你們看看、摸摸,我擺在臺子上的被子,質量怎麼樣?」

坐在前排的團友們摸了,後排的也起身去摸。

「是不是很光滑,很柔軟,又厚實?」

得到肯定的回答後,女孩對坐在前排的白發老伯道:「爺爺你過的橋比我們走的路多,想不想買一套回去享受?」

「想,可價高了買不起。」

「價格好說哈,我們出口賣 6000 多,現在買一牀四件套,送蠶絲和乳膠被芯各一套,我們只要 5000。」

有人拿出行動電話想拍照,被旁邊的服務生制止了。大家都在觀望,有人說,在網上買便宜多了,款式花色也多。武導聽見過來了:「我就是這個廠下崗的,憑良心講,這個質量比網上價低。我們這裡幹導游沒有工資,就靠你們購物提成。你們要需要,就帶個頭,既是幫了我,我也給企業做了貢獻。」 然後又保證說:「不會讓大家吃虧的。」

阿秀年輕時在我們縣小絲綢廠工作到廠子破產,算是內行,也附和說:「這個絲綢,質量比我們過去生產的好十萬八千裡。」

2

絲綢售賣現場(作者供圖)

一起來的春蘭要嫁女兒,想買套作陪嫁。可她平時買啥都要講價,天天等著打折,她正躊躇著,屋裡走進來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人,女導購說是她們老板。老板蹙著眉,問大家對導購的講解還滿意不?大家都說滿意。老板又問大家,那為甚麼不下單?大家又說貴了。

「老實講,我們大老遠地提供費用把你們請來,大家本該互惠互利,現在我們根本無利可圖,都是在虧損賣貨 —— 好,價格再少 200 元,你們自己決定吧!」 老板很幹脆,說完走了。

白發老伯帶著 3 個老頭,第一波下單,春蘭和老肖也跟進了。我老婆也想買,我說,咱家屋裡不差被套。

還在不斷有旅游團湧進來,但大多只看不買。過了一會兒,看我們購買不踴躍,女導購大聲說:「好消息!剛才接到老板通知,價格再降一半,贈送不變!」

「那我們先買的不是吃虧了?」 春蘭不滿地大叫。

「先買的(人)等價贈送一套!優惠時間,1 小時內!」

下單熱潮很快出現了,牛仔褲老頭買了,阿秀買了,拿著 POS 機的服務生還在一個個地動員。老婆又過來跟我說想買,我堅決不答應。說煩了,我說,你有錢就買,我不反對。她剛領的退休工資 2000 多,500 多買了鐲子,1000 多買了鍋。我的工資除了生活,還要給孩子還部分房貸。

在後排的阿芳幫腔道:「別舍不得,真的值得買。」

「你怎麼不買呢?」 我知道平時她很大方,家裡經濟寬裕,常請我老婆她們吃東西。但我發現她沒買任何東西,包括她喊來的兩個親戚,都只是積極幫大家 「參謀」。

「我沒帶錢。」 阿芳對我說。

「我借你。」

「你有錢,為啥不讓你老婆買?」

「她買了錢就沒了,借給你錢還在。」

「我老公連錢都不給我,我借錢買東西回去不挨訓?」 她笑著說完,又幫人 「參謀」 去了。

買好的絲綢制品的包裝上都寫了名字,就擱在走道上。我借著去衞生間的功夫,趁機在商場裡逛了一圈。我們左邊還有一間屋子空著,右邊全坐滿了,有一間屋子裡不知何故在爭吵,我走近一看,是我們買鍋時碰到的那幫 「氣質老太太」—— 這間屋子外面的走道沒有一件貨物。

保安攔住了我,看了我的吊牌,把我送回了原來的屋子。我們團已經買了 30 套四件套,看沒人再買了,武導叫我們上車去,說貨物由賣家送到大巴,說完開始看購貨單。

我們走出商場,外面陽光溫暖,有人拿出音嚮,大家跳起了廣場舞。

3

5

大巴載著我們到了一個自助餐廳,在門口領了吊牌,憑牌吃粉。

吃完,武導叫大家進了一個名為 「×× 時裝綜合市場」 的大廳,牆上都是介紹該市區縣土特產品的圖片。這次接待我們的是個男導購,走馬觀花地給我們講解了一下,帶著我們進了一個亂七八糟堆著空櫃臺和貨架的商場。東邊幾間敞開的門市裡已經坐滿了人,我們自然被帶到了西邊的門市。

