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煜醫生:入獄都不可能讓我屈服

張煜醫生

文:江淳

張煜,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醫生

​張煜醫生

2021年4月18日,在某平台發文揭露「 腫瘤治療黑幕 」,引發關注,國家衛健委已經表示,將對有關情況和反映的問題進行調查核實。 2021年4月27日,國家衛健委回應醫生反映腫瘤治療黑幕,治療原則基本符合規範。

2021年5月5日,張煜醫生再次通過知乎發文,表示對衛健委調查結果失望,願與專家團公開辯論。

張煜醫生:入獄都不可能讓我屈服

這一年多看見的形形色色的癌症患者的治療,震驚的我無話可說,改變了我的世界觀,我從沒見過這麼多的醫生為了利益連臉面都可以不要,坑蒙拐騙的手段都可以用,哪有一點當醫生的樣子。請記住,我們可是醫生。 

真有很多醫生夠厚臉皮,一邊號稱指南落後,一邊用著早就被指南証實低效並淘汰的藥物和方案治療患者,為的是什麼?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欺負的就是患者缺乏醫學知識。別的行業利用信息差賺錢沒什麼問題,醫學行業用這種信息差賺錢叫做道德淪喪。這樣的醫生毫無憐憫之心,只有虎狼之欲。

關於醫生的同行保護,我在讀書和畢業後都被告知同行之間應該互相保護,任何一個醫生的治療都可能偶有失誤,需要理解但盡量不要指出,做好份內事即可,這也可以減少醫療糾紛。我以前好像覺得對,每個醫生都可能有無心之失,這很正常,可以理解。但是,當有同行胡亂診治,隨意胡來,甚至不惜損害患者生命。這怎麼能繼續同行保護,這顯然是應該被嚴厲指責的行為。如果大家都視若無睹習以為常,只能讓不良醫療行為的氣焰越來越囂張。

最近有越來越多的大帽子朝我壓過來:污衊醫生、損害醫患關係、阻礙醫學進步、影響患者治療、讓患者死亡率增高。一條條私信指責我道德敗壞、能力不足、胡說八道、騙取流量,總之就是用各種隱晦或直白的方式詆毀,還有說我是西方國家洗腦的反動分子,甚至有的人唆使我挑起和製造事端,真的不勝其煩,怎麼這麼多別有用心的人,干點正事行不行?

你們太小瞧一位醫生、一個男人的胸襟、氣度和承受能力,這種行為只是徒增笑柄。我知道我在做對的事,別說你們發的這些破玩意,就是真的辭職、失去醫生資質甚至入獄都不可能讓我屈服。有些人惡意揣測我一定會被同事孤立和醫院打壓,抱歉,讓你們失望了,我的醫院和同事對我的包容比我預先想像的還要好,大多數人給我的是擁抱和支持,這才是行風。

我唯一擔心的是那些擔心和掛念著我的親人,對這一切都很擔憂和害怕,害怕我成為犧牲品和遭遇不幸。請別擔心和害怕,我可是在北京,生活的空間到處都是攝像頭,沒什麼可擔心的。

只要我的親人能夠理解我,不要對我的行為進行激烈反對,我就能承受住,不會倒下。

我一直祈求親人的原諒,我從沒有想過讓你們進入是非漩渦(雖然這已經發生了),也從未想過傷害你們,很對不起。但是我要說一件事:我所做的從來就不是多管閒事,這是我的責任和夢想,請理解。

 

來源      江淳獨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