我們落座後,導購做了歡迎大家的開場白,接著進來了一個打扮精致的男人,白襯衫紮進修身褲裡,頭髮梳得紋絲不亂。導購說:「這是我們公司的銷售總經理,大家歡迎。」

「哎喲,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的掌聲有點稀薄哦,看來是有點不歡迎我 —— 來,我先給大家送個見面禮!」 總經理謙恭地笑著,幾個導購趕緊給我們每人發了一支藥膏。

武導在車上給我們交待過,說他們送的禮物不要錢。一聽說有禮物,前面立刻坐滿了人。

「這是我們的新產品,今天請大家來,就是給我們的產品做廣告。你們知道在電視臺打個廣告要幾千萬,所以我們不如把這個錢用於大家給我們打廣告,都得了實惠,你們說好不好?」「好 ——」

「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是哪裡人?怎麼是我家鄉的口音哦。」

「XX 的。」

「哎喲,我們是老鄉,『美不美家鄉水,親不親故鄉人』,來,再給我的父老鄉親發份禮品!」

我們每人手裡又多了一塊香皂。

「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聞聞香不香?今天所有的產品,都是我們助推鄉邨振興、精準脫貧的企業產品。大家用了要是覺得好,幫不幫在親朋好友中打廣告?」

「幫著打。」

「聲音小了,大聲點 ——」

大家提高了音量。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我還要給大家送禮 —— 今天見老鄉,我不怕犯規被老板罵。」

很快,我們每人又被發了 30 克的瓶裝靈芝。

「靈芝自古傳說是長生不老之藥,對人體健康有益無害。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我們除了錢,還想甚麼?」

老肖搶答:「身體健康。」

總經理拍了下巴掌:「完全正確 —— 給這個爺爺再獎勵一瓶靈芝。」

「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我們最不想的是『錢在銀行、人在天堂』。人生沒有下輩子,只有身體好,才能各地跑,要想身體好,營養少不了 —— 這是一瓶駝奶,大家喝過沒有?喝了的請舉手。」

老肖和另外一個老頭舉了手。

「這麼營養的產品,就兩人喝了的?」 總經理誇張地擠出滿臉狐疑,問前排的老肖,「叔叔你是幹甚麼工作的?」

我們起哄說他過去是書記,總經理便跑過去和他握手,「黨的幹部是以誠信立身,你來給大夥說說,喝了後身體怎樣?」

老肖接過話筒侃侃而談,說身體好了,感冒少了,還說了這奶對肝肺腎胃的益處,像是在作報告。他的話得到了總經理的高度贊揚,他舉起一個包裝盒,遞給老肖,「這是『民族邨』裡賣的 1000 多的銀杯子,我要獎給他,祝他身體更加健康,同時也祝大家身體健康。」

「看來我們是宣傳普及工作沒到位 —— 我們先看看中央電視臺是怎樣報道駝奶的。」 總經理打開牆上的電視,放了有關駝奶的報道,之後又是新疆某駝奶公司請來的一個長壽老人說駝奶是 「綠色產品」,接著又是一個實驗室女研究員在研究駝奶,說 「駝奶比牛奶營養價值高 30 倍」。

「記住沒有,這些都是中央電視播放的,這是目前人們能喝到的最有營養的奶!我手中這罐駝奶,大家想不想要?」

「想要。」

「是『想要』還是『需要』,大家說心裡話!」

有人說 「想要」,有人說 「需要」。

「請舉手我看。」

都舉起了手。

「這罐駝奶售價 360 元,你們說是買還是送?」

「送 ——」

「哎喲,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 ——」 總經理扭了下腰肢,「我如果都送給你們了,老板明天就送我回老家了!現在『想要』的肯定不是『需要』的,我們產品只賣給需要的人,『需要』的請舉手。」

有很多人舉了手。

「我現在打折賣給你們,你們願不願意買?」

有 20 多個人說願意。

「願意買的,每人收 100 元!」

春蘭、老肖、牛仔褲老頭等人交錢拿貨。總經理又抓住他們問:「你們後不後悔?」

「不後悔。」

「大聲再說一遍,是不是『需要』才買?」

「是需要才買。」

「喝了給不給我們打廣告?」

「給打廣告。」

「看來你們才是真正需要的人,我接著會發紅包獎勵你們。」 總經理給買的老人又發了紅包,有人打開,真的有一張百元大鈔。

「哎喲,洩露天機了 ——」 總經理假裝嗔怪道,「現在我請大家每人嘗嘗駝奶的味道。」 幾個服務生用一條盤端上裝著駝奶的小杯子,每人一杯,我老婆嫌有腥氣,給我喝了。

總經理見我們把奶倒進嘴裡,又問:「是不是蠻鮮香?比牛奶好喝?現在大家需不需要?需要的請舉手!」

這次舉手的人變多了。阿秀也舉了手 —— 她開始和我們坐在第五排,現在她擠到第一排和春蘭她們一起了。

「那我們開始刷卡、掃碼 —— 我們這次是禮品包,價值 3800 元,裡面是『精品』4 罐!」

幾個服務生開始麻利地拿貨刷卡、掃碼,現場鬧哄哄的。經過新一輪動員無人再掏錢後,總經理高聲問:「大家是不是需要才買?」

大家說是。

「是不是自願的?」

是自願的。

「喝了給不給我們打廣告?」

給打廣告。

「好,你們大聲說三遍,『我們是需要才買,是自願的,今後幫打廣告』—— 我會給大家獎勵。」

老頭老太太們高聲說了三遍,「來,給他們獎個杯子,再獎兩包紙裝的駝奶粉 —— 今天活動就此結束,謝謝大家!」 經理說完,閃了。

我們都笑這表演太精彩,也快步朝外奔去 —— 當然,幾個叫得最狠的老頭老太太,最後還是沒 「出手」。

6

本來說 2 點半開車回酒店,在賣駝奶這裡出來,已經都過 2 點了。上了車,武導又說還要再去一個新開的商場。大家有意見了,武導說,別人出了錢的,只要你們配合一下,半個小時就結束。

新商場叫時代天街,武導沒跟來,聽小嚴說,「她沒接這兩個項目」。我們被帶上了二樓,進了一個獨立的、有 100 平米的玉器店,有一個女服務生接待我們。見我們很多老人手腕上都戴了玉鐲,她就給大家講如何辨識真玉假玉,驗證出很多人戴的玉都是次品。

正說著,進來了個穿著休閑服的中年人。女服務生假裝驚訝地恭敬說道:「老板好!您怎麼來了?」

「聽說有遠道來的貴客,我必須來親自接待。大家對服務生的接待滿不滿意?」 老板很嚴肅地問。

大家都說滿意。

「這我就放心了。孔子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這人最愛交朋友,等一會兒我要送給大家一點見面禮,代表我的心意。」

一聽說要送東西,大家又開始朝前擠。

「我們家是世代做玉石生意的,幾經坎坷,現在我們在緬甸、雲南、香港等地都開有分店……」

我懶得聽老板講話,悄悄拿出行動電話剛拍了一張櫃臺的照片,一個保安立刻走過來,「不準拍照」。我說我打電話,他把我帶到了門外。偌大的新商場裡,關門閉戶,了無生機。

我逛了一圈折回到店裡,老板還在那裡吆喝:「你們說,做生意最講甚麼?」

有人說誠信。

「對,做生意最講誠信,做人呢 ——」 他掏出紙和筆,刷刷地寫了幾筆,然後舉起來,用筆指著紙上寫的字說,「也是『誠信』。我這個人最愛交誠信的朋友,我之所以生意做得大,全靠誠信的朋友支持 —— 你們願做我誠信的朋友嗎?」

「願意。」

「俗話說,玉識有緣人,就像英雄惜英雄。好的通靈寶玉,能保佑人祛病延年、身體健康。玉的美好傳說,我就不多說了 —— 但,今天,我不賣玉!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是我父親 90 歲生日。他在視頻監控裡看到我交了這麼多有緣的朋友,一定非常高興。我有個請求,請你們花 3000 元為我父親設宴慶生,你們願意嗎?」

這下大家沉默了。

老板似乎不以為意,特別 「動情」 地說:「今天你們的好意,作為誠信朋友的我,是會加倍回贈你們的,感謝你們的熱心腸 —— 願意作為我誠信的朋友,請我父親吃飯的舉手!」

有 10 來個人舉了手。

「舉手的請進櫃臺來,沒舉的請回去。放心,誠信的我,禮品一定會發給你們的。」

我們出了商場,去了停車場,同行的春蘭兩口子和大壯則進了櫃臺 —— 我不知大壯為何要舉手,他這個人是老江湖了,這趟旅游,一直沒有買任何東西。

3 點多,大壯第一個從商場裡下來了,我們圍上去問他情況。

他說,我們走後,那老板對他們說:「相逢都是緣分,這個世界上,雖然談錢不親熱,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只有錢最能考驗誰是真正的朋友。你們講誠信,願意做我真正的朋友,我決不會虧待你們。是我真正朋友的,請刷卡!」

鬼使神差般,大壯他們居然都刷了。

「你們因為要回去,不可能參加我父親的慶生。為了衷心感謝朋友 —— 服務生,把上等玉器給我端來,我要回禮!」

服務生用盤子端來了鐲子、玉牌,標價都 5000 元以上。大壯他們仔細觀看,「放心,這些都是上等貨,我會給你們出國家質檢證書的」。

大壯說,他舉手,本來就是想配合一下,好早些走。直到這時,他明白自己已經 「掉坑」 了,他把老板拉到一邊,惡狠狠地說:「把錢退給我,這些東西我不要!」

老板怔了怔:「朋友,你不是自願請我父親吃飯嗎?」

「少廢話,要不我報警了!」

看著人高馬大的大壯,老板磨蹭著用微信把剛才刷走的錢轉給他了:「作為朋友,我給你一張名片,今後在各地去我們店,都會作為貴賓對待。」

隨後,剛才舉手的人陸續都出來了。我們問春蘭,她說經過講價,她買了自己所屬生肖的玉牌,覺得還算值。

直到上了車,有一個女人給我們每人都發了個玻璃小吊墜,說是老板送的。

後記

回到酒店取了行李,武導告辭,司機便開車啓程回家。

團裡有 30 多人自願購了物,包括阿芳在內的 20 個人則是 「窮游」。車上大家又熱鬧地議論起來,阿秀聽說阿芳在買駝奶粉最後收錢時就走了,怪她沒喊自己一起走,讓自己上當了。

阿芳說:「你跑到前排去,我以為你需要。」

阿秀老實答:「我才不想要,以為他還是會退錢。」

「好了,這次你買的東西都還能帶走,我們去『泰國游』,我買了 1 萬多的東西,不讓上飛機,基本扔了。」 阿芳寬慰道。

「我去泰國買回來的乳膠牀墊,我女兒說是國產的。」 白發老伯說。

「那這次你買的絲綢被套應該是真的。」 有人揶揄道。

「我最後退掉了,我女兒不準我買。」 老伯有點生氣地說。

「別氣了,這次你最風光,游民俗邨時,你被鏽球砸中了。你七八十歲了,出了 20 塊彩禮錢,就有十八九歲的女娃拉著你拜堂、成親、喝交杯酒。」 小嚴歪過頭說,「再多出點錢,說不定還和你滾牀單哩!」

一車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旅行社在微信群裡又彈出了通知:下次 「零費用」 旅游,除了坐大巴,還增加 「雙飛(飛機往返)游」,每人只需要交 200 元機票錢。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來源:網易人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